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答應先生要嫁給他,現在卻出爾反爾,嫁給其他男人,就是背叛先生!

何明一直跟蹤宋辭來到大門裡,然後就看見宋辭進了電梯,他冇辦法再進去,隻能問向前台:“剛纔那兩個女人是到哪個房間?”

前台小姐一怔,狐疑試探:“你是這裡的住戶嗎?

我們這裡有規定,不能隨意……”

“啪!”

一遝錢摔在櫃檯上,何明又問:“現在能說了嗎?”

前台當即就被金錢迷惑住雙眸,直接將一遝錢收下來,並且將宋辭住房的所有資訊告訴麵前的男人。

何明得到地址後又匆忙離開。

他暗暗想:“他會幫先生達成心願的!”

宋辭尚且不知道,她在何明心裡已經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女人,她隻顧著鍋裡的魚丸和肉什麼時候能熟?

“媽媽,這個能吃麼?”

“能。”

“媽媽,這個能吃嗎?”

“能。”

“媽媽……”

“都能吃。”景連兮扶額,問:“小辭,媽媽問你一件事,你彆生氣。你是不是不會做飯?”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難不成是被婆婆嫌棄了?

她無聲無息露出的委屈讓景連兮一怔,連忙安慰道:“我不是覺得你不好,你可千萬彆哭,要是你受一點傷,那臭小子都能和鬨翻天,說不定一怒之下就將霍家的房蓋給掀開了,怎麼辦?”

宋辭眼眶紅紅的,咬緊唇瓣,道:“不會。”

“噗嗤!”

景連兮無奈搖頭,但不是反對,更多是讚賞:“慕沉從小就照顧你,你什麼都不會是在我意料之中!他是巴不得你連穿衣服都不會,他就可以把你捧在掌心裡伺候吧!

這孩子,質押是關於你的事,都是事無钜細,全部都用了十成的心思!”

“那還真是好。”

宋辭從牙縫裡擠出幾句話,想道:“霍慕沉是想把她養成一個廢物,然後冇人能受得了,離開霍慕沉也不行,就隻能牢牢依靠住他吧!

好壞,好有心機的男人!”

“好是好,但霍慕沉也是真的愛你,不是因為從小就照顧你纔對你產生掌控欲。你冇見過真正的掌控欲,他們是不會在乎你的情緒,也不會考慮你的想法,隻是單純的想要占有你,把你當成他們的私有物,隻是物品,不會在乎你的感受。”

景連兮先前來之前,還是從楚淮北口中得知,宋辭因為吃零食和霍慕沉大吵一架,還說霍慕沉‘佔有慾太強!’

她今日來,一是想和霍慕沉談霍家的方案,既然見到霍慕沉早就有方案,那麼他也不用太擔心,隻需要安心交出霍家所有職務給老爺子。

二來,宋辭年紀小,不懂事也很正常,要耐心教導!

“……”

宋辭眼眸閃爍了下,就抬頭看向景連兮。

她鄭重其事的道:“媽媽,我明白你想要你說什麼,不會。

我明白我自己的選擇,始終都不會改變!”

“這我就放心了,慕沉也苦,你就看在他都快三十的份兒上,好不容易纔娶到個老婆,就可憐可憐他吧,千萬不要離開他!

他要是發脾氣,你就忍著點,忍不住了,你就告訴媽媽,媽媽幫你欺負回去!

要是媽媽也欺負不了,那你就忍吧!”

景連兮很自然的道。

“……”

宋辭在心中暗暗豎起大拇指,好理由!

怪不得霍慕沉不讓她聽媽媽說話,因為說得幾乎就是廢話!

宋辭還是低頭默默吃飯吧。

等她們吃完飯,從辦公室離開,就見到門口排成兩排的黑色幻影,正中央站著霍席深。

霍席深滿麵怒色,尤其見到宋辭和景連兮就雙雙並肩而站,渾身更染著濃濃怒氣,直接邁著長腿過去,拽住景連兮的手腕,語氣迫切:“連兮,你聽我解釋,我和葉玫冇有任何關係!”

“解釋?一句解釋就能打發,你當我還是當年隨隨便便用一封情書就能打發的人嗎?”景連兮扭動著手腕,蹙起秀眉,冷聲道:“霍席深,你弄疼了。”

聞言,霍席深連忙鬆開了手的力道,但是始終都冇有真正的鬆開景連兮,骨子裡有和霍慕沉同款霸道:“連兮,現在不疼了吧!

你說,你要怎麼解釋,我就怎麼做!

我們這麼多年都過去,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對你是真愛?”

“霍席深,人總是會變的吧!你以前說什麼都聽我的,那現在呢?你揹著我對慕沉做過什麼,你有對宋辭做過什麼!

是,我還是說什麼就是什麼!

算了,我不想當著孩子和你吵架!

對了,離婚協議你收到了吧,我們就找個時間去離婚吧,正好我也可以回去找我的初戀了!”

景連兮幽幽道。

“你想都不要想!

我當年有本事將你從他身邊撬過來,我就有本事讓你一輩子都隻能待在我身邊!”霍席深聽她提及她的初戀,就狠狠的咬牙:“說,你要什麼!

我往後都聽你的!”

霍席深一轉頭,看向宋辭,縱然不情願,也強迫自己‘同意’,道:“宋辭,從今天開始,我同意你了,你就是霍慕沉的妻子,往後你們的事,我再也不過問!”

說完,他又轉頭看向景連兮:“連兮,現在你覺得怎麼樣?

能原諒我了嗎?”

霍席深的畫風驟然突變,同意得太快,讓宋辭有點狀況外!

早知道就先讓景連兮為她出頭,就不用再費事了!

景連兮眼尾一挑,露出少女的小俏皮,繃住臉色,道:“還行吧!

但是你出軌這回事,我暫時還不想要原諒你,什麼時候,我心裡舒暢,我們再談一談離婚吧,現在我要和我兒媳婦去找慕沉了!”

見景連兮要走,霍席深急了。

這老婆也是好不容易從彆人手裡才撬過來的老婆,霍席深怎麼能容忍她就輕而易舉的跑了呢?

“連兮,你先和我回去,我們好好談一談!你要是想帶宋辭一起回去,都行。”無論說什麼,霍席深就是冇有鬆開景連兮的手,轉頭還對上宋辭:“我之前被葉玫下藥這事,宋辭也知道!

宋辭,你快點出來證明!”

宋辭突然間覺得霍董事長有那麼一丟丟的可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