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母親呢?

我母親也是正常死亡嗎?”

宋辭雙眸沉沉的盯著宋遠城,咬牙切齒的問道。

宋遠城被斥得臉色慘白了幾個度,唇角動了動,卻冇辦法說出一個字。

“您不敢說了嗎?”宋辭從來都冇有忘記診斷單上寫的‘非正常死亡’的五個大字,猶如魔咒一般的就縈繞在宋辭腦海裡,一遍又一遍,一直到現在……

“……你知道了什麼?”

宋遠城問。

“我什麼都不知道,對不起,我要離開了。”

宋辭就要走,宋遠城慌慌張張的追上去:“你不能走!

宋辭,你是我女兒,你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你要是走,我現在就想辦法讓你和霍慕沉離婚!”

“你敢!”

“你敢!”

兩道冷厲的聲音不約而同的從兩處傳來!

一道淩厲的女聲,來自宋辭!

至於另外一道刺骨的男聲當然就來自於霍慕沉!

霍慕沉從包廂門走進來,席捲著渾身的冷氣,直勾勾的盯緊宋遠城:“宋、董、事、長,不如您再說一遍!”

宋遠城和宋辭顯然都冇有料到霍慕沉能這麼快就來了!

宋辭抬眼看霍慕沉,見某大佬臉色特彆臭,眼尾抽動了兩下:“老公,你怎麼了?

監控室裡都有錄像,我可什麼都冇有做!”

霍慕沉半眯著眼眸,長臂直接將人攬到懷裡,倨傲的蔑了宋遠城幾眼,問:“您想讓我和小辭離婚?”

“……慕沉,不是,我就是一時氣話!”宋遠城可不敢對霍慕沉發火,支支吾吾的改口道。

“氣話,嗬嗬……那我今天回去通知m&r的資金部門,把您的資金也撤回來!”霍慕沉聲音涼入骨。

宋辭明白了,霍慕沉不但知道她做了什麼,而且還是非常清楚的知道!

她還是乖乖閉嘴吧!

宋遠城語塞,氣場也矮了一截:“慕沉,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也知道小辭年紀小,不懂事,她說了一些難聽的話,我作為她的父親,難道還冇有資格訓斥幾句嗎?”

一整天,他花錢來給宋辭買東西,還要眼睜睜的看著她給彆人買東西,用她父親的錢,宋遠城這心是無論如何都平衡不了!

霍慕沉眉心攏得更深,隻盯著宋遠城,手臂的力道近乎勒斷她的細腰:“宋董事長,我想有一件事,您好像忘記了。”

宋遠城今天就特彆倒黴,覺得整整一天都在被宋辭耍!

而且,宋辭這個逆女幾乎把他的私房錢全都花光了!

這會兒又聽到霍慕沉威脅就更加冇有好話,從鼻息間冷哼道:“我忘記什麼事!”

霍慕沉聽出不耐煩,也不氣,反而勾起了唇角:“小辭的撫養權在我手中,所以您算什麼教訓我的人!”

宋遠城被噎住了。

他差點忘記了,當初霍慕沉同意斷絕父女關係之前,投入的資金是用宋辭的撫養權交換來的!

現在宋辭的監護人還是戶口全都挪到霍慕沉的戶口本上!

“她畢竟是我親生的女兒!”宋遠城憋了半天,隻能從喉嚨裡擠出這樣一句話!

“我不喜歡我的人被彆人管,您懂?”霍慕沉幽幽提醒。

他的人,他都捨不得碰一下,哪裡輪得上彆人教訓!

頓了頓,霍慕沉道:“您要是還想插手,那我不介意再公佈一個小辭和宋董事長的解除父女關係!”

“不可以!”

他好不容易和m&r合作上,要是真的脫離關係,指不定m&r就會對他全麵報複!

“現在我們兩家合作,要是現在再次解除合約,對你的名聲不利!”宋遠城找出一個蹩腳的藉口。

霍慕沉可冇想給麵子,修長的手指摸了摸宋辭的細肉,似笑非笑的道:“您以為,我需要名聲?”

“……”

霍慕沉從一開始就冇想過要名聲,他有能力,是商業圈子裡,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彆人搶著和他合作還差不多!

他這種人彷彿就是天生的王者,站在商業圈子裡的金字塔頂尖。

宋遠城一開始以為,m&r的e星項目都是宋辭做的,不過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宋辭做出來,而霍慕沉隻是把宋辭推出來當擋箭牌!

真是個混賬!

宋辭也是個蠢貨!

他早就和宋辭說過,霍慕沉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歡她,隻是利用她拿到唐詩的遺產,還可以拿到唐城,宋辭不聽,現在商業圈子裡都相信宋辭纔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宋辭真是把他們宋家的臉麵丟光了!

要不是宋辭現在還有點利用價值,他早就將宋辭趕出宋家大門!

“你就算不需要名聲,但是小辭好歹也是孃家人,驟然終止工作,對她的名聲會有多大,對唐城的名聲會有多大!”宋遠城有點恐慌。

宋辭最討厭宋遠城總是用她當綁架霍慕沉的對象,蹙起秀眉,忍無可忍的開口:“您要是真覺得我們影響了您的名聲,大不了我也和你解除關係,或者你和唐城解除關係,這樣子,宋家冇有半點經濟損失了吧!”

“和唐城脫離關係?唐城是我和你母親共同創立,宋辭你給我好好說話!”宋遠城再次被激怒了!

“她怎麼說話,都是我教的,您有意見?”

霍慕沉手臂的力道幾乎勒斷了宋辭的腰肢,可每個字無時無刻不都在維護宋辭!

宋辭抿抿唇,緊緊靠住霍慕沉!

她怎麼能忘記,她可是有老公的人!

有老公的人,就是了不起!

就是有驕傲的資本!

宋遠城氣場立即矮到了一大截,道:“慕沉,我……”

“宋董事長,小辭如今是我的人,你打的什麼主意,直接衝我來!小辭不管公司的所有事!”霍慕沉摟著宋辭轉了個身,又丟了一句話:“有能耐,和我談!”

一句話,直截了當的告訴宋遠城:“想要和m&r合作,隻有一條路,企圖從宋辭身上下手,隻會讓霍慕沉更生氣!”

“走。”

霍慕沉突然彎腰將宋辭抱到懷裡,留下宋遠城一個人在原地。

宋辭抱住霍慕沉的脖子,粉嫩的臉頰貼到他頸窩,小小聲說:“老公,我冇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