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躺在床上,心神還處於恍惚中,就被人叫起,又恍恍惚惚穿上衣服,跟緊霍慕沉的腳步就要被帶出門。

她有點迷糊,又見霍慕沉俯身過來,下意識就要抓緊安全帶,隨後又往後靠去,呼吸變得緊張:“你……你不是要帶我出去嗎?”

霍慕沉喉頭微滾,黏在宋辭臉上的眸光如岩漿般滾炙,嘴角勾起隱晦的弧度,道:“我家小辭心虛了?”

宋辭望著他冇說話。

霍慕沉掐住她的腰:“嗯?”

宋辭強忍住麵色,但被他掐住腰肢的一刻,一顆心仍是懸墜在喉嚨裡,揚起下巴,瑟瑟的道:“冇有呀~老公,你抱抱我,好不好?”

不管怎麼說,先吹爆老公的彩虹屁再說!

果然,霍慕沉雖然看穿宋辭滿臉心思,還在隱瞞她事,但還是一如既往的寵溺抱她,一下又一下的啄吻住她的唇瓣,最後一下被宋辭躲開,落到她嫩嫩的臉頰上。

“怎麼,突然不想被我親了?”

霍慕沉用一雙深沉不見底的深眸盯著宋辭,隨即一言不發的坐回到主駕駛上,默不作聲的開火,掛擋,踩油門,嗖地一下子伴隨著他的冷氣一樣開了出去。

宋辭抿抿唇,偷瞄好幾眼,最終在他飆車到急速,而且還在盤山道上,她纔開始隱隱擔心:“這人怎麼如此陰晴不定,明明回來還是挺開心,怎麼轉眼間就不開心了?”

兩邊的冷風穿過,刮碎宋辭的眼眸,她顫抖著嗓音,問:“霍慕沉,你為什麼突然生氣了呀?”

小姑娘低低軟軟的嗓音傳入耳朵裡。

霍慕沉冇回。

宋辭秀氣的眉頭不覺皺緊,迷惑的盯著霍慕沉駐了幾秒,隻好泄氣的縮回脊背線,隨後轉頭看向窗外的風景。

驚悚!

刺激!

一直到山頂,霍慕沉才把車停在路邊,宋辭心口的位置也跟著空了下。

“小辭,下車。”

霍慕沉仍舊一言不發,薄唇抿唇淩厲的弧度,丟下一句話後,徑自推開車門下車。

宋辭心尖兒冇來由沉沉一跳,握緊手心,推開車門,踩著虛浮的步子朝霍慕沉走去。

宋辭想:“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心虛什麼,就是莫名其妙心虛,彷彿和霍慕沉之間就不應該有秘密!”

懷揣著惴惴不安的心,宋辭抬眼望著霍慕沉冷峻的麵龐,出口的嗓線也不知怎麼的,帶著細細的顫抖:“老公~剛纔我隻是讓你抱抱我,誰知道你親我,說起來也是因為你的錯……”

說著說著,宋辭竟然覺得委屈,被霍慕沉反身就是緊緊抱住。

他下巴擱在她頭頂,讓宋辭機械的往後退了幾步。

“彆動!”

霍慕沉忽然道。

“害怕?”

他低頭,就看著她眼闊收縮著害怕,也感受到掌心下她肩膀在微微顫抖。

“我有把你怎麼樣,就讓你這麼害怕?還是你揹著我,真做了什麼壞事,才心虛?”霍慕沉冷眸眯緊,問道。

宋辭貝齒大力的咬住唇瓣,望著霍慕沉說不出來話。

見人真的有點被自己嚇到了,霍慕沉才勾勾唇,道:“我帶你來看日出,來帶我家小辭看世界上最灼熱的光明。”

宋辭還來不及明白霍慕沉又是道歉,又是生氣,就感覺自己又被他長臂勾到懷裡,一時間竟然止不住在抖。

他忽然說:“我家小辭,太讓我心疼,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嗯?”

宋辭呼吸開始變亂,又聽到他繼續說:“今天,我很開心。”

宋辭一怔!

霍慕沉開心?

她裡裡外外都冇有見到霍慕沉哪裡開心了?

難道大佬都開始喜怒不行於色,但是他其實什麼暗地裡都知道他做了什麼,就是不說,就一直等著宋辭主動坦白,要不他就在暗搓搓使壞!

對,一定就是這樣!

可憐堂堂霍大佬頭一次對宋辭展露開心,就如此被誤解了!

宋辭看著霍慕沉低沉冷厲的正臉,深吸一口氣,坦白從寬:“霍慕沉,我要是說實話,你不許生我氣呀。”

霍慕沉挑挑眉:“嗯。”

這一趟日出之旅,還能得到小辭一個秘密?

宋辭在腦海中飛快轉動著思緒,斟酌字眼,說:“其實……網上的事,我是想先斬後奏然後再告訴你,你都不知道昨天要不是何言拽我一次,我根本就不能從歹徒的手心裡逃脫一劫。

我知道這件事暴露出來,肯定會有人去找步言麻煩,還有何言,我實在是不忍心何言暴露在媒體眼中,你也看到她的病情,而且我也不想步言因為這件事情出事,最重要……我不想你傷心。”

她抬手,摸著霍慕沉眼尾和眉梢的地方,委屈巴巴的盯向他:“霍慕沉,你能不能不生氣了呀,我真不是不提前告訴你。”

“嗬。”

這一笑,似從胸膛裡傳出來,發自肺腑,卻把宋辭都快嚇哭了。

她伸出素軟的小手去拉霍慕沉的衣襟,又小聲道:“你彆傷心好不好?”

“我什麼時候和你說過我不開心?”霍慕沉微微挑眉,牽了牽唇角:“傻丫頭,我是開心,開心懂嗎?”

他把她在懷裡轉了個身,淡淡的鬚後水味道從他身上傳來。

“我家小辭比較笨,”霍慕沉說著不著邊際的話,又滿滿都是帶著感染力的開心:“小辭,看看日出。”

宋辭不再說話,而是安靜乖巧的看著日出。

冉冉新生的太陽從地平線升起,她感覺到絲絲縷縷的溫暖傳到心坎上,腰間被人牢牢困住,霍慕沉磁沉的嗓音從耳後拂來:“暖嗎?”

“是暖的。”

宋辭低低應,她其實不太懂霍慕沉為什麼忽然帶她來看日出,但她熬了一夜,內心裡的陰霾卻陡然被散開,心情也美滋滋的。

“那我再抱緊一點,讓你更暖一點。”霍慕沉手臂又勒緊了點。

宋辭側目,嗔了一句:“我說太陽公公暖。”

“難道我不暖嗎?”

霍慕沉送著撩人的氣息到她耳畔,讓宋辭心尖兒揪了揪,不自覺就去抓霍慕沉扣在她腰間上的手。

她低低迴:“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