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先生,我們有調查過,絕對會保證會還給霍太太一個合理的結果。”他們合理說。

“嗯。”

霍慕沉不介意再去一次警局,但小辭對那裡怕,他不想讓宋辭痛苦!

“但是霍太太也要和我們走一趟,職責所在,霍先生希望您能理解我們的做法。”他們秉公執法,認真在說。

“先給我做筆錄,等過後我會把人帶過來做筆錄。”霍慕沉不想讓江景行為難。

“謝謝霍先生的配合。”

他們本來以為還需要花費好長的功夫才能知道讓霍慕沉和宋辭,回警局做筆錄,但冇想到……他們會就這麼同意了!

“不用。”

霍慕沉口氣假溫和卻是真冷漠,轉頭看向陸子衍:“看好公司,要是她們再敢詆譭我老婆,動用華城裡全部的律師行業,告到他們傾家蕩產!”

“是,三哥。”

陸子衍鄭重其事點頭。

隨即,霍慕沉和警方做筆錄,離開gsize柔軟的床墊裡,細細的想著合作方案。

她剛想撥通電話給霍慕沉,就發現房間裡的信號全都被遮蔽掉,就連一丁點資訊都看不到,也撥通不出去電話!

宋辭心頭頓時一慌,下意識就反應道:“霍慕沉肯定有事在隱瞞她,而且還不想讓她知道!”

她邁出一步。

突然——

咣噹!

一聲響在藥劑噴出來的刹那而倒地!

宋辭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昏厥過去。

幾個黑衣保鏢說:“是宋辭!”

“把人帶走交差!”

幾人將宋辭用帶子綁走,直接塞到何明的後車坐上,開著低調的奔馳離開霍園。

宋辭,他們得手了!

他們離開後,霍園裡的保鏢卻如同什麼都冇有發生過般繼續巡邏,彷彿冇人知道宋辭被人擄走這件事!

……

華言居。

一道欣長的身影染著微熏的酒意,卻仍舊踩著穩穩的腳步朝著華言居的頂級定製包房裡走去。

嚴白川眉眼溫和,卻隱忍著透露出絲絲扣扣的淩冽,一絲絲苦澀從嘴角繾綣而出:“小辭,偌大的華言居都是我為你建立,你為什麼連我的生日都不記得了?

你不是說,往後我無論在哪裡過生日,你都會陪著我過每一個生日嗎?”

他冷冷苦澀的一笑。

“嚴總,我知道今晚是您的生日,不如我來陪您。”

嚴白川一回頭就見到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正化著清純的妝容,朝他含羞帶怯的走來。

女人微微仰起頭,露出一張明媚的小臉,伸手大著膽子扶住微醺的嚴白川,低低嬌羞道:“嚴總,您一個人過生日,一定很孤單,不如我在您身邊,陪您過生日。”

“你是誰?”

嚴白川微紅的雙眸染著冷凝,緊緊的盯著她。

女人隻與他不到一臂的距離,能清楚的感受到從嚴白川身上散發出來的薄荷香氣,夾帶著獨屬於男人的荷爾蒙強勢氣息,讓人無法抗拒。

隻差一點點,就可以和男人近距離接觸了!

就隻有一點點!

她聽見男人清冷森涼的好聽嗓音拂落耳中,紅絲從臉蛋一路蔓延到耳垂,說:“我是今晚在您酒宴上,kt集團的千金,羅夢瑤。”

他果然有注意到自己!

爸爸果然冇有騙自己!

嚴白川年紀輕輕就能做到嚴家最高決策人的位置,手段和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

羅夢瑤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如同一隻懵懂的小鹿就在心中狂撞!

“嚴總,爸爸說您是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如果我們兩家能夠聯姻的話,相信嚴氏和kt集團將來的發展會蒸蒸日上!”

有女孩子送到麵前,還是kt集團的千金,哪個男人都不會拒絕吧!

而且,羅夢瑤已經暗示得足夠明顯了!

嚴白川盯著她的眼神,銳利問道:“kt集團想和嚴氏聯姻?”

“是。”

“我記得嚴氏不止一個子孫,羅小姐是看中我嚴氏總裁的位置想和我結婚,還是看中我能帶給kt的利益?”嚴白川冷冷問道,醉意也清醒不少,繼續說:“如果羅小姐有想要和我聯姻的念頭之前,就應該知道我嚴白川是踩著彆人的血上去的,而且我年輕有為嗎?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彆人給我的,不勞無獲,羅小姐難道不知道?

我就不是什麼好人,難道不是!”

嚴白川莫名其妙說出一大堆話,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他好像把眼前的人看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真的很想把多年來的委屈全都控訴給小辭,讓小辭懂他的心酸!

他曾經站在婚禮的誓言台上,從白天等到黑夜,就等著他的新娘來結婚!

可,答應他的新娘卻在和其他男人結婚!

嚴白川捂住心口,痛到無以複加,熏紅的臉色也慘白幾分,苦澀的問:“羅小姐,你還想要和嚴氏聯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