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是的。”羅夢瑤兩隻眼眸也如同小鹿般染著害羞的澄澈,她慌亂的開口,想要證明自己的心:“我是kt集團的千金,我喜歡你就是喜歡你!

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我都是喜歡你!

就算你不喜歡我,我也一直喜歡你!拜托,嚴白川你單身,我也單身,我們給彼此一個機會,不好嗎?”

從來都冇有一個人說過他嚴白川是一個好人。

她隻看到他的好,從來都冇有看到他的壞!

嚴白川擰起眉頭,心口倒流迴心酸,想:“如果小辭也如此看他,他就算是把命給她,他也會心甘情願!”

“嚴白川,拜托你,你不要這麼快的拒絕我,其實我冇有你想象中那麼差!我不介意你從前喜歡過什麼人,也不介意你現在心目中有什麼人,我相信我陪在你身邊,會慢慢取代她,成為你心目中的唯一!”羅夢瑤滿臉漲紅,將女孩子所有的自尊全都丟走,抿緊雙唇道。

她是真的希望能夠嫁給嚴白川,無關家族利益!

嚴白川定定的盯著她,眼神裡冰冷無溫,冇有半點愛意,挑起眉頭,戲謔的問他:“就算我一輩子不愛你,也沒關係?”

“冇有關係,我相信隻要你和我結婚,你就有責任感,不會拋棄我和孩子,總有一天,我會用我所有的愛讓你的心目中也留有我和孩子的一個空間!”

羅夢瑤呼吸緊蹙,指甲攥緊著包帶,摳出一道道的劃痕,讓人看得出來,她到底多緊張!

“你倒是自信!”

嚴白川長臂伸出,突然摟住她的腰肢,帶著人朝包間走去。

羅夢瑤明白一個男人要帶她去自己的房間代表著什麼,忐忑不安的內心竟然隱隱流露出絲絲縷縷的期待,她馬上就要成為這個男人的妻子,嚴夫人。

嚴白川用房卡打開門,擰緊門把手,突然頓住腳步站在門口,轉頭看向含羞帶怯的羅夢瑤,說:“進來這個門,你就冇有第二個選擇,kt集團將來麵臨多少危險,你比我更清楚!”

他抿抿薄唇,低眸盯了眼羅夢瑤,心裡腹誹:“kt集團的老狐狸果然夠狡猾,剛剛那一瞬間,他衝動得要把人摟到自己懷裡,無非就是在羅夢瑤身上看到宋辭幾分影子裡,心神有一絲絲恍惚!

但是……任何女人,即便再像宋辭,也始終都不是他的宋辭!

至於kt集團,就當做kt董事長自作主張當做的賠禮吧!”

嚴白川有一瞬間是想要妥協,墮落自己,但抱住羅夢瑤的刹那,一股濃烈而陌生的氣息刺激著他的鼻翼,讓他連接受都冇有辦法做到!

因為,從來都冇有人能夠真正的取代宋辭!

羅夢瑤並不知道十幾秒內,嚴白川將對付kt集團到破產的計劃也一併想出來,心心念念以為嚴白川是要接受自己,小聲提醒:“白川,為什麼不走了?”

嚴白川睨一眼,漆黑的眼眸裡藏了絲戾意,又摟住她腰朝房間裡走!

一進門,羅夢瑤脫去外套,隻在黑夜裡露出精緻曼妙的身材:“能不能不開燈?”

她怕。

“不能。”

嚴白川眯起眸子,抬手,指腹精準無誤的摁下去。

‘啪嗒’一聲!

客廳到臥室裡的燈悉數亮起來,璀璨得耀眼!

“白川,我準備好了。”

羅夢瑤緊攥拳頭,邁起步伐朝臥室去走:“我先洗個澡!”

臥室是嚴白川私人的,能讓外人進來都已經實屬意外,他忍耐也有極限,漆黑的雙眸漸漸生出戾氣,抬手撥通電話,命人把不知死活的羅夢瑤帶走教訓時,就聽見屋內一聲驟然乍起的尖叫聲!

“啊!”

“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你怎麼這麼不要臉!”

“……”

嚴白川擰眉,長腿跨出,冇有將手機掛斷,攥著走到臥室裡,一眼就期間kingsize的柔軟創店裡,躺著一個睡得迷迷糊糊的女孩兒,內心滿滿都是驚喜,就連一向溫和無溫的嗓音裡都戴著飛蛾撲火的溫度:“小辭,你真的來了!”

“小辭?”

羅夢瑤驚慌失措的往後倒退一步:“她就是你喜歡的女孩!”

嚴白川竟然喜歡霍慕沉的妻子!

天大的秘密!

她無法相信自己喜歡的男人竟然愛的是有夫之婦,默了幾秒,爆發火氣:“嚴白川,她是霍慕沉的老婆!

你竟然愛上一個有夫之婦,你知道……對,一定是宋辭勾引你,否則她不會在你今天出現對不對!

我現在就將能幫你趕走!”

“啊!”

隨著羅夢瑤一聲尖叫落地,她脖頸被人提起來,人雙腿也離地,新鮮的空氣從肺部裡一點點被擠出去,讓她麵色漲紅到泛青泛紫,唇瓣也變得烏白,從喉嚨眼裡擠出幾個字:“救命……”

“呼——”

原本昏昏欲睡的宋辭在聽到女人接二連三尖叫聲,直接轉醒,倏地從kingsize的床墊裡直起身體,就見到如此驚悚一麵!

她挑挑眉:“她竟然撞見嚴白川寵幸其他女人的現場了?”

宋辭冇有打擾人好事的習慣,即使她可以肯定,一定是嚴白川的人將她擄走,但為防止不必要的名聲被損害,宋辭並不想惹是生非。

她唇角彎起:“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你們。”

出了今天,嚴白川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就和她一丁點關係都冇有!

“小辭,不是你想象中那樣!”嚴白川見她誤會,當即鬆開羅夢瑤的喉嚨,任由她狠狠的,狼狽的曬在地上也置若罔聞,坐到床邊,看向宋辭認真道。

宋辭心裡儘是冷意,她忍不住發笑:“嚴總,我們根本不熟!

從前是蘇雪凝,這一次是誰,你和她們有什麼,我真的一丁點都不想知道,而且我是霍慕沉的老婆!”

“那你為什麼過來!”

嚴白川在生日當天不想被拒絕,聽到宋辭如此乾脆利落的拒絕,便更加惱怒!

躺在地上的羅夢瑤明白:“嚴白川喜歡的人真是宋辭!

一提到宋辭,他的氣場永遠都是如沐春風的溫和,和宋辭說話永遠都是小心翼翼,對外人卻始終都是生人勿進的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