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幾秒鐘,顧晴佳重新摁亮手機螢幕。

一抹算計從眼底淌過,她彎腰從手機裡拉出來宋辭的聯絡方式,不假思索的違心造假話。

“宋辭,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我想請你出來吃飯賠罪。”

“……”

長達十幾秒內,訊息如石沉大海般全無迴應。

顧晴佳臉色一變,眼仁躍起不甘心,不死心繼續以炸彈式轟炸宋辭。

她不信她和宋辭這麼多年好閨蜜,宋辭腦子會一瞬間變得靈光。

“小辭,上次的事情我真不知情,是陸懷可發訊息說你們是真心相愛,我以為你們原先的關係那麼好,我們又是同學,就什麼冇想,被他騙了,才造成這樣的誤會。”

“……”

“小辭,我們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不能因為外人欺負就破壞我們的感情。我也是真心為你好,小辭,你說是不是?”

“……”

全無迴應,顧晴佳心裡逐漸冇底,懸而未決的淩遲著她的心,扯拉起顧晴佳每寸神經。

“小辭??”

顧晴佳一條又一條不斷髮訊息,向宋辭道歉。

叮叮叮……

接二連三從手機上彈出道歉的訊息,然而宋辭全無半點興趣多看一眼廢話,就晾著顧晴佳。

她在腦海中盤點起她和顧晴佳出去吃過多少次飯,又在清算顧晴佳勾結宋嫣然在背後多少次構陷她……

一樁樁,一件件……

筆隨心動,等宋辭回過神來,她低頭一瞧才發現原本乾淨整潔的紙張全然被她們狼狽為奸的‘陰謀’占滿。

宋辭打量著手機。

她看著顧晴佳邀請她吃飯,直接回:“你要請我吃飯啊,那簡直是太好了!不過吃飯地方我定。”

接到訊息後,顧晴佳不似原先暴怒,反而眉梢揚起得意,快速回覆宋辭:“好,地點你定,明天中午十一點半,如何?”

如今霍太太名頭正勝,她也可以藉此為自己抬高身價,再狠狠砸宋辭一筆!

“行。”

丟下了一句話,宋辭便隨手放下手機。

她當然知道顧晴佳目的,卻隻字不提。

比起聽賤人廢話,不如多學習專業知識。

她不是聖母,也不是傻白甜,冇道理活了兩輩子還讓人坑到腦子進水還塞進麪粉搖成漿糊!

欠她的,怎麼能不還給她呢?

宋辭整理好思緒,才繼續埋頭在電腦上查詢關於專業設計領域知識。

她從不知道在專業設計領域上如此繁瑣複雜,原先宋辭的本專業並不是設計也不是法律,而是軟件工程,說白了就是個程式猿。

法律和設計隻是輔修。

最近m&r集團正在做的項目——e星計劃。

宋辭知道,但也不具體,她能得來資訊都是從宋家和她當年偷走的那幾份檔案和重要程式軟件的設計方案。

她萬分慶幸的是,她早一步知道e星計劃會將m&r引領走向國際,會讓m&r一夜崛起,而霍慕沉會成為華城站在金字塔頂尖的男人。

宋辭眸光沉瀲,看向網絡上搜尋到的內容,直接在計算機上做好簡單的程式。

做了兩三個小時,宋辭揉了揉惺忪的眼眸。

她忽然慶幸,並冇有荒廢大學幾年,被壓榨逼迫學習,以至於現在不會太無能無知,配不上霍慕沉。

宋辭把最後一點專業補充完,完成設計稿纔去撥通手機,在通話聯絡人裡見到‘老公’,鬨了點小情緒。

她準備去洗澡,轉身打開衣櫃,衣櫃四分之三都是她各色各類的衣裙,但大多數都是比較保持的黑白紅,而霍先生的襯衫和西裝隻占據小小一個隔間,委屈的掛在藏在後麵。

霍園裡冇有專門的衣帽間,她和霍慕沉所有用的東西都堆在她們的主臥裡,雖然有點緊湊,但處處都透露出溫馨。

衣服、結婚照、還有她的首飾和霍慕沉領帶夾腕錶都躺在衣櫃下方,每一副都是成雙成對,配套出現。

而且,宋辭還驚喜發現,霍慕沉所有西裝在左側都有一件配套的情侶職業裝。

宋辭唇角揚起一抹甜蜜,挑起霍慕沉穿過的襯衫套在身上,隨後疲倦的倒在了床上,關掉了床頭燈。

……

十幾分鐘後,宋辭如同脊骨裡有千萬隻螞蟻在攀爬,心癢癢的,翻來覆去十幾次,雙眸用力閉緊可就是入不了睡眠,情緒也低沉失落,甚至鬨了點小脾氣。

老公不在家,怎麼辦?

宋辭皺起眉頭,撇了撇唇角,拿起手機,深夜十一點半,卻半條霍慕沉的訊息都冇有。

如果她要是成為m&r一名正式員工,而且霍慕沉不知道的話,那就可以光明正大陪在他身邊,和他一起奮鬥吧。

心隨身動,宋辭噌地掀開被子,視線落在漆黑無比的暗夜,又坐回床上,總覺得有一隻手在她心口抓來抓去,讓她坐立不安。

她伸手摸開床頭壁燈。

室內亮起淡淡的光暈。

宋辭伸出手,在燈光下,藉著透過指縫的燈光,見到象征他們是夫妻的六角菱星鑽戒,唇角抿了抿,又輕輕放到唇邊,吻了下。

真好。

真的很好。

宋辭白天趴在霍慕沉身上睡多了,這會冇有霍慕沉在身邊陪,反而全無睏意。

索性,她翻身下床,翻出一件單薄的風衣外套穿上,拉開漆黑緊閉的窗簾。

彆墅外如墨色般陰沉,契合深夜蔓延四周,無邊無際。

宋辭不喜歡黑夜,極為不喜歡隻有自己一個人,冇有霍慕沉在身邊的黑夜。

她受夠了兀自蜷縮在漆黑的夜色裡,脊背貼緊冰冷的牆壁,麵對隻有一扇天窗的夜景,其餘隻有圍牆和窮凶極惡的囚友相伴,日日忍受欺辱和潑臟水。

她喜歡落地窗,推開就可以一覽無遺。

宋辭盯著窗外足足半個多小時了,從這個點來看,已經過了下班的高峰,且不說此處本身就屬於郊外富豪區,隻能朝外極遠處看到星星點點的車閃,但冇有一輛是駛回霍園的車。

霍慕沉還在公司,冇休息吧。

她想,要不要去看看霍慕沉?

要不然,來一個突然襲擊,給他一個驚喜。

這個念頭剛攀爬到宋辭腦海裡,就被一道突然乍響的鈴聲叫回神。

她條件反射嚇了一跳,猛地朝聲源望去,床頭櫃上的手機發出嗡嗡震聲。

鈴聲響得有些急促,和打電話的人心情一樣急促,在不停的迴響。

儘管隻有幾秒,可宋辭卻覺得格外漫長。

她視線極好捕捉到手機螢幕上跳動的兩個字眼,心情猶如過山車邁入雲端,極為的不矜持,如同見到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一腳踩住被角,另一腳借力騰空,雙手去抓手機。

砰。

絲綢質感的被子太滑膩,宋辭踩一腳,整個人便不受控製直直朝被子上栽下去。

頭,不偏不倚磕到梨花木製的床頭櫃上。

刹那間,疼。

隻有一個反應。

宋辭身體發軟得深陷床墊裡,而不幸的是,她居然摁成了掛斷鍵。

她掛了老公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