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r。

宋辭嬌小的身體拎著大大的塑料袋,一路衝上m&r的總裁辦公室。

她懷揣著激動的心情就要說著自己的想法,用力推開門。

砰!

入目的卻隻有一片陰沉的暗夜。

霍慕沉辦公室清清冷冷,完全冇有一點氣息。

宋辭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又去休息室,發現仍舊冇人!

她心口掠過濃濃的恐慌,一股‘霍慕沉不要她’的念頭從心底劃過,深深烙印在心口!

“不,霍慕沉不會不要我的!”

宋辭想著,轉身就要跑出總裁辦公室,朝附近的會議室跑去,一個又一個的去翻,跑了幾層樓都冇有見到霍慕沉的身影。

楚淮北見總裁太太來回跑,似乎在找什麼,湊過去,低聲頷首,問:“太太,您在找什麼嗎?”

“霍慕沉!”

宋辭脫口就道:“霍慕沉呢!”

“……”

楚淮北怔住了。

霍總不是一直都在和太太在一起嗎?

簡直破天荒一次!

見宋辭擔憂到眼神慌亂,身體隨時隨地都會倒下,楚淮北隻能絞儘腦汁,安慰道:“太太不要擔心,霍總今晚要去監看e星項目,而且最近工作比較多,有可能是在準備出差。”

霍慕沉有提及到lk要和m&r秘密合作,並且合併一事,再加上ak資源已經完全被霍總收購,收購ak公司也是指日可待,當然要來回對接,需要出差!

末了,楚淮北又全不知情的道:“太太,霍總冇和您說嗎?

從前霍總工作起來也是黑白顛倒,這次可能也許有急事纔沒和您說吧!”

宋辭聽得心沉涼沉涼的,眼窩也湧上一圈圈水澤,霍慕沉哪裡是冇來得及告訴她,分明就是不想告訴她,不想要她了!

宋辭脊背一軟,人也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般,蔫了下來,渾身散發著濃濃的哀傷,蔓延到四周。

楚淮北:“……”

他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後果,要不要太慘!

等楚淮北想要再彌補兩句,宋辭已經轉身朝總裁辦公室走回。

砰!

她大力關上門!

宋辭一回到黑漆漆,伸手不見的辦公室,每個舒張的毛孔瞬間被恐懼填滿,她秀眉壓致,一雙大眼睛被水珠沾滿!

她踩著高跟鞋在辦公室來回踱步!

“霍慕沉不會不要我!

對,給他打電話,道歉!”

對,就是道歉!

宋辭慌亂中要去拿手機,可用力太猛,冇踩穩高跟鞋,身體陡然一轉,不受控製的朝地麵摔去!

以往每次,霍慕沉都會在她身邊,及時扶住她!

可這次……砰!

宋辭膝骨結結實實的撞在大理石地麵,一股鑽心刺痛的痛感瞬間從膝蓋處襲來,就如同螞蟻啃噬在膝蓋骨髓裡,疼得她眼角直接沁出了眼淚!

她突然就哭出了聲,氣憤的將高跟鞋踢了出去!

“不穿了,以後都不穿了!”

她憤憤然的道。

宋辭脫掉高跟鞋後,露出兩隻小小白白的腳,就踩在大理石表麵,蹲抱住自己。

她縮成一團,酸紅了鼻尖,嘴巴一憋,眼淚‘啪嗒,啪嗒’的,一顆接著一顆,簌簌落下,重重砸在地麵!

好不容易摸到手機,她才發現手機冇電了,自動關機了!

宋辭忍不住委屈的哭訴:“霍慕沉,你在哪裡?

你來抱抱我呀~”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暗夜如同一頭猛獸,吞噬住宋辭的身骨,讓她瑟瑟發抖。

突然——

一股陰冷的腹寒就傳來,直抵住她胃。

她疼得蜷縮倒在地上!

額頭大滴大滴的落冷汗!

宋辭咬緊牙關,憤憤然的恨自己,罵自己:“不該不聽霍慕沉的話,隨意吃零食!”

宋辭疼得意識都有一點模糊,一遍一遍呢喃著:“霍慕沉,霍慕沉……”

她不應該不聽話,吃那麼多零食!

而宋辭心心念唸的霍慕沉,此時此刻,就站在m&r的天台。

他身穿筆挺的西裝,兩根骨節分明的手指夾著一根淡淡燃星的香菸,放到薄唇邊,汲取一口才放下。

霍慕沉眉宇間泛著冷意,桀驁的眼神眺望著華城,彷彿一腳就將華城踩在腳下!

他眼前彷彿浮現著一個人的笑臉。

“小辭……你讓我怎麼辦?”

他絕對捨不得放開她!

她想要的所有東西,他都會全力滿足!

可是……她為什麼還是要靠近嚴白川,難道就因為他出國幾年,冇有陪伴在她身邊,讓她失望了嗎?

霍慕沉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在心裡說給自己聽。

“我是真的愛你,你不要離開我,不行嗎?”

霍慕沉從喉嚨裡湧出痛苦難忍的字眼,似要將宋辭的名字刻入骨髓裡。

他愛了宋辭整整二十年,捧著她長大,隻有中間幾年冇有陪著她成長!

霍慕沉知道,離開的那幾年正是高中,女孩子長大,情竇初開的日子!

也許就是那個時候,嚴白川和陸懷可纔敢趁機湧上來,搶走他的人!

“好好好,敢搶走我的人,敢碰我的人,那就跟我一起下地獄吧!”

隻是幾個幾息的功夫,霍慕沉的態度陡轉。

他的人,從出生到現在,就連一根頭髮絲,都是他親自養大的,冇人敢搶!

小辭從前也明白,也總是說,讓他趕緊回來娶她!

他們都是一樣的!

“霍總?”

楚淮北也隻是抱著試探的心態纔到天台找人,冇想到果然就發現了霍慕沉!

他走過去,低聲恭敬的道:“總裁。”

霍慕沉抽了口煙,才緩緩回神,挑眉問道:“什麼事?”

“霍總,太太剛纔跑了十幾層樓在到處找你,現在……還不知道去哪裡了?”

楚淮北如實說出來,隻在內心裡默默祈求霍慕沉不要要他的小命就好!

霍慕沉蹙起冷眉,聲線也驟然肅冷:“為什麼不告訴我!”

他指尖立即掐滅了菸頭,邁開長腿朝樓下走:“該死的,小辭萬一出什麼事了,怎麼辦?”

楚淮北低頭跟上去。

走著走著,霍慕沉突然停住了腳步,有點莫名其妙的想:“小辭不會是來和他說,她其實不想和他結婚,想要……”

那兩個子眼,霍慕沉想都冇想過,也絕對不允許!

想都不要想!

誰敢慫恿她,他就滅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