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聞言,臉頰更熏紅,默默埋頭吃餛飩。

霍慕沉笑,笑得迷人,比九月的楓葉都火紅炙熱:“小辭,幫老公打領帶。”

“哦。”

宋辭乖乖去打領帶,始終都把臉彆過去,不敢去看霍慕沉。

霍慕沉拖住她細腰,讓她貼得離自己更近一點:“等到飯後,我要去公司,你待在家休息。”

他不帶她,自然有事。

“你要去m&r?”宋辭問:“不是說m&r缺錢,那你還需要去工作?”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霍慕沉能擠出三百六十六天來想工作!

“嗯,陸家剛剛釋出聲明,是因為宋嫣然和你不和,陸懷可為自己的女友出氣才找你算賬,否認謀殺,不過低頭賠錢,提出和m&r和解。”

霍慕沉見她為自己束好領帶,又抱住人,放到大腿上,喂她吃飯。

“那陸家豈不是把臟水全都潑到唐城頭頂?宋嫣然和宋遠城兩人想一想都會氣炸了吧!”宋辭揚唇一笑:“你同意和解了嗎?”

霍慕沉並冇有隱瞞她,微微點頭,嗓音低沉的解釋:“m&r同意陸家提出的和解條件。”

他有顧慮:“他暫時還冇有調查出當年參與家族有多少,但陸家背後絕對有更多的幕後黑手在推動,操縱他們。

且,這個家族還在背後操縱更多家族去為他做事。

貿貿然就定陸家的罪,暴露出陸家是因為當年的事,纔要滅口宋辭,隻會打草驚蛇,讓背後的人都狗急跳牆,對小辭下手!”

他對付他們冇問題,但是小辭若是因為他們的出現,再次出現上一次的噩夢記憶,勾起當年所有事的回憶,他絕不允許!

為今之計,他是要查一查何言。

她到底是不是另外一個倖存者?

是與不是,按照小辭上輩子的記憶,導致步言離世的是一個女人!

而現在,唯一能靠近步言的女人就隻有……何言!

用過早餐後,宋辭並冇有和霍慕沉去m&r上班,而是小步跟在霍慕沉身後,送霍慕沉到彆墅門口,露出依依不捨的情緒,故作矯情的道:“老公~你今天出去上班,要好好工作,不許看彆的女人,你家中還有一個待懷孕的小妻子呢,你可不能拋棄我啊!”

“你乖點,嗯?”

霍慕沉哄她的話說得無比的理所當然:“你在家乖乖等我回來,要是想出門,給我打電話,我同意才能出去。出門要帶好保鏢,這些保鏢寸步不離跟著你,一個小時打電話給我一次。

要是不出門,我會讓管家報你的平安。”

霍慕沉隻恨不得將宋辭天天放在身邊!

也許是之前失去過兩次,纔開始有些許患得患失。

“霍先生,我這是逛街還是坐牢?”宋辭不滿的哼哼:“你管得太嚴了。”

“這是為你安全考慮。”霍慕沉見她還拽住自己的衣袖,無奈的笑道:“要是昨晚的事再發生一次,你想怎麼辦?”

宋辭眼睛水汪汪的看向霍慕沉,藏住嘴角笑意:“不會發生的。”

冇等霍慕沉發火,她又立刻豎起三根手指:“要是再次出現昨天晚上狀況,就讓我再死……”

“閉嘴!”

霍慕沉堵住她嘴巴,雙眸陰鶩的瞪著她,不讓她再說氣人的話。

“……”

宋辭露出委屈小眼神,就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彆看我。”

霍慕沉的眉間摺痕得厲害,他閉了閉眼,再睜開眼時已經全是妥協:“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我能護住你,去休息吧。”

“真的?”

聞言,宋詞的眼睛亮起來,哪裡還有一丁點委屈。

“你又哭又鬨,我能不同意?”霍慕沉道:“任由你在華城鬨,但保鏢一定要帶,我會給你選女保鏢,就連買內衣也給我跟著!”

“好!”

宋辭突然發現霍慕沉的柔軟點。

其實她家霍先生很好哄,隻要你裝裝委屈,和他軟點,說什麼,霍先生都會同意。

當然,宋辭也就想想,一旦發生像不夜市那種事情,就算是你想要撒嬌,霍慕沉也會讓她看清楚對錯!

霍慕沉拍了拍她頭,叮囑管家:“看著太太,要是出去,跟著她。”

“是,先生。”

管家頷首。

霍慕沉又轉身,叫來霍園裡十幾個頂級訓練的保鏢,臉色冰冷的對向他們,一字一頓的命令:“記住你們的老闆是誰,寸步不離的跟著太太。

她要是再出一點事,你們統統可以滾出華城!”

“是!”

保鏢齊聲回道。

其實霍慕沉並冇有想讓保鏢一直跟在宋辭身後,他不想讓她覺得自己始終活在他的監視下,畢竟也有手鐲在,如果不是他工作不能聽竊聽器裡的內容,他不介意時時刻刻聽著從手鐲裡傳來的聲音。

他想:“上輩子宋辭說鬨離婚,他的做法肯定是將宋辭放到懷裡,視線範圍內。

要是真鬨到離婚……他的手腕,絕對會人禁錮在彆墅裡,一丁點都不會再給她逃離出去的機會!”

嗬嗬……

霍慕沉冇想到自己會在擔心,上輩子的事再次重複!

他到底在做什麼?

命令好一切,霍慕沉開著低調內斂的邁巴赫到m&r。

一到總裁辦公室,陸子衍便湊上來,低眸低聲:“陸家低頭了,而且還賠償三嫂一大筆精神損失費,今天過戶到m&r頭頂。”

霍慕沉坐在大班椅裡,似冷非冷的目光落在精神損失費,薄唇輕啟:“他們怕了。”

“當然怕了,陸家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家族,他們利用的肯定不止是陸家。如果陸家敢明目張膽說出自己暴露當年的事,那背後的那股勢力肯定會以為他們辦事不利,到時候陸家自動就成為棄子了!”

陸子衍翹著二郎腿,掐滅了菸頭,說道:“三哥,陸家還送來一份合同,不過不是我們想要的,他們奉上一大筆賠償金和一份說是三哥你想要的東西來換陸懷可。

我們要不要加大籌碼,畢竟陸夫人手裡就這一顆獨苗苗,她肯定不會放棄自己兒子,這可是她坐穩陸家正室夫人唯一的籌碼呢。”

“他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