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了下,然後問道:“破產?

說起來,我都冇有去過唐城集團呢!”

“放心,會有一天讓你堂堂正正的進去。”

以主人的姿態。

霍慕沉心裡暗道

“吃吧,一會回去,正好我也餓了。”

“咳咳咳……”

宋辭手中叉子猛然的戳入蛋糕裡,喉嚨也甜滋滋的一口氣冇上來,紅著臉咳嗽道。

“怕了?”

霍慕沉拍著她的後背,逗笑著道。

宋辭喝了口水,吸了吸臉腮,嬌哼了一聲:“纔沒有!”

反正她吃飽了,霍慕沉什麼都冇吃!

就算是累,也是霍慕沉出力氣!

宋辭悶頭繼續吃飯,霍慕沉就在旁邊不斷的投食,直把周圍人的目光全都吸引過來,畢竟俊男靚女,一個寵溺的投食,一個就像個小貓咪,一點點吃,這樣的畫麵非常少見。

好看的人,做什麼都好看!

宋辭吃得飽飽的,霍慕沉特彆大方的買了個冰激淩給她。

小姑娘一手拿著冰激淩,一手被霍慕沉十指牽著,目光望向霍慕沉高闊的背影,說:“霍慕沉,我記得陸家發聲向我們低頭,還賠錢給我們,那你能不能把錢也給我啊!”

“不能。”

霍慕沉拒絕得果斷乾脆。

宋辭舔了下冰激淩,不滿的勾勾唇:“那你準備怎麼辦?”

“小辭,”霍慕沉深眸掠過一抹深沉,擦了擦她唇角的冰激淩,沉聲道:“你準備怎麼對新聞?”

宋辭一怔。

“讓我來說一說,”霍慕沉笑,笑意似冷非冷:“你不準備要這筆錢是不是?

我家小辭有想法,但是也冇有告訴我。

嗯?”

宋辭臉色沉了沉,還是把心思都和霍慕沉坦白:“我準備捐出去,為慈善項目做準備。這是最快轉移公眾視線的辦法,也是最能立起m&r。

更重要的是,我想做點善事。”

她摸了摸自己的心,鄭重其事的說道:“我……我虧欠很多人,我想做一點彌補。”

重生了,她上輩子也不可否認虧欠過很多人的事實!

霍慕沉注視著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雖然心疼她的想法,也不認同,但還是允許了。

她開心就好了!

她還小,很多黑暗的事,他的過往,還是不要讓她知道最好!

宋辭被定定的盯了兩秒,融化的冰激淩順著她的指骨流了下來,她驚訝了一聲:“我的冰激淩!”

“……”

“霍慕沉,你以後休想迷惑我,我不要再看你了!”宋辭連忙伸出小舌頭,一下又一下的吃完冰激淩才抬頭。

路邊的人一走一過就看見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站在烈日下,擋住穠熱的陽光,將陰影籠罩在蹲成一團的小姑娘身上。

男人黑著臉等小姑娘一口一口的吃完冰激淩!

不過,真養眼!

好不容易等宋辭吃完後,霍慕沉才蹙著冷眉,從口袋裡拿出消毒紙巾把小姑娘滿手的冰激淩蹭個乾淨,眸子裡露出一抹嫌棄:“宋辭,我什麼時候教過你這麼生活!”

某位潔癖狂大佬發作了!

宋辭被蹭著小手,心情非常不錯!

“還有臉笑,我倒是不知道,我霍慕沉養出來的太太居然是個小饞貓,還是個財迷,邋遢!”

霍慕沉開啟吐槽模式,不遺餘力的數落著宋辭。

宋辭不怒反笑,故意的竊笑:“那又怎麼樣呢?霍先生喜歡不就可以了嗎?”

“伶牙俐齒!”

霍慕沉精銳的目光斜挑起一抹寵溺的笑容,幫人擦完了手就帶著人朝地下停車場走去。

宋辭坐下來,偏頭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回m&r,二房送人過來,我把人安排到你部門。”霍慕沉道:“小辭,我把她放在你那裡,隻是讓你出氣,其餘的,我來負責。

這次,不允許再自作主張。”

霍慕沉到底冇有捨得對宋辭動手!

回到m&r,霍慕沉又是手把手的把人送到16樓。

“你懂我底線。”

他的底線就是她安全。

如果宋辭再不把自己的安全放在心上,霍慕沉絕對會讓宋辭知道,他這輩子和上輩子,其實是一樣的!

霍慕沉站在電梯門口,逐漸看著電梯門關上,臉色逐漸被寒霜覆蓋。

直到最後一秒的刹那!

一隻手突然擠出來,直接將原本就要闔上的電梯門攔住。

叮咚!

宋辭剛轉身,就聽見電梯門又重新打開的聲音。

緊接著,她細腰被一道遒勁有力的手臂攔住,人也跌回一個溫暖有力的懷抱裡,肩窩處貼近著炙熱的氣息:“捨不得你。”

宋辭感覺到男人依依不捨的留戀情緒,又感覺吻順著肩窩到耳垂。

她嚶嚀了一聲。

“小辭,捨不得讓你過去,再讓我抱會兒。”

霍慕沉道。

霍先生突然好黏人啊!

宋辭絕對想不到霍慕沉竟然有這麼可愛的一麵!

“霍先生,我們總共就差了兩層。”宋辭有點無奈。

“所以還是看到你。”霍慕沉將手擠入她掌心,從後人緊緊擁抱著宋辭:“你不會再回去是吧。”

“……”

宋辭眼眸裡掠過錯愕,明白從霍慕沉身上出來,患得患失的情緒是從何而來了。

她反握住霍慕沉的大掌,鹿眸微眯:“不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我花了兩輩子才能遇到你,我也捨不得。你可是全世界最最最好的人,我捨不得放開你。”

“霍慕沉。”

多少人說出他的名字,都不及宋辭喚了他一聲,好聽!

霍慕沉就看著宋辭在他懷抱裡轉了個身,他身體本能的撥出難以扼製住的滾動著喉嚨,氣息也變得粗重,就直直的撩入宋辭的耳裡。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不會離開你。人生隻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我就會好好珍惜。”宋辭踮起腳尖,掛在他脖頸上,認真的凝視他深邃不見底的眼眸:“老公,我愛你。”

她和霍慕沉一樣,都是很少言愛的人。

他們給彼此最多的就是陪伴。

霍慕沉緊緊抱住了她,一直到他心底的火氣在一寸寸消散下去,才鬆開她,道:“我家小辭長大了,知道心疼我了。”

“那霍先生還難受嗎?”

宋辭笑著問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