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嫂,你不愛我了!”步言轉頭瞪大一雙清澈的瞳仁,看向宋辭無辜又嫌棄的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我決定還是找何言好好暢聊人生。”

“步言,而且我本來就不愛你!”

末了,宋辭又補充一句。

刹那間,步言心尖又是一抽,真真切切體驗了一把什麼叫:“紮心!”

也是到今天,步言才知道何言能聽他徹夜不眠的講話是有多麼息辛苦和難得。

宋辭見他換上一層米色襯衫和深灰色西褲,襯衫紮在腰帶裡,渾身透露出清爽的氣息,活脫脫一個陽光大男孩,一笑起來還帶著暖暖的氣息。

“三嫂,走吧。”

步言道。

“嗯,好。”

宋辭目光沉了沉,也不急著去追上不言腳步,始終跟她保持定定的距離,一直見到何遇和薑酒都站在門口才加大步伐,從薑酒手中接過車鑰匙。

宋辭負責開車,而薑酒坐在副駕駛上,何遇單獨開車,拉開車門讓何言坐在副駕駛上:“言言,坐到哥哥這裡來!”

何言轉了抓水潤的眸子,在步言和何遇間來回徘徊視線,最後鎖住步言,小小的腳步不自覺往後挪動一步,就貼在步言身後。

何遇黑沉的麵孔陡然又覆蓋上一層陰霾,陰惻惻的道:“你和其他男人坐在一起,將來毀了你的名譽怎麼辦?你以後還要嫁人。”

“和我坐在一起就毀名譽了?”步言唇角壓了壓,聲音裡湧出濃濃的不爽:“如果她要真嫁不出去,我將來就娶!”

“你想得美!我妹妹才二十一歲!”何遇粗重繃緊臉部線條,隨後就見到何言怯懦的瞪大水汪汪雙眸,直將他看得無言以對,涼涼嗓線繃起來:“我何遇這輩子就算是遭到天打雷劈,也絕對不會把妹妹嫁給你!”

“王八唸經,不聽不聽!”

步言嘟囔一句,就直接彎腰將何言攔腰抱起來,放到車後座上,人也直接蹭到何言身邊,砰地一聲,利落乾脆的關上車門,對宋辭催促的開口:“三嫂,快開車!一會兒他就追了上來。”

“繫好安全帶。”宋辭幽幽提醒一句,踩住油門,嗖地一下子,開出薑酒換的新悍馬。

何遇見悍馬車輪在地上碾過一圈,摩挲出灰塵,隨著車速飛起,捲起何遇一臉灰塵。

他咳嗽了兩聲,又冷著臉坐進suv918跟著追上去。

一路開到不夜市,剛好將近七點鐘。

步言出門前給霍慕沉發了一條訊息,萬一霍慕沉找不到人,恐怕就會像上次一樣,將整個華城翻過來。

宋辭停好車後,就見到緊追其後的何遇,笑了笑。

“冇想到你追得挺快!”

她道。

何遇敲開車窗,陰惻惻道:“把車門打開,我帶我妹妹一起走,你們三個人一起走。”

“今天是給何言散心,如果要是跟你一起走,那也完全冇有散心的意義。”宋辭冰冷冷的說:“不如讓言言來選擇,她是跟我們一起,還是和你一起?”

何遇黑眸緊緊盯住她,不急切的看著何言,隻是盯著宋辭,話卻是對何言說:“言言,下車哥哥帶你去逛街,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哥哥帶你買。”

“哼!”步言坐在一側,長臂伸出,霸道的將何言攬在自己懷裡,捏捏她的肩膀,端起一張清雋秀雅的臉,要笑不笑的睞何遇恨得牙根癢癢的臉,說:“何言是我的病人,當然要和我在一起。

如果和你在一起,我根本就冇辦法觀察她。”

“你要怎麼觀察?”

何遇咬牙切齒的問道。

步言睞一眼何言把頭低得矮矮的小腦袋瓜,用手溫柔拖起何言的臉,笑得欠揍,說出來的話也更欠扁:“當然是要近距離觀察。”

“我看你是想近距離戀愛吧!”何遇忍無可忍,將車門重重拉開,略顯深重不滿的聲音從喉腔裡湧出來:“你少誘拐我妹妹,我纔不允許!”

“拜托,你們兩個大男人吵夠了嗎?”薑酒扭頭見兩人為爭何言,‘我一言你一句’的互懟,下意識就覺得兩人是個搶糖的小朋友,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道:“我們是來逛街吃東西,不是來聽你們兩個開展年度大戲!現在你們幾個人都給我下車!”

好霸道一女的!

宋辭忍不住偷偷笑,薑酒氣勢和管家七七和泱兒差不多。

不得不說,步言和何遇真……幼稚!

三人下車後,一齊就朝不夜市走去,門口剛好就見到霍欣欣站在門口,她身側還有幾個‘狐朋狗友’,正陪在她身邊,聽她使喚。

其中一個還有……蔡雅!

蔡雅一見到宋辭過來,忍無可忍張口就噴:“宋辭,你怎麼也會來?”

宋辭懶得理會蔡雅,心想:“霍欣欣如今冇有霍爺爺的喜愛,徐麗又被關進精神病院裡,葉玫還做了她的小媽,將來葉玫要是生下孩子後,以葉玫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允許霍殷離和霍欣欣出現,礙著她的眼!

霍殷離和霍欣欣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定不會讓葉玫好過!

霍席光後院失火,娶葉玫是他最大的敗筆。

不,應該是娶徐麗就是他走錯了路!”

蔡雅捏著手機,擰巴著臉看著宋辭無視他們,並堂而皇之從他麵前走過去,伸手擋住宋辭,道:“你怎麼,見到我們冇看見嗎?”

“我眼睛不瞎,看見了。”宋辭眉頭微皺著,心情不悅的道。

“那你為什麼就當做什麼都看不見!你害我現在被華大開除,宋辭你要負全部責任,否則我不會放過你!”蔡雅道。

宋辭目光陰沉的瞥向霍欣欣,見到站在蔡雅身後,隻是得意囂張的看向她,便笑道:“霍欣欣,不站出來好好管管你身邊的狗,彆一帶出門就亂吠,小心我拔了它所有的牙齒,順便把她的主人一併收拾了!”

“宋辭,我如今不怕你了!”霍欣欣想起來蘇雪凝要嫁給他哥哥訊息,就更加得意,連口氣都較之從前囂張不少,恢複她一貫的跋扈:“現在m&r冇錢了,而且三堂哥剛剛已經答應讓我進部門實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