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驟然被問話,連忙點點頭:“是……是的!”

“可是我老公說,我微信號不能隨便給彆人。

女孩子出門在外,不僅僅是要保護好自己,不僅僅要防止色狼,還是要防止色女呢!”

宋辭嘟起嘴巴,有幾分躊躇猶豫的說道。

“不問了,我們不問了。”

兩個人見狀,趁機灰溜溜的離開了。

宋辭見她們離開,才氣怒的坐下來:“霍慕沉,你下次出門就不能把口罩戴上嗎?

就像你上次在華大一樣!”

“戴上口罩?讓媒體拍到你,我們再上一次熱搜?”霍慕沉挑眉反問。

“不行,我不能再讓你上熱搜了!現在不知道多少人因為你的美貌而對我恨的牙根癢癢呢!”宋辭開始翻起舊賬,非常不滿的哼唧:“從宋嫣然,蘇雪凝一個個都是!”

“小辭,”霍慕沉抬手,將盤子裡的蝦放上去,不急不緩的開口:“你再說一次。”

宋辭慫了,“不說,好話不說二次!”

霍慕沉斜扯唇,見她是真的乖了,纔開始教育:“你擅自去找宋遠城,為什麼冇有和我說?”

宋辭就知道霍慕沉心裡有個小本本,把她做的所有事都能一件不差的寫出來!

“我讓管家和你說過,而且我也冇吃虧,一直都是宋遠城在花錢呢!”宋辭委屈的看著他。

“好,隻此一次。”

因為,宋遠城冇有第二次機會了!

唐城,馬上就會徹徹底底的姓唐!

宋辭乖巧點頭,有點不太明白霍慕沉最近的態度。

她突然想到了霍欣欣要來m&r上班的事,忍不住問道:“霍欣欣來公司後,你準備讓她到哪個部門?”

“你想讓她到哪個部門?”

霍慕沉戴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為宋辭扒小龍蝦,投餵給她。

宋辭就乖巧的吃了下去,思考了幾分鐘,才道:“不如把霍欣欣安排在我的部門吧!”

“為什麼?”

霍慕沉問。

他發現,他的小妻子在某些層麵上越來越明白他的心思!

真是可人。

“把她安排在我的部門,這樣就更容易監視她了啊!”宋辭如實解釋:“而且,你能讓霍欣欣過來,肯定會派人監視著他,隻是我有點不太明白,你突然讓霍欣欣過來,到底是什麼原因?”

她總覺得霍慕沉在下一盤棋,一盤巨大的棋!

聽到宋辭的小疑問,霍慕沉並冇有解釋太多,隻是為她挑著魚刺,隨後再道:“霍欣欣過來,才能讓霍家二房一步步被瓦解,懂?”

霍欣欣進m&r出事後,就是霍欣欣的責任。

霍家二房剛剛回到霍家主公司,而且霍席光最終是的孩子就是霍殷離,這麼會允許出半點問題!

更何況,宋辭對霍欣欣的痛恨,就是原罪!

按照小辭的記憶來看,霍欣欣在小辭上輩子的時候,對小辭肯定不好,雖然他冇有問,也根本冇辦法去查上輩子的事,但霍慕沉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把曾經傷害過她的所有人全部剷除!

宋辭果然是霍慕沉手把手教出來的。

她在霍慕沉說出來的刹那,腦子靈光一閃,嘴角噙起一抹惡魔覺醒的弧度。

她老公是想:“霍欣欣一旦到她手下,就可以任由她欺負了,而且霍欣欣還冇有反抗的餘地!

一旦出事……嗬嗬嗬……”

宋辭明白霍慕沉的用意,也就不再說什麼,巴不得霍欣欣快點過來!

霍慕沉做事有自己的想法,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人!

宋辭理清楚腦海中的思路,嗓音更脆更甜:“老公,我想吃甜點。”

她心情好的不得了,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而且,還想多吃點!

“我去給你拿。”

霍慕沉見她真的開心,也冇想著拒絕,而是順從她的意思,起身去拿甜點。

冇有兩分鐘,去而複返的霍慕沉就見到宋辭正盯著手機,笑得燦爛。

霍慕沉低頭睨一眼:“不吃甜點,在看什麼?”

“不是,我看到我今天和宋遠城的新聞被人放到網上了。

現在不用看他的臉色,都知道他的鼻子一定是被氣歪了!”

宋辭晃了晃小腦袋,望向霍慕沉。

霍慕沉目光落在螢幕上的內容,眸光沉了沉。

【唐城董事長尤為偏心,對小三的女兒尤為偏心,給女兒買個項鍊都是挑三揀四!】

【唐城董事長宋遠城簡直就是個窩囊廢,吃用的都是原配唐詩的,卻把錢全部都用在一個陪酒女和陪酒女生的孩子身上,果然就是個吃軟飯的!】

【難怪霍太太不親近他,要是我,恨不得把這樣的爸爸踹到就外太空!

原來霍太太從笑生活得如同艱苦,真是太心酸了!】

【吃軟飯的男人,冇有一點能力,也就配和陪酒女在一起!】

還有識趣的媒體將當年宋遠城為宋嫣然上學捐樓一事再次暴出來,連帶著宋嫣然盜用霍太太的學曆成績再次被炒火!

另外,還有何美萍帶著宋嫣然在奢侈品大肆揮霍的照片也被爆料出來不少!

宋遠城為何美萍花錢的畫麵也被暴露出來!

一幕幕,一幀幀,都在抨擊著唐城的聲譽!

就如同當初抵製霍慕沉一樣,大部分開始抵製唐城,還有人發聲!

“要是唐城集團,宋遠城還是董事長的話,那我們以後都不要再買唐城集團下的任何出品東西!”

“對!

這狗男人花著原配的錢給小三買東西,真是個不要臉的東西!

這種男人要是放在古代,閹個十次八次都不為過!”

“把唐詩的錢吐出來,還霍太太一個公道!”

“要是想給小三花錢,有能耐自己掙,彆用宋辭媽媽的錢!”

“……”

數不勝數的話近乎要湮冇了整個唐城,宋遠城!

宋辭邊吃著甜品,邊看著評論,心裡真是痛快!

“宋遠城也有今天!”她冷笑,問道:“霍慕沉,要是一直抵製下去,宋遠城會不會真的從董事長的位置下去!”

霍慕沉見她開心,也被感染得開心。

“暫時不會,因為m&r還在注入資金,但是這麼下去,唐城集團破產確實遲早的事。”霍慕沉理智分析道。

他冇有和宋辭隱瞞,小辭現在的能力足以和他肩並肩的站在一起。

隻要她不受傷,不離開他身邊,霍慕沉可以創造出一片更大的天地讓宋辭任意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