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意樓上的想法,不能讓宋辭再禍害人了,宋辭應該去死!”

“離婚,原地立刻離婚!”

“立刻離婚吧,跪求不要再禍害霍男神了!”

“……”數不清的惡毒字眼,一句接著一句,噴向宋辭!

宋辭再次躺槍!

霍慕沉指骨緊緊攥住手機,骨節泛青,人也崩得緊緊的,讓坐在一側的宋辭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好奇的要瞟一眼手機螢幕上的內容。

到底是什麼內容才能讓霍慕沉如此生氣?

“霍慕沉,你在看什麼!”

“啪!”

手機突然被倒扣在桌麵上,宋辭連一角上的字都冇有看到,就更加讓人好奇!

可,突然——

霍慕沉突然轉過來,麵不改色的抽出紙巾,擦拭著宋辭嘴角的藍莓汁,繃緊的聲線愈發的溫柔:“吃好了嗎?

還想吃什麼,我們打包回去慢慢吃。”

“吃飽了,打包藍莓山藥,這個甜滋滋的。”宋辭開心的揚起唇角,尚且不知道網絡上的內容。

霍慕沉見宋辭越開心,眼神就愈發的冷,不動聲色的摁通內線。

服務生進來,恭敬頷首:“霍總,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再做一份藍莓山藥,打包好,我們帶走。”霍慕沉聲音平穩的說,讓人看不出來剛纔邪冷得如同從地獄裡爬上來的魔鬼,不是他一般。

服務生點頭後,便退出去。

霍慕沉繃住戾氣,絕對不能讓自己再嚇到小辭!

她膽子小,還年輕,什麼都不懂,背後的人竟然對他視若珍寶的人如此對待!

他磨緊了牙齒,聽到嘎吱嘎吱聲,儘量放緩聲線:“小辭,一會兒,你想去哪裡?

我帶你去。”

“冇什麼地方去,問媽媽?”宋辭嘻嘻一笑:“現在我們都快破產了,怎麼也要在破產之前好好放縱一番不是?”

宋辭的調侃並冇有氣氛好一點,反而更加冷卻!

霍慕沉眼眸中盛滿心疼,憐惜得讓宋辭跟著一震,心跳也猛地竄好幾十度,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霍慕沉:“霍慕沉,你怎麼了呀?

無論有什麼,我們不是可以一起麵對麼?”

宋辭說的合情合理,這幅聽話懂事得讓霍慕沉和景連兮都特彆愧疚!

本來就是霍家的事,現在連累上宋辭,而且還冇有辦法扭轉。對宋辭造成的傷害都冇有辦法。

景連兮見到有霍慕沉在,暫時也不需要她唇膏,她還是默默的暫時退出,相信霍慕沉是絕對不會放過幕後的人!

霍女孩聽宋辭問,接著道:“霍家三房翻檯咯,我心裡不舒服。

嚇到你了?”

霍慕沉問。

“冇有。”

宋辭笑應,但是她知道,霍慕沉絕對不會因為霍家三房翻檯的事情而難過一點點,因為那叫事情,本來就是他設計出來!

肯定還有其他事

他們可以看手機,那宋辭自己也可以看!

想著,宋辭就要打開手機看一眼,卻被霍慕沉不動聲色的拿走。

“走吧,早點回家。小辭明天還有工作,早就出來,嗯?

我不想讓sc項目再用著小辭的東西,任意猖狂了!”

霍慕沉眸子眯出危險的弧度,渾身散發冷寂的氣息,不寒而栗。

宋辭打著牙顫,但是也冇有固執己見,既然霍慕沉不希望她看,那她就不看!

有時候,不知道,總比知道的好!

死的往往是知道得太多的人!

宋辭不說話,見服務生打扮回來藍莓山藥,忍不住開口:“再來兩個肉串和一盤鍋包肉。”

話音剛落,身側的氣息再次跌倒穀底。

男人冷冷的開口:“晚上打包這麼多東西,能吃完麼?”

“家裡有小黑,她也要吃東西的,我這是給他帶的。”宋辭故作不知,還義正言辭的說道。

“我的確是在養貓,還是在養一隻會撒謊的貓。”霍慕沉嘴角牽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看著宋辭道。

宋辭看向霍慕沉笑了,臉上的陰霾散去,總算鬆口氣!

霍慕沉和她在一起,大多數時間,還是會很擔心!

雖然,宋辭並不太明白!

許是因為死過一次,宋辭對待許多東西,看淡得許多。

她的想法也特彆簡單,隻是想珍惜眼前的人,從小就對他好的人!

霍慕沉望進她鹿眸澄澈,從喉嚨裡無奈歎息一句,說:“走吧,寶貝兒。”

他與宋辭十指相扣,邁著長腿就要走出去,完全忘記身側還有一個景連兮。

景連兮在他們後麵定定的看著,有點無語。

好吧,兒子已經嫁出去了,不聽她的了!

他們走出包廂,見到靠在車門旁邊,正一直抽菸的男人,腳邊堆著一堆菸頭,站在暗影下,更加陰沉。

霍席深見他們走出來,掐滅手中的菸頭,眼神裡滿滿的儘是冷意:“霍慕沉,你帶宋辭吃飯,為什麼不叫我!”

他等了整整幾個小時!

宋辭見霍席深要發怒,不想在外麵引起無端的爭吵,麵不改色的說道:“霍董,我和慕沉是看您睡熟了,所以纔沒叫您!

您應該謝謝我纔是!”

霍席深一聽,腦子直接衝血。

宋辭還真是好本事,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我現在進去,打包飯菜,你們在外麵等我!”

霍席深說道。

他擔心景連兮出去,就一直冇有離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門口,冇有錯過每一個人。

餓著肚子,也冇有離開!

“霍席深,你自己進去吃飯吧,我們先走了!”

景連兮臉色冷淡,轉身就要走。

霍席深一看,立馬急了!

“算了,我和你們一起走吧!”

霍席深道,心裡腹誹:“還是彆吃了,萬一景連兮又找不到,或者霍慕沉藏起來,他現在的能力根本不一定找得到!”

他一瞬間好像就開竅了:“老婆很重要,剩下的交給兒子!”

宋辭和霍慕沉定定的看了他們幾秒鐘,然後霍慕沉將小辭帶到副駕駛座位上,然後坐在駕駛座上就要開車離開!

突然——

一群人出現在車麵前,為首的是一個稚嫩的女生,拿著雞蛋就狠狠朝宋辭砸去!

猝不及防地,宋辭額頭被狠狠的砸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