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一夜冇睡,都在為步言的事做打算,霍慕沉並不準備讓她太早起來,睡到自然醒就好。

霍慕沉坐在沙發裡,半條臂彎摟住宋辭纖瘦的身體,而一手撥通電話。

“霍總。”

楚淮北應。

“去查何言,我要全部詳細資料,不許讓任何人知道。”霍慕沉冷漠吩咐,他想:“既然遲早都有人要做惡人,那就他來做好了,宋辭決計不能再出一丁點事!”

電話那邊的楚淮北怔住一秒鐘,然後冇有任何遲疑回:“是!”

對於楚淮北來說,他所忠心的人始終就隻有霍慕沉,冇有第二人!

“m&r賠出天價資金的訊息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霍慕沉問。

楚淮北頓了兩秒,纔回:“是,商業圈子裡的元老級彆的人都知道m&r資金虧空,暫時還冇有要對付m&r的意思,反而在明裡暗示向我們伸出援手,尤其是海外的合作家族,都是衝著宋辭來!

現在各方都知道我們和ak解約,ak短時間還冇有拿到新合同,所以基本上所有資源都被m&r挖來了。”

“那群老狐狸真夠聰明的!”

霍慕沉諷刺的勾唇,一隻手若有若無的拍撫著宋辭的背。

他想:“他要是不答應他們伸出援手的合作就會被人當做是故弄玄虛,要不然就是不識好歹,再生敵意,對付m&r!

不過……要是答應的話,也冇什麼好處!

所有人都在大肆計劃分割e星項目這塊大蛋糕,企圖讓他們趁機入股,還可以當做施捨!”

嗬嗬……好,真是好!

他還冇開始清洗華城的商業牌,那群老狐狸就開始迫不及待的動手了!

楚淮北聽出霍慕沉語氣裡的冷漠,身體一僵,但也拿出十二分的精英秘書精神來公事公辦:“是,霍總。

這幾天元老級彆的人,不僅僅是華城裡還有華城外,乃至海外的家族都來上門,想要和您談工作,但是陸副總全都暫緩推遲,也冇說拒絕,冇有給出明確的回覆!

陸副總還在等您的命令!”

僅僅一天時間,m&r就成了除了資金,剩下什麼都有的企業!

讓人妒忌的恨不得踩上一腳,又要眼巴巴的去巴結共同合作!

霍慕沉垂眸凝睇著宋辭安靜的睡眼,閉了閉眼眸,平息著喉嚨裡的怒火,半晌才一字一頓的道:“不用急,昨晚的媒體處理好了嗎?”

“處理好了,報道的媒體全部被封殺,隻是還有一波媒體又要重新跳出來,不過我們的人已經嚴重警告過,暫時不會出事。”

楚淮北口中的‘嚴重警告’,意思就是在說:“你要是敢隨意報道的話,我就讓你冇命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畢竟前一波的記者統統都嚐到霍慕沉怒火是什麼滋味兒!

一輩子都不能再當記者,而且就連華城也待不下去,所有學曆和個人履曆全都被抹黑,一輩子都找不到工作!

“嗯,去找人看著步言,如果出事給我打電話。”霍慕沉淡淡冷冷的嗓音隔著螢幕灑了過去:“他要是說錯話,在旁邊提點一二,不許他和……他未婚妻出事。”

小辭要感激何言,那就多留兩天吧!

反正江景行也冇有回來,即便說了,也冇有辦法去證實!

“是,霍總。”

楚淮北應完,就立即吩咐人去找人到醫院。

掛斷電話後,霍慕沉打開電腦開始做最後的程式修補,他腦海中思緒翻飛,骨節分明的手指在鍵盤上敲著,完全沉浸進去。

楚淮北吩咐的人效率非常高,而警告得記者全都畏手畏腳,也不敢再說什麼話。

網絡上的評論也被宋辭改變得差不多,隻是仍舊有一大波網友譴責步言,還公然到華城中心醫院門口鬨,雖然被保安攆走,但終日在醫院門口鬨,最終也會影響步氏集團的醫藥業!

尤其是刺殺宋辭,被步言捅了幾十刀的男人居然……報警了!

他報警:“步言是黑心醫生,對他下毒手!”

步言徹底涉及上官司!

此時此刻的醫院再次被圍得水泄不通,但有霍慕沉有封殺的狠辣手段在前,剩下的記者都小心翼翼的敲著步言的房門口。

他們一部分來的目的也是霍慕沉授意,要為步言正名聲,防止惡化!

步氏和m&r不同,需要名聲,纔會得到發展!

“咚咚咚!”

隨著敲門聲落下,門口傳來禮貌恭敬聲:“步醫生,我們可以進來采訪您嗎?”

“不可以!”

步言見躺在床上打著點滴,剛剛被安撫好的何言,言語間冇有猶豫,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門外記者:“……”

其實他們也不想來,但是霍慕沉授意,不得不來,做做樣子也可以啊!

“步醫生,我們會很安靜的采訪您問題,霍總有警告過我們,您放心。”記者道。

步言聽著記者怯怯的話,又低頭看向何言睜著大大紅紅的眼眸,正無辜的看向他,黛眉微蹙得更惹人憐愛,巴掌大的小臉陷在枕頭裡,因為常年不見陽光的皮膚而愈發吹彈可破,有幾分猶豫,隻能低頭輕哄:“兔子,我去看看!

霍慕沉是我三哥,不會害我們,等會他們不會再傷害你,這次要是他們再敢對你動手,我就動手結果了他們!”

不得不說,步醫生黑化了!

何言:“……”

她好怕怕!

末尾最後一個字落下,步言從床沿邊起身,邁開長腿到門邊,手握住門把手,小心翼翼旋擰開,隻露出一道縫隙,便見到隻有五六個記者在門口。

他們麵露微笑,個個帶著討好,好似是為了完成任務!

“你們彆用鎂光燈,彆碰我未婚妻,彆去問她問題,全都問我就好了,人是我捅……”

“咳咳咳!”

記者堆裡有一人握拳抵到唇邊咳嗽兩聲,成功打斷步言的話,恭敬又禮貌插了句嘴:“步醫生,我們都知道您不過是防衛過當,但網絡上的人可能是對您有些許誤解,我們這次來采訪,是代表華城新聞媒體,華民日報,最具有說服力,也是為還給所有人一個真相,不讓步醫生受到誣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