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縱然不想,但也默許了宋辭的舉動,甚至出麵以m&r名義直接將陸家和步家的矛盾轉到陸家和霍慕沉的矛盾!

當然還有個噁心的人猜測:“會不會是霍慕沉故意設的局,畢竟當年宋辭可是對陸懷可有意思,這就是吃醋的報複?”

這種猜測也就侷限在幾秒內就被網友扒皮,並原地爆炸!

華大的學生直接爆出宋辭陳述當年真相的事實,才還個大眾一個‘真相’!

這一圍脖直接激起千層浪!

“樓上放屁!還是眼睛瞎,是人就看得出來霍慕沉和陸懷可應該選誰!我們的小錦鯉眼睛多好,當然知道要誰!”

“不不不,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都要!要我說,小仙女選擇霍慕沉當老公,至於陸懷可,刷馬桶,他也隻配刷馬桶!”

“……”

陸家律師簡單掃過幾條後,臉色便慘白如紙。

他們現在對付步家根本就不可能,隻能儘力保住陸氏名聲和自己的那條小命吧!

因為,他懷疑,依照霍慕沉的狠辣手段,他們能不能豎著走出大門還不一定!

霍慕沉深眸睞一眼對麵的人,便不屑的斂回視線,低低的道:“現在,還想要告我們了嗎?”

“霍少,你這是威脅!”

他們憋了半天,就隻有一句話勉勉強強擠出來!

“所以?”霍慕沉闊挺的身姿立在他們麵前,撲麵而來儘是冷氣,絞著他們的呼吸,把他們逼到走投無路:“你們不告了?”

“我們要調解。”陸氏律師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

“嗬,”霍慕沉睫毛微動,慢慢將滿臉潮紅的人從懷裡拉出來,邊對上宋辭狡猾的麵容,邊開著口:“剛纔不是和我太太說,絕不調解嗎?”

陸家律師:“……”

他們頓覺得臉異常的疼,比霍慕沉直接扇過來都疼!

霍慕沉又邪笑了兩下,任由宋辭靈動分明的眸子胡亂轉著,慢慢收緊力道,說:“怎麼,說出來的話,現在反悔了?”

宋辭被他大掌捏了捏耳朵,忍不住去蹭他掌心,就像討好主人的小奶貓。

她看向他,微張著唇,說不出來半個字。

因為她麵前的男人正如同狼般鎖盯住自己的獵物,整個人更是多了幾分不好惹的狠戾之感。

眉梢眼角,隻是站在那裡,就讓人望而生畏。

陸家律師恭敬答:“我們隻是……”

“你就算解釋再多,我也不會放過你,懂?”霍慕沉神色淡淡。

陸家律師臉色慘得抖了抖,正愁著如何緩和,容他們回來想對策時,霍慕沉的冷笑傳來:“你最好想一想如何討好我,讓我放過你。”

“……!”

討好霍慕沉,就能免除一劫,他們怎麼如此不相信呢?

他們越聽越不對勁兒,忽然想到霍慕沉用的都是‘你’,那他對麵的人是……宋辭!

剛纔的話,完全就是對宋辭,而不是饒過他們!

宋辭偷瞄了回來,就紅著一雙眼,盯住窗外,小心翼翼的怯懦開口:“霍慕……”

剛開口,小嘴被手指抵住,霍慕沉把小姑娘放夠了,就把人埋首摁回他懷裡。

他抬頭盯著對麵的律師團,如同看待死人般:“審吧,我可是要好好為見義勇為的人討回公道。”

大家都知道霍慕沉是不好惹的,直接將最開始的母子拎出來審問,就當著所有人的麵。

“說,你們做了什麼?”

“我……我隻是被陸家雇來的人,他們說讓我去推一個小姑娘,就指著她們的方向,可是那裡站了兩個人,我不知道該推誰,就讓我兒子隨意推了一個,結果……我不知道對麵的人是霍太太,是陸家給了我一筆錢,不怪我,真的不怪我……”

婦女將所有的事都抖落出來,也將陸家賣了個徹徹底底!

最最最重要的是……霍慕沉派人出來直播,一波又一波的砸石錘,直接給所有人下馬威!

“要是敢起歹毒心思,動他老婆,就是這個下場!”

陸家律師見到這種場麵,真是半點都冇有辦法回擊,隻能儘力規避鋒芒!

“霍少,這件事或許可能有誤會,我們需要回去重新覈實一下事實真相,畢竟我們當時也是聽保鏢一麵之詞,完全不知道真相!”

他們現在隻想逃命!

“你不知道真相,你們就開始維護,你們真是白做律師了!律師這個行業就是要給人主持公道,你們真是業界敗類!”翟司默冷不丁插嘴一句。

陸家律師:“……”

再待下去,他們怕是自己的飯碗都會保不住!

霍慕沉帶來的人都太過強勢!

“霍少,這件事是我們的錯,我們冇有事先瞭解真相,如果我們要是知道,絕對不會接手這個案子。我們陸氏也是被人欺騙。”

陸家律師隻能儘力將損失降到最低,但還是免不得陸家股份在華城一路下跌!

霍慕沉懶懶掀開眸:“那就是說,你們堂堂陸家被一個小保鏢耍得團團轉,而且這些個保鏢都是自己主動去謀殺我妻子,那我可是會告到他們判死刑。”

“……”

話音剛落,場麵一片凝重。

被帶來的人或許是被霍慕沉的話嚇到了,一個又一個吐出真相,恨不得將陸家的老底揭出來!

陸家律師臉色鐵青,一個字都蹦不出來!

“現在還要告?”

霍慕沉斜睨了眼,問。

陸家律師認慫:“不告了,我們絕對不告了。”

“不告的話,那就滾吧。”霍慕沉一臉諷刺。

他們聽得卻如蒙大赦,帶著檔案直接離開警察局。

這場戰鬥,陸家還冇開口,就已經結束了!

宋辭聽到悉率腳步聲才從他懷裡悄咪咪的鑽出小腦袋瓜,輕輕的問:“他們離開了嗎?”

“嗯。”

“就讓他們這麼走了,會不會有點太便宜他們了!”她不滿的哼了哼,從霍慕沉懷中抽出自己被捏出熱汗的小手:“我可是被刺殺的人,就不能藉此機會去對付陸家?”

“你還嫌棄你自己暴露得不夠徹底?”

霍慕沉抱住人到大腿上,交頸鴛鴦似的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