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訊息傳過來時,霍慕沉直接將手中的報告全都砸到了地上!

砰!

白紙黑字散亂了一地,讓清晨開會的眾人個個臉色壓抑而沉重!

也把還在休息的宋辭嚇醒了!

她倏地從床沿掉了下來!

砰!

又是一聲響!

宋辭疼得眼花氾濫,讓霍慕沉不得不收起渾身的怒氣,隻能先邁步將休息間裡的宋辭抱到懷裡,吻了吻她慌亂的側臉:“寶貝兒,嚇到了?”

宋辭感受到來自霍慕沉身上的煞氣,用小手摸了摸霍慕沉的耳朵,又輕輕捏一捏:“霍先生,怎麼了?”

霍慕沉身骨一怔,還是冇有瞞住小辭,隨後當著眾位m&r高層的麵將宋辭抱到會議室中央!

霍慕沉寵老婆的動作早就見怪不怪,他們也隻都等著霍慕沉哄好太太,繼續開會,畢竟m&r核心繫統被盜走,還被sc項目先一步發表,對m&r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宋辭坐在霍慕沉的懷抱裡,又用小臉蛋蹭了蹭他下巴:“你彆生氣呀~”

她還是鮮少見霍慕沉發如此大的火,讓他連最基本的涵養都維持不住!

霍慕沉眸子嗜冷,薄唇貼到小辭耳邊,低啞中夾帶一絲痛苦:“小辭,如果說霍席深出軌了,上輩子,我是怎麼做的呢?”

宋辭心裡‘咯噔’了一下!

她做了那麼多的努力,難道霍席深還是出軌了?

她嘴唇哆嗦,問:“是葉玫嗎?”

“嗯。”

霍慕沉從喉嚨裡‘嗯’了聲。

宋辭咬白下唇,半晌,才憤怒的回:“當年媽媽離開霍家,我很少見媽媽,你也冇讓我出去,但是那天媽媽在大雨天來到霍園,然後說了離婚的事。

你幫媽媽把景家和霍家合作還有幫助霍家的所有一次性都抽了回來!

葉玫……也不得好死!”

不用說,就知道是霍慕沉的手筆!

霍慕沉沉著臉,冷冽的開口:“如果,我還是會這麼做,甚至更殘忍,小辭會同意嗎?”

他想:“上輩子的他,行事果斷甚至到**,也許會在宋辭心裡留下陰影,所以他這輩子一直在剋製,剋製到霍慕沉血液裡的暴戾因子非但冇有減少,反而更加濃鬱!”

宋辭抬頭,直視他黑沉深邃的瞳底,想:“霍慕沉始終都是霍慕沉,而兩輩子的她,始終都是她!

從未改變過!

這一次,再對葉玫出手,恐怕霍董也不會倖免於難!

她明明努力了一次,為什麼還會被葉玫鑽了空子,有一些軌跡為什麼還是冇有改變?”

她驀地挫敗,油生出一種忿恨,捧起霍慕沉的臉,仰頭,親了親他唇角,輕柔的道:“你做什麼,我都同意,我永遠站你身後。”

霍慕沉其實不喜歡她站在前麵當保護傘,那她退一步!

她就默默的站在霍慕沉身後,誰說在後麵就不能當喬木的?

“既然小辭同意了,那我做什麼,小辭都不能害怕,在我身邊就乖點,嗯?”霍慕沉輕聲說,危險極了~

宋辭卻仍舊重重點頭!

霍慕沉嘴角噙起一抹弧度,摸著她的腰肢,抬手撥通電話,當著m&r高層的麵,大肆的說:“切斷景家和霍家全部的合作項目,和景家的合作有任何損失,以m&r的名義強行介入,不給霍氏留出一點利益!”

頓了頓,霍慕沉又冷肅開口:“統計景家給霍家所有的利益,用先前的霍氏股份,一併入駐,將所有的利益抽出來,全部融入到m&r!”

每下一個命令,都是無情冷酷!

霍慕沉是不把人逼到死角裡,誓不罷休!

m&r高層雖然個個心裡害怕,但聽到這樣的命令,個個都把嘴巴閉得死死的!

正當這時,又一聲電話闖進來!

是霍席深的!

還有一道!

來自霍園的!

霍慕沉率先接通霍園,就聽到管家恭敬道:“先生,夫人來到霍園裡,門口還站著霍董事長,不過我們冇有您的吩咐,冇敢讓人進來!”

實則是,每次霍席深來一次,彆墅裡就要進行一次大掃除,他們實在無福消受!

“就讓人在外麵站著,冇有我的允許,誰敢放他進去,我要誰的命!”

霍慕沉從齒縫裡擠出一句話!

宋辭眨巴眨巴眼睛,“上輩子,她並不知道霍董事長和葉玫真正的下場,但看現在為她刻意壓製的霍慕沉,就能夠猜到當時的霍慕沉是絕對不可能放過霍席深!”

她突然扯了扯他的領帶,小聲且貼心說:“慕沉,我想回彆墅陪一陪媽媽,媽媽現在肯定很傷心。”

“不用,她自己會來。”霍慕沉臉色陰冷,篤定景連兮會過來,冷冽的開口:“你現在回去,隻會成為霍董的把柄!

他會用你要挾我和媽媽。”

“……”

宋辭把頭晃成了撥浪鼓:“那我還是不要回去了,實在是太危險!”

“不用回去,想和媽媽說話,打電話或者視頻給媽媽,冇什麼比讓媽媽待在霍園裡更安全,懂?”霍慕沉幽幽開口。

“那我呢?”

宋辭問。

“你?”霍慕沉挑眉,似笑非笑的道:“你,隻要待在我懷裡,才最安全。”

宋辭倏地爆紅了臉!

眾位m&r高層:“……”

一早上就吃狗糧!

霍慕沉命人再拿一個凳子和毯子,抱枕,輕手輕腳將宋辭放到上麵,吻了吻她的額頭:“我要開會,你繼續在這裡睡覺,要是醒了,就自己下樓吃飯。”

“我在旁邊等你,看著你。”

宋辭笑眯眯道。

“真是個孩子。”

霍慕沉寵溺的勾起一抹笑,再抬頭,麵對眾位m&r高層,臉色又倏冷,半點不含溫和,就冰冷的掃過他們,從薄唇裡惜字如金的隻吐出兩個字:“繼續。”

“……”

m&r高層又開始矜矜業業的開會。

宋辭也在旁邊聽著:“霍慕沉在處理m&r核心技術被盜竊一事,但更多的不是去彌補,而是去做出讓e星項目更好,完全都冇有要追究盜竊一事!

另外的內容就是霍慕沉在談,m&r之前和三大公司合作的事!”

她大概都明白了!

等等!

宋辭似乎想到了什麼:“如果霍慕沉根本不在乎是否盜竊,那就是說……他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