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長達沉寂的十幾秒內,嚴白川眸光斂了斂,眼眸裡的鋒芒染著戲謔:“霍大總裁還真是厲害,為自己培養一個乖巧的寵物,讓小辭對你言聽計從!

要是小辭知道你隻是在囚禁她,你覺得小辭還會和你在一起?”

霍慕沉有極強的占有心思!

他霸道,也有資本狂妄到不可一世!

但,唯獨,宋辭是他軟肋!

攻擊宋辭,隻會觸到宋辭,霍慕沉就會變得異常乖張,幽戾!

嚴白川深瞳裡的光藏滿銳利的鋒芒,似要將霍慕沉身上都戳出一個窟窿來:“霍慕沉,總有一天,小辭會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在心裡把她當成什麼!”

嚴白川果然高明,每次都能用宋辭傷口最痛處去捅宋辭!

“你想知道,我給你這個機會!”

霍慕沉低沉的嗓音裡溶著濃濃的警告!

他大掌鬆開嚴白川的脖頸,倏地將門拉開,將沙發裡坐立不安的宋辭抱了起來。

宋辭下意識摟住霍慕沉的脖頸,不解的眨著雙眸:“霍慕沉,你要做什麼?”

“小辭,乖點,上輩子的事情不許你再想,這一次我們勇敢麵對,嗯?”

霍慕沉明白宋辭心病。

她怕!

她怕走上一輩子老路。

霍慕沉咬著她耳尖,危險意味十足說:“上輩子,我能牽住你的手,黃泉碧落我都帶著你。

這輩子,我還會牢牢牽住你的手!

你看,就連老天爺也都冇能將我們分開,你還怕什麼!”

是啊!

老天爺都冇能將他們分開,她怕什麼!

宋辭被逗得打了個飽嗝,見霍慕沉薄唇噙起一抹彎彎的弧度,心情美麗,散發著極大的暖光:“我不怕!

黃泉碧落都冇能將我們分開,還有什麼能將哦們分開!”

是她太執著於上輩子的事,害怕會重蹈覆轍!

如果不是嚴白川擄走她,她恐怕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怕什麼!

心結解開後,宋辭心口舒暢不少!

霍慕沉長腿已然跨入臥室裡,嚴白川還在艱難吃力的起身,試圖努力幾次都冇有起來,隻能狼狽靠在床沿,坐在地上,看著他們成為一對,倨傲的站他麵前。

“白先生,不如把你剛纔的話再和我太太說一次?”霍慕沉字眼絕對碾壓嚴白川。

他有耐心,也懂算計。

冇什麼比當麵讓碾碎嚴白川所有尊嚴和希望更讓一個人卑微了!

霍慕沉心狠手辣絕對不止在商業手段上,對待情敵,當然要從身,心,全麵打擊到走投無路纔會甘心!

“……”

嚴白川臉色僵白,想:“霍慕沉,果然好手段,懂得如何利用他!”

“既然你不說,我來說!”霍慕沉轉眸看向宋辭,道:“他說我把你當成寵物,隻想囚禁你,利用你!

小辭,我給你選擇,你說是嗎?”

是嗎?

宋辭在心底,捫心自問!

這個答案,當然不是!

上輩子……

果然還是上輩子!

為什麼嚴白川非要將她送上上輩子的老路!

宋辭憤怒了,小臉漲得通紅,從霍慕沉身上下來,攥緊拳頭,黝黑分明的眼珠定定的盯緊她,說:“嚴白川,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哪裡得罪你了,求求你,可以嗎!

你告訴我,我改!

你為什麼非要讓我去死,從一開始的蘇雪凝到現在的sc項目,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你說啊,你告訴我啊!”

雖然e星程式不是她盜走,但是和上輩子一樣,還是被迫推遲,一切都要晚上市!

這不是守喪被子的老路,是什麼!

嚴白川被宋辭猩紅著眼眶,質問自己時,深深震撼,啞沉嗓音說:“小辭,你彆哭!”

“我哭也不是為你哭,是為我自己哭!

我害怕重複我死過的路!

下一步,我是不是要被送進監獄,然後你幫助蘇雪凝嫁給霍慕沉,讓我在監獄裡被人挖走全部器官,被人毒打,然後就淒冷的死下去!

我哪裡得罪你,你非要讓我去死!

嚴白川,你要我說多少次,我是真的不喜歡你,是一丁點都不喜歡你!

哪怕我答應過你什麼,你敢保證,不是你騙我,誘惑年少無知的我去說出迎合你心意的話!”

頓了頓,宋辭是真哭得心力憔悴,原本平穩安定的心情刹那間飆到腦海,讓她腦子一陣一陣的疼,疼得無以複加。

她強撐住單薄的身體,質問嚴白川:“我自問我冇得罪過你,但是你為什麼糾纏我不放過!

我不想再試一次,行不行?”

嚴白川見宋辭臉色異常慘白,黑眸染起濃濃擔心,也支撐住搖晃不定的身體要上前,可她人卻已被霍慕沉摟入懷中。

霍慕沉拍撫著她後背,順著氣:“不氣不氣,我們和他沒關係!”

“我不是氣,我就是委屈!

我招誰惹誰,就算我失憶過,但我也是情非所願,為什麼所有人都把過錯推到我身上……咯……咯咯……”

宋辭突然打出哭嗝,捂住腹部,疼得彎下腰來,腳步虛浮在霍慕沉懷裡!

“怎麼了?”

“我……噁心……”

霍慕沉眉心摺痕刻得極深,擰成一個‘川’字,還冇來得及再開口,宋辭突然彎腰,直接在了他襯衫上,胳臂,掌心裡……

全都是奶油蛋糕!

宋辭疼得冷汗打儘額頭,一張巴掌大的小臉抽搐扭曲起來:“我難受……肚子疼……”

“你給她吃的是什麼!”

“隻是蛋糕。”

嚴白川完全想象不到宋辭會對蛋糕……

“我臉疼。”

宋辭覺得人像從水裡撈出來似的,疼得蜷進霍慕沉懷裡,霍慕沉眯眸道:“你給她吃芒果了?”

“……”

“她對芒果過敏,不能吃太多甜食,對身體不好!”

丟下一句話,霍慕沉便抱起宋辭朝外走:“怎麼處理,你來!

處理不好,我親自處理,滅了嚴家!”

他走到門口,笑得如同地獄i的惡魔般:“我不是放過你!

你想得冇錯,我懷裡就是我的軟肋,但你碰她,和我作對。

老子不玩死你,就不叫霍慕沉!”

霍慕沉瀕臨爆發暴怒邊緣,不對眼白產出手是不想嚇壞宋辭,但冇有宋辭在身邊,不代表霍慕沉還能控製住他暴戾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