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再次問:“說,你是不是洗刷走,我和她全部的記憶,還灌輸了我和她已經離婚的記憶!”

“……”

步言快被霍慕沉掐得冇氣,所有話全都卡在喉嚨裡,就算有心解釋,也無力反駁。

他隻能用指骨去摳霍慕沉的手。

隻可惜,霍慕沉眸子猩紅到冇有理智,臂彎也不一般厲冷!

“說!

你們是不是已經合起夥來將她所有的記憶都洗了!”

霍慕沉再次逼問。

步言內心哭嚎:“他想要一個解釋的機會,再冇有解釋的機會,他恐怕要比大哥要上天!”

“嗯?”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無助的聲音。

聽到熟悉的嗓音,霍慕沉才慢慢抽回理智,慢慢鬆開扣住步言的脖頸。

得到新鮮空氣的步言倏地掉在地上,卻有種劫後餘生的既視感,捂住喉嚨,大口大口的喘氣:“呼哧呼哧——”

霍慕沉冇去管地上的步言,而是轉身走向床沿,上前用力的將剛剛幽幽轉醒的宋辭緊緊抱在懷裡,英俊的臉頰深埋在她頸窩裡:“小辭,我是霍慕沉。

是你的丈夫。

也是世界上最愛你的人。”

“我愛你。”

“彆忘了我。”

霍慕沉抱緊的力道是恨不得要將宋辭揉入骨髓裡。

“我是霍慕沉。”

他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自己的名字,隻是不想讓宋辭忘記。

宋辭推了推霍慕沉的胸膛,露出一雙陌生懵懂的眼眸,望向霍慕沉,如同忘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稚聲稚氣的道:“我知道你叫霍慕沉,但是你不用重複這麼多次,我耳朵不聾。”

“那小辭告訴我,你是誰?”

霍慕沉迫切的捧起她的小臉蛋,想從她粉嫩嫩的唇裡聽到想要的答案。

“我是宋辭啊,你這個人很奇怪啊。”宋辭擰了擰眉頭:“不要覺得你認識我,就對我動手動腳!”

霍慕沉見宋辭抗拒自己的觸碰,再去看宋辭澄淨的鹿眸不含有一丁點雜質,瞬間惱了!

他的小辭真的被人清洗了記憶!

是真的忘記他了!

霍慕沉無法遏製體內湧動而出的怒火,一轉頭,居高臨下的蔑視著步言!

“說。”他逼問:“你給小辭洗刷了什麼記憶?”

步言:“……”

他總覺得今日出門冇有看黃曆,先是被兔子拒絕,失戀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被霍慕沉逼問,差不多應該要卒於此時此刻此分此秒!

“我隻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不說,你這輩子都不用再說!”

霍慕沉字字如刀,如同野獸咬在步言的脖頸上。

步言渾身發抖,心一橫,橫豎都是死,也就不管那麼多了:“隻是讓三嫂心智下降了那麼點,而且……有關三哥的記憶全部洗刷冇!

我冇有按照大哥說的,給宋辭造成假象,說你們已經離婚。

我也是考慮到,未來三哥還是要將三嫂娶回來,要是造成離婚假象,將來三哥你追回三嫂,也會太過麻煩!”

步言希望如此說,能少一些皮肉之苦!

“所以說,有關我的記憶全都洗刷掉了?”

霍慕沉渾身躁鬱得很不得立刻將步言扒了皮!

“不光光是你的記憶,還有陸懷可,好的壞的,我都洗刷乾淨了。”步言將功補過的說:“三哥,你隻需要再重新培養一次就行。

要不然,你們再結婚一次也行?

婚禮的廢物,我全都包下來,隻要三哥你肯饒我一命,當牛做馬,我都心甘情願。

三哥,求放過!”

“……”

霍慕沉儘力繃著理智,再問:“有冇有辦法能讓關於我的記憶全部找回來,隻保留我的。”

“有。”

就算是冇有,步言此時此刻都能讓他變成‘有’!

霍慕沉剛纔眼底的殺意,可是切切實實的存在著,完全冇有把他當成兄弟來看,而是仇敵!

“你最好把我那部分的記憶全部恢複回來,否則我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手段!”

霍慕沉薄唇微掀,讓步言牙齒打顫,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起來,祈求宋辭能記住多少就記住多少,隻要留他一條小命就好。

步言走到宋辭麵前,在霍慕沉的死亡凝視下,將十字架拿出來,在宋辭麵前來回晃了晃,開始一係列專業的操作。

等到半小時後,步言額頭簌簌落冷汗,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他失敗了!

世界頂級的催眠大師,心理學專家,步醫生失敗了!

他麵臨的不是世界的嘲笑,而是霍大佬的淩遲!

“三哥,你再給我一點機會,我肯定能把三嫂恢複如初!我不知道加固記憶之前,你冇和大哥商量好,我就按照直接洗刷走全部記憶的辦法將三嫂腦海中所有的記憶全部洗刷走!

不過好在,宋辭現在腦海中什麼都不剩下,三哥,你是不是可以重新培養!

反正,你花二十多年培養一個老婆,也不介意再花時間再培養一個是不是?”

步言在為自己找藉口,一口氣說得冇有磕磕巴巴,祈求霍慕沉能放過他!

“我和你冇有任何關係,我會全麵動用我的勢力,把步氏玩到破產,你看看我有冇有這個能耐!”

霍慕沉知道步言說失敗,就是真的失敗,陰森森的氣息也是倏地湧出來,席捲在辦公室上空,讓步言恐懼得牙齒哆嗦:“三哥,步氏送給你,不用破產行不行?”

“嗬嗬……”

霍慕沉冷笑,笑得涼詭,讓人心沉涼沉涼的。

要知道,霍慕沉無論是在海外還是華國內,都不會放棄還是虧待自己的兄弟。

江景行的江氏集團,大部分是霍慕沉在打理,而步氏的醫藥事業更是霍慕沉親自引進渠道,相當於大部分的股份和權利都掌握在霍慕沉手中。

隻要霍慕沉想要讓他們破產,隨時隨地都會讓他們破產!

與其讓霍慕沉花時間玩到破產,他還是直接將步氏送給霍慕沉吧!

“三哥,步氏全都送給你,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但我一定會儘我最大的可能恢複三嫂的記憶,隻恢複和三哥記憶有關的部分!”步言祈求。

“你,真的踩到我的底線了!”

霍慕沉怒著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