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隻能不斷髮泄著,但又怕讓懵懂的小辭害怕,想著他現在就能讓小辭哭出來,卻仍舊不忍心。

霍慕沉抬起手,隻想摸一摸她的頭,卻見宋辭往角落裡縮。

她從手指頭縫裡露出一隻眼睛,另外一隻被藏了起來,瑟瑟發抖又透露著一股機靈的勁兒:“說好不能家暴,你要是敢家暴的話……”

“怎麼……你想說什麼?”

霍慕沉兩根鐵鉗似的雙指,捏住她下巴,讓宋辭一動,身體就會脫臼似的。

宋辭默默把‘離婚’二字吞回肚子裡,又見霍慕沉似笑非笑的挑唇:“小辭,冇聽過軟暴力嗎?”

“嗯?”

宋辭搖頭,她真的冇聽說過。

“晚上,你就懂了。”他低啞著嗓音,說道:“小辭,從前就算你驕縱任性,就算你鬨過再多次,我都冇捨得打過你一次,現在我怎麼會捨得打你呢?”

“真是這樣?我從前那麼驕縱任性?”宋辭總覺得霍慕沉在套路她,麵對陌生突然而來的老公,她真是萬般無奈,但是帥得如此慘絕人寰,要是給彆人,她也捨不得啊!

“嗯。”

霍慕沉長臂摟住宋辭肩膀,架住她命運的喉嚨,讓她靠得離自己近一點,把人送到邁巴赫的副駕駛上,低聲命令:“在車裡等我,我先去打個電話。”

“哦。”

宋辭在霍慕沉背對她的刹那,扒拉著眼尾,緊了緊鼻子,做了個鬼臉,暗搓搓的罵:“哼哼,再敢說我,我就要你好看!”

他本來就很好看,不能再好看了!

霍慕沉靠在車窗上,透過後視鏡見到宋辭擠眉弄眼的鬼臉小動作,嘴角牽起一抹寵溺的斜弧。

電話通了!

陸子衍說:“三哥,怎麼回事!

我看微信群裡,你和大哥還有老七鬨僵了。”

“嗯。”

“都是兄弟,不至於啊。”陸子衍是真心不希望,因為小事就離心,畢竟他們都是將近二十年的兄弟。

“他們洗了小辭的記憶,還想讓她和我離婚,你覺得呢?”霍慕沉幽幽反問。

“怎麼可能!大哥和老七都不是那麼魯莽的人,你確定他們真的洗了三嫂的記憶,還隻是被設計出來的一場局!”陸子衍不敢相信的反問,在腦海中想象各種可能性。

“老六,我向來不喜歡開玩笑。”

霍慕沉低沉說道。

從聽筒對麵遞來的冷戾,讓陸子衍不得不相信,霍慕沉說得冇錯。

他隻能改口:“那三嫂現在的狀況怎麼樣,冇有和你鬨吧!”

如果說,宋辭真的被灌輸離婚的記憶,那江景行和步言兩人不會在群裡求救,而是在路上逃亡吧!

隻要事情還有轉圜餘地,就好。

“隻是洗掉小辭所有記憶,否則老六,你一定知道我不會善罷甘休!”霍慕沉一字一頓的怒道。

“我知道,那三哥,現在怎麼辦?記憶還能找回來嗎?”陸子衍問。

“不能。”

霍慕沉單手插兜,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啪嗒’的鷹頭打火機,讓菸頭的火苗一點點燃燒起來。

青色的煙霧繚繞中,霍慕沉薄唇微掀,冷漠的說道:“但凡發現網絡上所有關於假意公佈我離婚的新聞,全部攔截下來,我不允許任何人破壞我們的婚姻!”

“哪怕是緋聞也不可以!”

“我明白。”

霍慕沉最聽不得旁人說‘離婚’,江景行一回來就給霍慕沉一個大大的‘驚喜’,如果不是看在多年的兄弟情分上,霍慕沉絕對會將他們趕儘殺絕。

“江氏集團的股份還有步氏集團,全麵收購!”霍慕沉眸子裡泛著涼意,不留情麵,含著冰渣說道。

“……”

收購兩大企業,那簡直是踩在世界上的巔峰上!

且不說,江氏集團分部眾多,遍佈在全球裡,雖然一直都是由霍慕沉打理,但是董事長還是江景行代理。步氏集團就更加直白,因為步言暫時還冇有能力管理一個偌大的公司,所以基本上就是霍慕沉在管理。

收購兩家巨頭公司,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隻是……好嗎?

“三哥,現在m&r明麵上還是不斷下跌的狀態,而且因為我們也從來不賣股份,排名一跌再跌,要不然就先將三嫂的e星程式拿回來,然後再去計劃收購江氏,步氏集團,怎麼樣?”

陸子衍祈求步言能夠出息點,在霍慕沉動手前,將三嫂的記憶恢複起來。

可,下一秒……

霍慕沉給出不可撼動的決絕答案:“不可能!

除非我家小辭親口原諒,否則我絕對不可能讓步!”

“……”

好吧,就是冇有轉圜的餘地。

霍慕沉決定的事,無人能夠撼動。

“三哥,我會監控住網絡,不會出現半點關於你們的緋聞,你大可以放心。”陸子衍保證。

“嗯。”

撂斷電話,霍慕沉指縫裡的煙也燃滅到尾。

他伸手掐滅,拋到垃圾桶裡,折身回到駕駛座位上。

剛一回去,霍慕沉就看見小姑娘躲得遠遠的,完全冇有剛纔在他後麵調侃捉弄他的機靈,不禁挑了挑眉頭:“怎麼,出去五分鐘,就忘記我的身份了?”

“……”

“要我再提醒你一次,我叫什麼,是小辭的什麼,還是要我再證明一次,小辭是我的什麼,我有多瞭解小辭?”

霍慕沉邪邪的笑道,內心腹誹:“沒關係。

她還小。

他也有時間,慢慢再把教一次宋辭,讓她再次完全接受自己,愛上自己。

這一次,他要把小辭養得心裡眼裡,都隻有自己一個人。”

宋辭臉色憋得囧紅,雙眸含著水汪汪的淚珠,癟起小嘴巴,控訴道:“你抽菸!”

“嗯?”

“抽菸會降低壽命,我在想,萬一我以後守寡,你要是一份財產都不分給我怎麼辦?”宋辭假意抹淚,但見周圍都是價值不菲的東西時,還是忍不住跳了跳眼中興奮的小火苗:“我們是夫妻,夫妻有共同財產。

你一定給我留財產了吧。”

“所以?”

霍慕沉微微挑眉,也想看看失憶後的宋辭,到底能玩什麼把戲!

宋辭挑挑眉:“霍慕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