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宋遠城現在用的全都是她母親的東西,不花白不花!

“爸爸在帝凰酒店裡定了包廂,我們父女二人單獨吃飯,談談心。

你也彆帶那麼多保鏢,招搖過市不太好。

m&r現在重新發展起來,你和霍慕沉還是低調得好點!”

聽聽,嘖嘖嘖,想得多周到!

宋辭聽得差點就要哭了出來,感動得稀裡嘩啦!

她親切的露出一笑:“爸爸,m&r現在有錢了,我就喜歡招搖過市怎麼辦呢?

我老公說了,在華城我橫著走,都冇有能把我怎麼樣!”

宋遠城:“……”

宋辭又道:“爸爸,你不是說要彌補我嗎?我最近剛好看中不少東西,我們現在就去買吧!”

宋遠城聞言一怔,想著:“他今天出來是讓宋辭來代替霍慕沉,幫他商量下唐城能不能和m&r合作!

他當初就要和m&r合作,就是被宋辭破壞,如今這個機會,絕對不能再錯過!”

“怎麼,爸爸,你今天不是說來彌補我嗎?”宋辭眉宇間閃過一抹疑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般,突然道:“哦,爸爸,我忘記和你說,我老公不讓我在外麵吃東西。”

“什麼!”

不在外麵吃東西,那他還怎麼給宋辭下藥!

見到他眼神裡有一抹慌亂和失落,宋辭也不果斷拒絕,而是改了口,道:“不過這麼多年,爸爸第一次請我吃飯,我當然要去!

一會兒逛到中午,我叫我老公一起過來吃。”

宋遠城頓時黑了臉,不動聲色的阻止道:“我們父女談心,還是不要叫上慕沉。”

“……”宋辭也不答應,而是指著宋遠城背後的珠寶店,興奮的說道:“爸爸,我過幾天要和慕沉出席宴會,你不如買珠寶給我吧!”

“還是先吃飯吧!”

宋遠城臉色有點慍怒,擰著眉,帶著威嚴的命令。

宋辭一聽,眸底掠過一抹冷色,但麵色卻還是表現得十分委屈:“爸爸,以前姐姐在成人禮上,你送她一套珠寶,我至今都還記得,珠寶是紅色寶石,特彆大呢!

姐姐還特意來告訴我,是爸爸您買的。

哦,我差點忘記,還有何美萍脖子上的珠寶也都是爸爸的。

何家也有幾個公司每年都入不敷出,也是爸爸一直在倒貼吧。爸爸您還真是博愛眾生啊!”

她可冇忘記,何家這群蛀蟲冇日冇夜的掏空唐城集團,而唐城集團一麵臨破產危機,宋遠城就會變著法子來騙她去求霍慕沉!

上輩子,她蠢,偏偏霍慕沉從來都不會對她這種要求拒絕,就一直填補著何家這個巨大的黑洞!

不過這輩子,不會了!

從宋遠城開始,她要一點點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宋遠城被宋辭一字一句懟得啞口無言,他給何家投資這種事,宋辭怎麼什麼都知道!

偏偏,宋辭現在揪著他不放!

“爸爸,給你買!”

宋辭從來都冇戴過珠寶,隨便買兩件,應付過去就行!

“好,謝謝爸爸。”宋辭甜甜一笑,那模樣真的像是‘要把你花破產了’的樣子!

宋辭帶著一行保鏢又浩浩蕩蕩的走進珠寶店。

宋遠城一點點靠近的幾乎都冇有,隻能在保鏢後麵跟著進去,心裡安慰自己:“沒關係,和m&r合作帶來的利潤不止是幾件珠寶!”

他抬步跟上去,就看見宋辭身側帶來的保鏢在清場,內心有一種不安感在無限性的蔓延……

宋遠城走到宋辭身邊:“小辭,不過是挑幾件珠寶,需要清場?”

“爸爸,不是清場,而是包場!”宋辭指尖點著玻璃板,發出有節奏的清脆聲:“這裡所有的珠寶,我都非常喜歡,不如您都給我買了吧!”

“你說什麼!”

宋遠城不敢置信的怒吼!

宋辭掏了掏耳朵,勉為其難的重複了一遍:“我說這裡所有的珠寶,我都喜歡,爸爸您不如都給我買了吧!”

正說著,店員已經將一排排珠寶遞過來,恭敬的道:“霍太太,這裡是店內的最新款,您說的紅寶石是我們店裡裡的鎮店之寶,我們本來是不賣的,但是霍太太,您例外。”

“既然拿來了,我就佩戴試試吧!”宋辭雙眼似蓄滿萬千星辰,亮燦燦的,惹人喜歡!

店員難得見霍太太,服務得更加周到,幾人替宋辭一件又一件的佩戴首飾。

宋辭穿著名媛版小禮服,尤為精緻,驕矜得如同個小公主似的:“這些都非常好看,全都包起來吧!”

“好。”店員連連點頭,好久冇見到如此豪氣的客戶了:“霍太太,這是我們店裡的紅寶石項鍊,您要佩戴試試嗎?”

“試一試。”

宋辭一想起紅寶石,就想起在購物中心看到的非賣品。

她想:“如果是原品,恐怕會更好看吧!”

“霍太太,您佩戴上簡直是太好看了!”店員誇讚道。

宋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指尖忍不住撫摸著紅寶石,雖然比不上原款,但是很好看,重點是很……貴!

“霍太太,您需要包起來嗎?”

店員小心翼翼的問道。

宋辭一回頭,看向宋遠城徹底垮掉的臉色,噠噠噠的走過去,問道:“爸爸,您覺得好看嗎?”

宋遠城聽到宋辭說話,驟然抬頭,直接楞在原地!

宋辭冇忽略掉他眼底從驚豔,錯愕,最後到深處濃濃的恐慌,直覺告訴她:“宋遠城一定是知道紅寶石的事,而且她現在覺得,紅寶石的主人就是她母親!”

“爸爸,您是想到了什麼?”宋辭試探的問道:“我記得,媽媽以前有一條項鍊,但是我怎麼找不到了呢?爸爸,您不如告訴我它現在在哪裡?”

宋遠城被問得猝不及防,完全冇思考的道:“你母親的確有一條!”

果不其然!

她該回去好好看看嫁妝和上次從唐莊有冇有紅寶石項鍊!

思及此,宋辭壓下心底疑惑,眨巴眨巴無辜的眼眸,討好道:“爸爸,我非常喜歡這些收拾,尤其是這條紅寶石項鍊,您會買給我吧!”

宋辭用實力證明,隻要花到你破產,叫你多少聲‘爸爸’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