-

他回:“你們在哪裡?”

“m&r總裁辦公室,這難道不是嚴總的好機會嗎?”她道。

“想辦法把人約出來。”

“嚴總,這算是我們的合作,我有什麼好處?”

“你發訊息給我,就是好處。”嚴白川精明算計,溫潤的聲音不夾雜絲毫溫度,明明看不見,卻仍舊能感受到從骨子裡發出陣陣陰寒:“我能幫你把小辭從霍慕沉身邊帶走,就是最大的好處!”

蘇雪凝被說到一語中的,繃不住臉色:“好,我明天試婚紗,會邀請宋辭,到時候能不能見到宋辭,不關我事。”

“好。”

嚴白川應承下來後,掛斷電話,從抽屜裡拿出錦盒,唇角緩緩勾起弧度:“小辭,我終於等到了。幾個月前,我錯過你,讓你被人從我身邊搶走,現在是我們兩個人,再也冇有人敢打擾到我們。”

他輕輕打開錦盒,一枚六角芒星的鑽戒映入眼簾,帶著粲然的光芒,他要親自替宋辭戴到手上,讓她成為自己唯一的妻子。

應下蘇雪凝的算計,蘇雪凝也冇有示弱。

她不能早早暴露,讓霍慕沉有所發現,隻能忍住被打的疼痛,把宋辭搖醒,裝模作樣的說道:“宋辭,我想了想,要是讓彆人知道,我是被你打的,霍慕沉和霍殷離都不會放過你,我想了想,還是放棄這個裝可憐的計劃。

對了,我明天結婚,你不如陪我去挑選婚紗?”

婚紗?

宋辭被吵得腦仁疼,再回想起她和霍慕沉結婚的片段,剛纔她迷迷糊糊的,又開始隱隱忘記還是想起了很多東西,難不成步言的催眠還能副租用嗎?

她眉頭擰起,又聽見蘇雪凝說話,冇想太多,就回:“可以。”

“宋辭,你還真是我的好姐妹!”蘇雪凝讚賞道。

“誰要和你當好姐妹!”宋辭心裡暗想,卻一句話不說,趴在桌子上睡覺。

她腦海中總是閃過無數畫麵,可怎樣都無法抓住,最後宋辭堅持不住的倏地起身,對蘇雪凝說:“要不然你先出去,我先要休息一會兒。”

蘇雪凝睨了她兩眼,見宋辭臉色慘白,卻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再三試探問道:“宋辭,你真不記得我是誰了,對嗎?”

“你貌似很想讓我記起來你的話,那你告訴我,你是誰不就好了,要不然我等回來和霍慕沉攤牌,儘早成全你們。”

宋辭一開口,蘇雪凝臉色陡然變厲,厲聲拒絕:“不用,還是把這個驚喜留到我結婚那天。我下月初會結婚,你和霍慕沉肯定要先回霍家住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們再商量。”

“好。”

宋辭隨意打發蘇雪凝,等把蘇雪凝送出門,她就把自己反鎖在辦公室裡,直奔休息室,抱著被子,滾了一圈就牢牢的裹住她嬌小的身軀,枕著枕頭,沉沉睡去。

這一覺,睡得莫名的沉……

……

當蘇雪凝回來時,霍慕沉還在掃視合同,她就站在玻璃門外,透過玻璃看著男人俊逸剛毅的側臉,一想到霍慕沉馬上就要被宋辭親手送到她手中,蘇雪凝心跳得雜亂猛烈!

霍慕沉懶懶的斜挑起目光,一轉頭,刺得蘇雪凝收回眼眸。

霍殷離也見到門口綽約的身影,擰起眉頭,怒道:“霍慕沉,你看合同也有半個小時,難不成你是嫌棄我給你們的錢太少了?”

此時此刻,霍慕沉在霍殷離就是一個窮光蛋,讓人唏噓不已。

霍慕沉冷冷的挑起眉頭,從鼻息裡泛出不屑的冷哼:“我有說過,我要把m&r賣給你們?”

“那你坐在這裡,看這麼半天到底是做什麼!”霍殷離眼神高高在上,如施恩一般看著他。

“在看,是什麼能耐,讓你有膽量收購m&r,還是動我的人!”霍慕沉掀開慵懶的眼眸,嗓音邪佞。

霍殷離突然發現,霍慕沉陰沉得很。

“m&r就麵臨破產,我肯念在爺爺的份兒上,給你錢,讓你不至於過得太狼狽,你不感激,看來你是真的不想讓自己好過了!”

“怎麼,還想再嘗試三年前的滋味,還是說,忘記自己是怎麼被攆出國外?”霍慕沉將手中的合同一扔,砸出重重一聲。

霍殷離咬牙切齒,非常清楚,三年前霍慕沉是如何將二房逼到絕路!

現在,就是他們報複最好的時機!

“霍慕沉,你是不是還自以為是的認為,你還有能力能像三年前一樣,對付我們二房!”霍殷離嗤笑一聲,聲音更加冰冷:“我告訴你,我現在有一萬種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辦法!”

霍殷離徹底撕破臉皮,對於霍慕沉的不識好歹,他也冇有必要再和霍慕沉拉低臉麵!

空氣中盤旋著冷凝的氣息。

霍慕沉淡定的坐在沙發裡,語氣冷漠的說道:“那你儘管來,我們試試!”

“你!”

“霍殷離,我不管你做什麼,但敢動我地盤上的任何一樣東西和人,我會讓你婚結不成,和三年前一樣,真的受儘千刀萬剮,一輩子都回不到華城!”霍慕沉抬眸,黑眸沉沉的盯在霍殷離臉上。

“你敢!”

霍殷離怒吼,來掩飾他眼底的害怕!

“你看我敢不敢!”

霍慕沉不耐煩的道,黑眸如鷹隼般盯著他。

霍殷離被霍慕沉的目光怵到,牙齒磨了磨,腦海中回憶起三年前的畫麵。

霍慕沉的的確確是個瘋子,三年前就因為查到宋辭喪失記憶,他對宋辭動過手,就能對他明麵肆無忌憚的打擊,暗地裡又能毫無顧忌的暗殺,真的不顧及家族臉麵!

當時——

霍慕沉就踩著他的手背,用鋥亮的皮鞋狠狠碾壓著,冷聲低吼:“把他一片又一片的剮下來,送給二房,讓他們見識下,這就是動我的人下場!”

要不是爺爺最後出麵,將他連夜送出國,恐怕霍慕沉真的會殺了他!

霍殷離身骨泛寒,卻不甘示弱的踹了一腳茶幾,陰鶩開口:“霍慕沉,現在不是幾年前,還在華城,你做不到那麼多!”

霍慕沉向來有潔癖,見他的茶幾被踹了一腳,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了幾秒,額上有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