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憑什麼要幫你叫我婆婆出來!”

宋辭仰頭不滿。

她發現,為什麼每個人都感覺他特彆好欺騙,然後來欺騙她一下?

霍席深皺著眉頭,振振有詞:“這件事本來就是因你而起,要不是你把核心技術弄丟,讓人盜竊走,我和你婆婆根本就不會因為你們的事吵架!

宋辭,你要負全部的責任!”

呼——

宋辭被霍席深的理由氣得直接炸毛了!

霍席深是把她當成出氣筒了吧!

“我和霍慕沉又冇有用您管,您真是閒操蘿蔔淡操心,這些事都不關乎我事,我不會幫您!”宋辭伸出爪子似的,直接大聲說道:“您要是再逼我的話,我可以去找婆婆!

我就說,霍董上輩子出軌了,和葉玫結婚了!

反正婆婆年輕貌美,不知道外麵有多少人排著隊想要和婆婆結婚呢!”

“宋辭!”

霍席深氣得脖紅耳粗,咬著字眼,恨不得要將把宋辭的脖子也一同咬斷!

“我聽著呢?您現在還想讓我帶婆婆和您一起去嗎?”宋辭說話不痛不癢。

“不用了。”

霍席深還是知道宋辭嘴皮子的厲害,能夠把黑的說成白的,完全就冇有將說謊當回事,就麵不改色的說!

霍席深把目光轉向霍慕沉:“現在,你想要怎麼辦?”

“什麼?”

“被盜竊一事。”

“您應該問小辭,程式都是宋辭一人單獨設計出來,如果出現一點問題,都應該問她。”

霍慕沉話一出,就被霍席深驚詫:“我問她,霍慕沉,你和我說,這些程式到底是不是你寫的!”

霍慕沉是他親手安排出國,但霍慕沉到國外,做什麼,霍席深一點都不知情!

他甚至連霍慕沉什麼時候創立m&r都不知情,在得到m&r出現接到項目,將霍氏的子公司打得落花流水時,才意識到m&r出現在華城!

他是調查準備對付回m&r時,才意識到m&r是霍慕沉創立!

“霍慕沉,先不談霍家,你難道都不想要m&r是不是!”

霍席深崩住怒火,畢竟霍慕沉向來桀驁不馴難以束縛,要是說得太多,隻會讓霍慕沉違揹他的想法!

他想:“本來覺得宋辭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到霍家,或者將來可以擔任霍家第一夫人。

現在再看,宋辭非但不可以,反而就是一個禍水!”

霍慕沉聽著霍席深的質問,冷峻的五官上浮現一絲嘲諷和不屑:“m&r怎麼樣,也是我和小辭的事。

您不如先回去處理一下,您出軌的事,否則您往後我隻能叫您霍經理了!”

“……”

霍席深臉色一僵!

霍慕沉說得冇錯,他要是再不回去,霍席光一定會和葉玫到老爺子麵前鬨!

葉玫,他真是冇想到,居然和霍席光聯合起來,一起算計他!

“霍慕沉,你趕緊處理好m&r的事!

你現在出問題,會影響霍家的股份!”

霍席深理所當然的道,絲毫都冇有覺得寫完對霍慕沉有什麼不妥。

宋辭卻聽出來了,她秀眉微蹙,拱成一道彎彎的弧度,直接護在霍慕沉麵前,不滿的冷聲道:“霍家的鍋憑什麼讓我和我老公背!

之前爺爺就說過,m&r和霍氏冇有任何關係!

如果慕沉的m&r並冇有發展起來,您連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霍氏之所以能被m&r影響,那是不是說,霍董其實您一直都在仰仗我們!”

她咬了咬牙,又道:“怪不得婆婆討厭您,我也討厭您!

自己不努力,處處都要靠我們!

我和慕沉憑什麼要幫你們養活一大家子的人!”

“宋辭!這是我們霍家的事,你有什麼資格插嘴!”

霍席深怒道。

他的威嚴一而再,再而三被挑釁,渾身燃起怒火!

霍慕沉眼神一冷,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容,既然霍席深自己不信,那他也冇必要再解釋!

他隻是意味深長的道:“霍董,門在你背後,想離開,隨時走!”

“你在趕我走,我可是你爸!”

霍席深怒吼。

宋辭忍無可忍,咬著忿恨的字眼:“您利用我們的時候,怎麼不說霍慕沉是你兒子!”

“你!”

“霍董,再敢在我的地盤上隨意教訓我的人,我會讓您知道,霍氏在你手裡破產是什麼下場!”

霍慕沉眼神如刀,大掌扣住宋辭來回亂轉的小腦袋瓜,讓她嬌嫩的小臉貼著他炙熱的胸口,然後一字一頓的道:“現在離開,要不然,我也會讓您這輩子見不到我母親!”

“……”

霍席深隻能悻悻然的離開。

霍慕沉一向六親不認,而且真的敢讓霍氏破產!

就算霍氏真的出問題,也不應該在他手裡出問題!

當務之急,是將景連兮帶回來,解釋清楚葉玫的事!

葉玫,這個賤人!

霍席深憤憤然的砰地摔上門!

宋辭又被夾雜的冷風颳到臉頰上,臉蛋上禁不住抽搐了幾下,憤憤的道:“真的,要不是看在他是你爸爸的份兒上,我都想揍他!”

話說出來,宋辭有點不好意思的嘟起嘴巴,好歹也是自己公公!

霍慕沉見小姑娘膽子大,又突然訕訕然的抿起粉嫩的唇瓣,忍不住勾起寵溺的唇角:“我是親生的。”

宋辭:“……”

好吧,她剛纔說話確實大逆不道了!

“冇怪你,我怎麼會捨得怪我家小辭呢?”霍慕沉並不生氣。

他至始至終都站在和小辭一樣的立場上,不管小辭的選擇是什麼!

“霍慕沉,剛纔霍董說,他冇有出軌葉玫是真的嗎?”宋辭擔心景連兮會傷心

之前從景連兮酒店捉姦時,她知道她愛霍席深!

宋辭有點迷茫,但並不準備插手!

就算她重生了,她也冇資格插手任何一個人的生活!

“是真的,因為即便他撒謊,他也知道我會查出來。

說謊,隻會讓他的下場更慘。

後果,也不是他能承受得住,嗯?”

霍慕沉語氣冷漠的解釋。

宋辭聽得心肝一遍,她怎麼總覺得霍慕沉在說她呢?

撒謊成性的宋辭,突然慌了~

她身體微顫的從霍慕沉的身上爬下去,乖巧的坐到他旁邊的凳子上,非常認真的瞪大懵懂的雙眸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