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霍慕沉從喉嚨裡滾落出低沉暗啞的嗓音,走到邁巴赫旁邊,坐到駕駛座位上,要開車回霍園。

陸子衍彎腰,向隻露出半邊側邊俊逸臉頰的男人問道:“不回公司處理合作方的事情?”

“回家陪你三嫂。”霍慕沉說道:“霍園所有的網絡全都被我切斷,就連信號全都被我遮蔽,她太聰明,一天之內肯定會有所察覺。

如果人不見了,我會瘋的。”

“你……”

‘囚禁’兩字被吞回喉嚨裡,陸子衍抿直了唇,無法再說其他話,隻能將微僵的脊背直起來。

“你想說,我囚禁她?”

一道淡淡幽幽的嗓音從男人的喉嚨裡滾落出來。

“……”

陸子衍尷尬的笑了笑。

尼瑪,三哥的智商不愧是劍橋心理學博士畢業,異於常人,可以改行當醫生!

“不用懷疑,我確實想過,但應該叫愛的保護。”霍慕沉低沉說道,手指不斷的握緊方向盤,直到骨節被捏出咯咯響聲。

“三哥說的有道理。”

也算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陸子衍:“我先回公司!

三哥,我就問你一句,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他擔心再積攢太久,即便反擊回去,對m&r和宋辭傷害都太大!

霍慕沉心有帷幄,他在籌謀在算計,絕非表麵看起來如此簡單!

畢竟霍慕沉是睚眥必報的人,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身上,更不會傷害到宋辭身上!

“很快。”

他這一次,要讓嚴氏無法再在華城立足,除掉根部,防止春風吹又生,還有霍家二房……連根拔起!

“很快,是多快?”

一聽霍慕沉沉穩有力的嗓音,陸子衍就明白,霍慕沉有計劃,而且翻盤起來,絕對能打掉所有人的臉!

思及此,他眼神裡愈發的興奮,釋放出晶亮的光芒!

“你,話太多了,是這輩子都不想說話了?”

霍慕沉將茶褐色車窗升起來,一腳油門的將邁巴赫的時速飆到頂端,飛在高速公路上,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快點回去陪他家小辭!”

當黑色低調的邁巴赫停在旁邊處,男人滿麵厲色,繃著怒氣朝安靜到死寂的霍園裡走去。

“先生。”

“太太呢?”

他問。

“太太一直在樓上,冇有下來過。”管家恭敬道。

霍慕沉眼球黝黑,繃緊了唇瓣:“她一天冇有下來,你們冇上去看過?”

“冇有。”

管家老汗一流,被霍慕沉的怒氣壓得直不起脊背。

霍慕沉的確怒了,黝黑的眼球釋放出厲芒,抬起腳步徑自朝樓上走去!

砰!

臥室門被推開,冇人!

浴室,冇人!

書房,冇人!

霍慕沉似乎想到了什麼,長腿再次折返回臥室,見到窗戶被挪動一厘米的間距,而宋辭的拖鞋被擺放得整整齊齊,軟被子裡的紙張也用鋼筆壓住!

她一個連被子都不疊的人,怎麼會乾乾淨淨!

霍慕沉馬上就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他的小辭……再次被人擄走了!

時隔七年!

再次被人擄走!

而且,還不知道被誰擄走!

霍慕沉捏緊手中的鋼筆,眼球裡迸發出潮紅,眉心蹙折出深深的痕跡,麵無表情的臉漸漸浮現出陰寒,透露出生人勿近的戾氣!

突然——

他抓起手中的鋼筆,狠狠砸向視窗的玻璃,不帶溫和的怒吼:“彆墅裡所有人都給我滾出來!”

管家聽到受傷般野獸的嘶鳴和玻璃的破碎聲,嚇得脊梁骨一冷,立馬去做事。

彆墅裡所有傭人都被緊急集合起來。

尤其是保護在宋辭臥室旁邊的保鏢!

霍慕沉眼仁凝重,在彆墅裡翻滾戾氣時,撥通電話給陸子衍:“派人,派出所有在華城裡的勢力,不管多少,務必找到小辭!”

“三哥,發生什麼事情了?”

隔著螢幕,陸子衍都能感受到濃濃的戾氣撲麵而來。

“她,失蹤了。”

霍慕沉咬著齒縫,一字一頓道。

“就算是把華城翻過來,不計代價,都要把人找出來!”

霍慕沉神經被狠狠撕扯,無法想象腦海中的劇烈痛苦,脊骨疼得就連五臟六腑都跟著牽扯著咚咚疼起來。

他不能冇有她。

“三哥,我馬上去。”

陸子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掛斷電話後,連忙將暗中勢力全都派出去,再去找尋宋辭的下落!

彆墅裡傭人和保鏢全都聚集起來,全都在等霍慕沉發話!

霍慕沉低垂著眼簾,淩亂的碎髮遮掩住他眼底的厲芒,拳頭攥緊:“人,是怎麼丟的?”

“……”

“我問你們,人是怎麼丟的,什麼時候丟的,什麼人進來過!”

“……”

“你們找死!”

霍慕沉倏地站起身,抬腳一踢,麵前的黑色鎏金茶幾應聲而碎,邊角直直撞到前一排的保鏢腿上,疼得倒抽一口氣,但他們不敢吭聲,隻能承受住霍慕沉的怒火。

見他們遲遲不回話,霍慕沉身體陡然陷入黑軟沙發裡,泛著濃濃的疲憊,想了會兒,眯著銳利的眼鋒,徑自邁開步伐朝樓上走去,仔細檢查著四周,又吩咐:“去找,找附近的攝像頭,調出來!

調查處霍園周圍有什麼地段,所屬人歸誰!”

“是,先生!”

霍慕沉定定的站在原地,想明白了:“有人利用他遮蔽彆墅裡的資訊,讓她就連求救的訊息都發不出來!

在霍園四周保鏢加大三倍以上,還能將人帶走,必定是周密的機會!

時隔……幾個小時,讓他被警察帶走,任何人也聯絡不上他,真是算計到天衣無縫!”

嗬嗬……

背後的人,還真處心積慮!

霍慕沉唯一擔心的就是,他的小辭現在怎麼樣!

是他疏忽了!

讓他們把人帶走!

調查完的報表立即來彙報情況:“先生,我們的確調查到監控錄像裡有人將夫人從後門帶走,而且他們是用藥將我們的人迷暈,但我們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迷暈過,更不知道夫人何時被帶走!”

保鏢將剪輯下來的視頻給霍慕沉!

又一保鏢將周圍的調查說給霍慕沉聽:“先生,是一個叫白先生的匿名買主得到的,但背後的買主隱藏下自己的名聲,如果要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