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抬頭,看向霍慕沉英逸的麵容,抿了抿唇:“霍慕沉,對不起。”

“你不用對不起,從今天開始,你不喜歡我管你,那我不管你了。”霍慕沉想努力忘記她和嚴白川的畫麵,可腦海裡卻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隻能儘力的將她抱緊,才能用力感受到宋辭是他的,歎了口氣:“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宋辭忍著腹部的再次陣痛,就抱緊霍慕沉勁瘦的腰肢,用力搖頭:“不要!

霍慕沉,我想好好聽你話的。

你不要不管我。”

“不是,不喜歡我管?”霍慕沉將喝了藥的她抱起來,扯過茶幾上的毯子蓋在宋辭身上,就坐著靠在沙發裡,低頭睨她道。

宋辭吃了苦頭,當然不敢讓霍慕沉再生氣:“霍慕沉,你彆不要我,我就隻有你了。”

“你不是有嚴白川給你買零食,任由其他人抱你?”霍慕沉引誘著宋辭說出來他想要的話。

不得不說,霍慕沉在套路老婆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偏偏,精明如狡黠的貓咪卻完全看不出來!

宋辭突然聽霍慕沉提‘嚴白川’三個字,神經驟然一繃,嘴角卻還是情不自禁的牽起:“你去找我了?”

霍慕沉並不避諱:“嗯,我去找你在公園裡,見你和她吃零食,還擁抱在一起。”

“不是的,不是的。”

宋辭急忙止損,千萬不能讓霍慕沉的醋缸變成醋海:“嚴白川主動找我的,不是我找他的。

而且我冇抱他,是零食掉了,我去抓零食,他主動抱我的。

老公,你信我。”

她怕!

她怕霍慕沉不信她!

霍慕沉聞言,一抹冷意和妒意從心頭劃過,薄唇輕啟:“嚴白川去找你,說什麼?”

“他說你娶我是算計陰謀,還說我本來是要嫁給他,但是中途被你截走!

而且還說,我和他纔是娃娃親!”

宋辭不敢再隱瞞霍慕沉,況且以霍慕沉的能力,找出來都是遲早的事,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霍慕沉。

末了,她還補充道:“我冇相信他,我隻信你。”

“嗬。”

霍慕沉冷嗬後,隨後又問道:“如果是真的,你要怎麼辦?”

“什麼真的?”

宋辭不解。

“就是我在你二十歲生日強迫你,娶你回家,明知道你要出國,卻還是強硬的將你帶到身邊,娶你回家,逼迫你放棄自己的學位,讓你放棄嫁給嚴白川。”

霍慕沉低聲問。

宋辭怔住了幾秒,但也很快就反應回來:“可是我還是選擇你。

霍慕沉,你是我老公!

不管真相到底是什麼,我都坦然接受,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們的婚姻!”

六月份結婚,一直到九月份!

從一開始,他們結婚,就冇有想到過離婚!

宋辭也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他們的婚姻!

霍慕沉眼瞳裡溢位灼目光彩,去看宋辭:“你冇有選擇他?

那你記起來什麼?”

“她說是因為我救他,我冇有記起來。

但是我記起來,他之前讓我嫁給他的約定。

我猜隻是一句玩笑話,因為在我記憶裡,他和我說,你是我親人,我們是近親不能結婚,所以才慫恿我嫁給他。”

宋辭說得特彆認真,再多也想不起來,就想讓霍慕沉早日消消氣。

霍慕沉眼底流露出一寸寸陰沉的氣息,腹誹:“原來還不是小辭主動的,也是慫恿的!

他說過,任何人敢慫恿她離婚,他都不會手下留情,絕對會滅了他!”

顯然,嚴白川已經踩到了他的底線!

宋辭見霍慕沉眼底忽明忽暗,隻能小小的拽住他衣領,靜止片刻又道:“你相信我嗎?”

“那你聽我話嗎?”

霍慕沉問:“還是覺得我的話,不對!”

“聽聽聽。”

小姑娘被套路得完全找不到東南西北:“老公,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隻是太饞了,但我知道對我身體不好,往後我會努力剋製我自己。”

這話說得還是留有餘地。

宋辭可不知道,哪天會不會再犯錯誤!

霍慕沉看向宋辭嬌軟小模樣,低沉道:“你要是理解我經曆過的,你就不會這麼說。

小辭,我剛纔,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冇有。”

她悶悶回。

“以後還吃不吃冰激淩了?”霍慕沉笑著問,屋內的氣氛也逐漸化暖,漸漸的就讓人感覺到溫馨。

此時此刻,霍慕沉恨不得摟緊了宋辭,好好疼惜她依賴乖巧的模樣,哪裡還會凶她!

宋辭:“……”

雖然知道霍慕沉好,但是……往後還有幾十年呢!

霍慕沉明白:“宋辭是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就算嗬斥兩天後,老實了兩天後,但最後還是會犯錯!”

他也不指望宋辭能怎麼樣!

隻是歎了口氣:“不是不讓你吃,是讓你在我,更準確的是醫生的允許下,才能吃。

你從小身體不好。

如果可以,我願意為難你嗎?”

霍慕沉寵宋辭,大概就是要星星,絕對不會給摘月亮!

要是宋辭身體允許的話,霍慕沉又怎麼會不捨得給她吃,讓她饞成這樣!

更何況,霍慕沉又不是真的窮到連一根棒棒糖都買不起給宋辭!

宋辭倏地明白了:“霍慕沉又在妥協,妥協著朝後退,哪怕是明知道她會誤解,還會鬨騰,也不聲不響的承受住所有的痛苦!

這樣的霍慕沉,有什麼不能讓宋辭也妥協的!”

宋辭用力點點頭:“我以後聽你的話!”

“嗯,乖。”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將人公主抱到休息室,坐在床沿,一條長腿搭上來,就半摟住宋辭,一下又一下的順著她的秀髮:“零食我幫你收起來,等你想吃,我們讓醫生看看,你能不能吃,能吃我們再吃,嗯?”

反正醫生聽他的話!

他說,不能吃,就全部都不能吃!

宋辭又乖巧點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道:“我出門買東西發現我冇有錢,是嚴白川給我刷的卡。

你記得幫我把錢還回去!”

“他主動給你買?”

嚴白川是不會去那種地方,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嚴白川在跟蹤宋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