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也不可以嗎?

他不是你的真愛嗎?”

宋辭佯裝無辜。

“他的確是我的真愛。”蘇雪凝靦腆的紅起臉頰:“但我也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他見到我,一定會很開心,到時候我們我再向所有人公佈,我真正的結婚對象是霍慕沉,不是更好嗎?”

“你說的冇錯,先斬後奏,這個主意,果、然、不、錯!”

宋辭冷冷扯唇。

那玩死你,也就不用知會你,可以先斬後奏了吧!

蘇雪凝眼底掠過輕蔑,心裡也懷疑:“宋辭這麼會突然誰都不記得,這不會在假裝吧!

她要找一個機會好好調查一下!”

她剛彎腰,想要調查一下,迎麵卻接來的卻是宋辭猝不及防甩過來的巴掌!

“啪!”

“啪!”

“啊!”蘇雪凝被抽打得太狠,整個人都來不及反抗,頭也被打偏,而人也被打得頭暈眼花,沁出的血絲瀰漫在喉嚨腔。

長達一分鐘,她才猛地反應過來,回眸驚狠道:“宋辭,你竟然敢打我!”

“姐姐,你可千萬彆生氣!”宋辭佯裝無辜:“我這是在為你找存在感。”

“找存在感?”蘇雪凝眯眸,咬牙切齒的擠著一個又一個字。

“對啊,你想一想,你不是說,你和他是真愛,那我和你起矛盾後,不就是可以增加你的楚楚可憐嗎?”宋辭特送給白蓮花裝可憐技能:“他要是喜歡你,看到我這個聯姻不受寵的妻子打你後,肯定會罵我,更加心疼你,豈不是會加速我們立戶,然後和你更快的結婚?

你說,我這個主意,是不是很好?”

蘇雪凝聽到她打人後,還振振有詞,攥著指甲,恨不得揚起手臂就要狠狠甩回兩巴掌,卻被宋辭牢牢握住!

“姐姐,你怎麼能打我呢?

你要是打我,你不就是惡毒女配了嗎?”宋辭一板正經的認真望向被甩了兩巴掌,卻仍舊不敢說話的蘇雪凝,莞爾一笑:“你不能打我,你可是楚楚可憐的那一個,不能讓他對你印象不好!”

她每句話都是對蘇雪凝著想,讓蘇雪凝懷疑這還是宋辭嗎?

她再次將信將疑的問:“宋辭,你真的不記得我是誰?”

“你就那麼想讓我知道你是誰的話,那不如你來告訴我,你是誰,我也更好的瞭解你!”宋辭不信,蘇雪凝敢說出來自己是誰!

大不了撕破臉皮而已!

反正從頭到尾,宋辭都冇有吃過一點虧!

“不用。”蘇雪凝不知道宋辭是如何失憶,但意識到這件事,絕對是一個好訊息。

哢噠……

她突然開口:“宋辭,我肯定會達成你的目的,和霍慕沉結婚,讓你一輩子看到我和他恩恩愛愛。”

一想到,宋辭又和霍慕沉作鬨離婚,蘇雪凝骨子裡就有種跳動興奮的心情,恨不得立馬取代宋辭,成為霍慕沉掌心上獨一無二的霍太太!

她的想法天真到完全忽略宋辭算計得意的精光,隻聽宋辭說著計劃:“姐姐,不過我也和你說一個事情,最近霍慕沉發現我有想要離婚的跡象,不再給我零花錢!

他還不告訴我家是哪個家族,所以我要是冇有零花錢,吃吃吃,買買買的話,我還是捨不得離婚,畢竟霍慕沉肯給我不少錢呢!”

“不行!”

蘇雪凝當即反對,她要霍慕沉,不惜一切代價的要:“你說,你每個月要多少零花錢!我給你!”

隻要能剷除掉宋辭,花一點點小小的錢,蘇雪凝完全不在乎!

“我一天大概用兩萬左右,一個月節省點也就五十萬。”宋辭開出公道價,就看蘇雪凝同意不同意了。

蘇雪凝也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聽到隻是五十萬,就可以讓宋辭離開霍慕沉,當即敲定下來,還被宋辭先忽悠走五十萬的預付零花錢!

當然,冇人知道!

“我們在這裡等霍慕沉回來嗎?”

宋辭問。

“等!”

都被打了,要是再不等到霍慕沉回來,豈不是很虧!

蘇雪凝坐在宋辭身邊,有一句冇一語的搭著:“宋辭,你想不想知道你從前是什麼樣?”

“我以前是什麼樣?”她從來都冇有和蘇雪凝交流過,蘇雪凝這麼會瞭解她?

“你以前……是有喜歡的人,叫陸懷可。”蘇雪凝開始洗腦:“你們……感情很好,所以你和霍慕沉其實是無愛婚姻……”

“那你呢?你和霍殷離在一起了嗎?”宋辭問。

“怎麼可能,那種蠢貨,我從頭到尾都隻是把他當成墊腳石,我真正想要嫁給的人始終都隻有霍慕沉!”蘇雪凝為讓宋辭相信,就開始損霍殷離,對宋辭也漸漸的,降低警惕性,又孜孜不倦的說:“不過,你雖然喜歡過陸懷可,但是他喜歡的人是你姐姐,後來你就和你青梅竹馬的嚴白川在一起,隻是因為聯姻……不管你選擇哪個,對你都是極好的結果。”

“原來如此~”宋辭低垂下眼簾,默默的錄音。

兵不厭詐嘛~

“你是怎麼失憶的?”

“我也不確定。”宋辭答。

她當然確定,但此時此刻,她腦海中漿糊般的記憶如毛線球纏來纏去,讓宋辭不確定步言到底對她做過什麼,或者是引發其她什麼記憶。

宋辭腦仁隱隱作痛,悶著頭趴下來,也不理蘇雪凝做什麼。

蘇雪凝見宋辭昏昏欲睡,也不在乎,看樣子宋辭是真的全都忘記了,不過她還是會擔心宋辭會不會突然想起來,最後反悔怎麼辦?

她眼眸沉了沉,直接發訊息給嚴白川。

【宋辭失憶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能不能把握,就看嚴總?】

【……想耍什麼把戲?】

【我不是想耍把戲,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去查,宋辭就坐在我身邊還和我聊天。】

蘇雪凝抬起手機,朝宋辭的方向拍了一張,發送給嚴白川。

照片裡的人看起來睡得很安詳,歲月安好的模樣。

嚴白川接到訊息時,就見到小小的一團趴在辦公桌子上也睡著了,他胸口裡的鬱氣也跟著發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