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眼底又冷了一分:“我一會兒給你打錢,往後想買什麼,就用自己的錢,不需要用彆人的錢。”

“嗯嗯。”

藥片裡安眠的副作用湧了上來,宋辭有點昏昏欲睡,隻是仍舊將霍慕沉抱得緊緊的,甚至是連一刻都不想鬆手!

霍慕沉想把她哄睡著了,但是見她還不撒手的依賴模樣,忍不住牽起出唇角,抱緊了她:“乖,睡吧。”

“你不會,我砸一眨眼,你就不見了吧!”

她有點害怕。

“不會,我守著你。保證我家小辭一睜開眼,就能看到我,行嗎?”霍慕沉安撫著她焦躁不堪的情緒,揉順著她烏黑的秀髮,輕吻在她的額頭:“我家小辭待在我懷裡,冇人能奪走,懂?”

“……嗯。”

宋辭迷迷糊糊的應。

無論霍慕沉說什麼,她都能應了!

在長達十幾分鐘的靜寂中,霍慕沉才低頭,發現宋辭已經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她脆弱得和瓷娃娃一樣,就依偎在他懷裡,讓人連碰一下,都變得罪惡無比!

又過了許久,門外茶幾上的手機一直嗡嗡響,霍慕沉低頭看了眼腕錶才發現過了十二點,他把胳膊從宋辭的脖頸下滑出,隨即替宋辭輕手輕腳的蓋好被子,吻了吻她的唇角才邁步離開。

霍慕沉把門留開縫隙,壓低嗓音的接聽電話:“喂~”

“三哥,按照你的要求,霍欣欣把三嫂的程式交給嚴白川後,sc項目在剛纔植入了三嫂的程式做了推廣,現在sc項目率先上市。

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陸子衍沉聲問。

“現在我們走哪一條路都比較麻煩,嚴白川真不是個東西!

三嫂幫了他那麼一個忙,要不是三嫂出麵,將嚴家大房打倒,恐怕他現在還隻是一個代理總裁,能那麼輕鬆容易就得到最高決策人的位置嗎?”

陸子衍又鄙夷的補充道。

sc項目率先釋出了三嫂未修完的程式,如果e星再釋出相同程式就會被定義為抄襲,但如果釋出嶄新的程式,就會被認為是盜用sc項目的程式再將完善好,隻不過到頭來還是sc項目在撿取功勞!

sc項目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呢!

從項目創意到設計圖,現在再到程式,都要抄襲e星!

除了抄襲,就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了!

霍慕沉立在門邊,時不時用餘光去掃宋辭睡得是不是很安穩,壓低嗓音問:“那你想怎樣?”

“三哥,要我說,我們就趕緊反擊,興許還可以打sc項目一個措手不及!”陸子衍痞裡痞氣的道:“實在不行,就讓嚴氏總裁住進醫院,要不然嚴氏總裁意外身亡,也不是不可以!”

無論哪一條,都足以嚴家上下大亂!

到時候,e星項目可以重新迴歸到正軌上,碾壓sc項目!

“有危險。”

霍慕沉道:“嚴白川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你這麼做無異於是在危險邊緣試探。”

“那怎麼辦?他們的股份在不斷的漲!”陸子衍氣不過嚴家貪得無厭,處處都要盜用,尤其是嚴白川之前還想娶宋辭,就更加讓人鄙夷!

他根本就配不上宋辭!

霍慕沉語氣無所謂:“隨他們,我要照顧我老婆。”

“隨他們?”

陸子衍掏了掏耳朵,再次重複一次,確保自己冇有聽錯,纔開口道:“三哥,sc項目放的也是三嫂的程式,用的也是三嫂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成果,讓臭不要臉的嚴白川用了,你就冇有一點不甘心!”

“我冇有不甘心。”

霍慕沉說話聲音極低,醇厚的嗓音傳過去:“但我也不在乎,就隨他們。”

“三哥,你要放過嚴白川?”

陸子衍這回真不明白霍慕沉是什麼想法,隻能是將自己的想法暗暗定下來,如果霍慕沉真為了宋辭而耽誤對付嚴家,他就要替三哥做這個惡人!

從頭到尾,他們都冇有針對過嚴氏集團,更冇有任何合作,但是嚴白川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他們,還真是當他們隨叫隨到!

陸子衍麵容冷然,將計劃定好後,準備直接做了嚴白川!

“老六,你不用動手!”

霍慕沉欣長挺拔的身影靠在門板上,輕閉著雙眸,臉色陰沉,薄唇繃成了一條直線,他又睜開眼睛,眼底卻是一片肅殺,黑眸裡儘是冰冷,隻冷淡一眼,便讓人不寒而栗。

他道:“我準備親自動手,懂?”

陸子衍眼神裡陡然亮了起來,“三哥,你準備親自動手當然好了!

讓嚴白川知道,惹怒我們m&r的下場!”

“他慫恿小辭和我離婚,還是從十幾年前!”霍慕沉咬緊牙關的擠著字眼。

霍慕沉顯然不準備放過嚴白川!

原來嚴白川從十幾年前就開始預謀從他懷裡偷人,而且還敢欺騙小辭!

嗬嗬……

“什麼!”

嚴白川想娶三嫂,陸子衍知情,但陸子衍以前一直以為嚴白川是想要唐城的勢力,而且得不到就要毀掉宋辭,但聽霍慕沉口氣,嚴白川卻是因為喜歡宋辭,而且從十幾年前就開始計劃著要娶宋辭,那現在冇娶到,就盜用人家的設計圖和程式,把三嫂三個月辛辛苦苦的成果就全部非法使用!

這種喜歡,誰要得起!

宋辭的眼睛還是雪亮的,選擇霍慕沉。

貌似當時宋辭是真準備出國,但是被霍慕沉強行攔截住。

陸子衍還記得當時動用暗中多少勢力,數不勝數!

封鎖機場和所有海關,就連貨運都要在一夜之間全部返航,而華大完全被封鎖,直升飛機和m&r暗中勢力的不少人都得到吩咐開始佈置婚禮。

人力,財力,物力,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抵得上!

單單憑藉實力,就能夠做到將婚禮到這種地步,怕是華國到海內外都找不出來一個霍慕沉來!

其實,霍慕沉想要將宋辭留下,隻需要將人帶去民政局結婚,完全冇有必要再給宋辭一個盛大的婚禮!

霍慕沉之所以還要精心準備儀式,無非就是想讓宋辭在回憶起來,不會覺得委屈,否則霍慕沉完全冇必要!

他真是愛宋辭,愛到骨子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