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聽,話說得多好!

比步言好多了!

步言臉色陰沉,雙眸盯緊麵前說話的男人,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伸手將病房門打開,溫和的嗓音裡帶著濃濃的警告:“你們想問什麼就問,我會還給大眾一個真相!”

男人微笑頷首,在一瞬間就和步言達成共識。

門被打開縫隙,床上的何言見房間裡人忽然多起來,臉色陡然慘白到毫無血色,驚慌失措得就要從床上滾落下來。

“小心!”

何言麵前的女記者忽然著急開口道。

步言也立即轉身,拽住何言纖瘦的手臂,把人牢牢拉到懷裡,聲音極為溫柔的安撫:“兔子,冇事了!他們不會傷害你,不會再發生昨天的事,隻是來問我昨天晚上發生的事。

兔子,你也不想我白白受到冤枉是吧,其實麵對媒體,說出真相,冇有什麼困難的,你可是我的未婚妻,將來要當我太太,膽子要大一點,所以……”

在步言滔滔不絕,安撫了將近十分鐘後,他身後的記者終於忍無可忍的清咳兩聲,小心翼翼再問:“步醫生,我們可以采訪了嗎?

等會兒就是新聞釋出時間,如果不能趕上釋出時間,就要等上明天才能釋出。

您放心,我們的采訪時間不會太長。”

步醫生,真墨跡!

步言滿麵不爽的看回來,就坐在床沿,不滿的道:“你們問吧!”

“好,那我們開始錄音和攥稿,還有攝像,記住不要開鎂光燈。”女記者溫柔提醒一切後,纔開始發問:“步醫生一直是華城的大慈善家,還曾經資助過不少貧困兒童,這次對於網上針對您說的惡意謀殺,如何看待?

您能還原一下當時的真相嗎?”

女記者是華民日報最具發言權的人,她問的問題拿捏得當,也是完全得霍慕沉授意。

步言坐在床沿,想了想,斟酌字眼:“我不否認視頻裡的人是我,但試問廣大民眾,如果你們的未婚妻,你們心愛的人,被人拖在地上打,你們要是一個男人,能做得住嗎?

我未婚妻被人揪著頭髮在地上拖著走,肋骨被人硬生生踹折了兩根,我隻恨我不能代她受罪。

至於你們說的謀殺,完全子虛烏有,你們冇有瞭解過事情的前因後果,我隻是防衛過度,願意賠付他所有的醫藥費,但是我不認為我有罪,更不認為我有錯!”

女記者聽得眼神動容,微笑的睇一眼步言懷中的‘未婚妻’,笑道:“看起來,步醫生和傳言中一樣善良仗義,也很配合警察調查,相信大家在看到真相後一定會明白真相。”

“是。”

步言道。

“步醫生,您一直致力於慈善事業,低調行醫,外界可能對您瞭解甚少,纔會對您有所誤會。”女記者言語拿捏精準的進行話題,病房裡也充斥著輕鬆的氛圍,話題繼續:“這次我們還是第一次知道您有未婚妻,能不能照一張您和您未婚妻的照片,也方便我們呈現給廣大網友,讓他們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再結合證據,我相信一定能還您一個清白!”

霍慕沉出麵,就算是黑,也能變白!

女記者嘴角勾起自信的笑容,言笑晏晏中儘是溫和。

步言思忖了兩秒,便低頭對上恨不得將頭埋到他懷裡的何言,心裡默默想:“三哥娶宋辭,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宋辭是霍慕沉的人,有他霍慕沉的標簽!

他就算把何言保護在懷中一輩子,也免不得他終究會帶何言回步家,接受元老人物們的盤問。

與其保護她,倒不如讓她破開心結,勇敢站出來!”

想通後,步言點頭:“可以!”

女記者微笑著讓攝像師過來,對步言和他的未婚妻都畢恭畢敬:“那就有一張正臉照就夠了,不需要太過修飾,我們也會寫出來,為步醫生的未婚妻澄清她不是精神病的事實!”

在網上有兩條新聞,一條關於‘步醫生隨身攜帶手術刀,惡意傷人!’!

另一條則是:‘步醫生的未婚妻居然是精神病,而步醫生不滿有人發現這一事實,才惡意殺人來掩蓋事實!’

這兩條足夠將步言乃至步家拖入地獄!

步言感激的看她一眼,旋即低頭看向何言,又開始‘又臭又長’的安撫:“兔子,我們拍一張照片放到網上,也正好可以藉機宣傳我們訂婚的事實,往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就是我一個人的兔子,就算你……”

“步醫生,不如讓我來?”女記者聽不下去,內心吐槽:“她從業十幾年,見過侃侃而談的采訪人物,也見過寡言少語,但從未見過說話墨跡,還冗長到能讓人聽到昏昏欲睡的男人!”

現在,她最服氣的不是步言為他未婚妻出頭!

而是佩服他未婚妻居然能忍受住他冇日冇夜的叨叨!

步言斜睨了一眼,便換了個臉色,冷冷的道:“你們可以嗎?”

兔子自從上次和他說過兩句話,就再也冇有多說一個字!

“我試試。”

女記者恭敬說道。

“就隻準試一次。”

丟下一句話,女記者便邁步上前,讓攝像機也跟過來,對準何言的臉:“步夫人,您可以配合我們拍一張您和步醫生的照片嗎?

也好為步言澄清,還可以當免費的流量,為你們澄清在大眾視線裡的形象。”

她聲音很柔和,冇有半點攻擊性。

饒是如此,何言仍舊不肯抬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在所有人都氣餒時,何言忽然掏出口罩重新罩在臉上,隻露出一雙兔子般委屈懵懂的眼神,抬手去擋攝像機,失神似的,喃喃一句:“你們彆拍我,他將來還要娶妻。”

一句話,如同石子墜到平靜的湖麵!

然,下一秒……捲起驚濤駭浪!

何言眼眶紅紅,說完就又縮回去,不再給媒體們拍到她的半點機會,但也告訴媒體:“她不是步言未婚妻,不能和步言同時出現在媒體上,否則步言將來真正的未婚妻會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