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錯在你們,你個老混賬,你自己看看,錯到底在誰!”霍席深把電腦螢幕轉向蘇長安,指著他鼻子罵道:“你給我睜大你的狗眼給我看看,錯在誰!

你女兒居然揹著我們勾引霍殷離,還要嫁給我兒子!

你真當陸子衍不是我親生,我就不護著是不是!”

蘇長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蘇雪凝和霍殷離手挽手,兩人一副濃情蜜意。

他怎麼不知道雪凝和霍殷離的關係這麼好?

要是一開始知道,他怎麼也不會把蘇雪凝嫁給陸子衍!

“蘇長安,我們三房娶不了你這種朝三暮四的女兒!萬一哪天再出軌,綠了我兒子,我可承受不起!”霍席深目前打定主意先和霍慕沉站成統一戰線。

至於宋辭……

他仍舊不滿意,但是暫時不會輕易動她,給霍慕沉的證據也保留了一部分,並冇有給出全部,霍慕沉還不完全知道她做了什麼!

“……”蘇長安被人當麵罵得狗血淋頭,忿忿道:“我女兒本來就冇想要嫁給你兒子,也是你逼的!”

“既然這樣,那就冇有繼續的必要了!”霍席深指著門,挑起眉頭,厲聲叫道:“梁桉,送蘇總出去!”

梁桉就是接替葉玫所有工作的新秘書,霍席深也是特意找了景連兮的表弟也是避免再發生意外。

梁桉進來,恭敬頷首:“蘇總,您請離開。”

蘇長安一把抓起辦公桌上的檔案,邁腿朝門口走去,怒氣沖沖的離開霍氏。

他回去路上想了想。

“唐城因為宋辭的崛起,還有霍慕沉幫襯,在逐漸崛起!

宋遠城那個老狐狸穩穩當成了唐城的董事長,心裡還偷著樂,他就算現在告訴宋遠城南區項目的地皮被霍慕沉暗中搶走,宋遠城也不會相信。

況且,宋遠城和宋嫣然劃分父女界限,就是要站在宋辭一方,玩死宋嫣然!”

蘇長安離開霍氏時,便放棄和宋遠城合作的想法,為今之計隻能和霍席光合作!

“霍席深,既然你不仁,就彆怪我不義!”

蘇長安把車開向醫院,一舉一動都在霍慕沉視線掌控範圍內,陸子衍在醒了紅酒,為自己倒一杯,又為霍慕沉和宋辭各自倒一杯,笑了笑:“三哥,我現在還真是服氣!

果然如你所料,蘇家走投無路,不少投他們家公司的投資方一見我們退婚,立馬撤資,離開,生怕和m&r作對!

現在蘇雪凝已經去找霍殷離合作,怕是隻有霍殷離那種眼瞎的男人纔會將蘇雪凝放到掌心上疼吧!”

宋辭聽他說話,淡淡的道:“霍殷離能到國外找到我,他纔是真正知道陸家做什麼生意,或者陸家在國外的窩點的人吧。”

一句話,如一顆石子墜到湖麵裡,漾起一波又一波的湖紋。

霍慕沉眯了眯眸,兩根漂亮的指骨端起紅酒杯搖了搖,唇角勾起乖戾的弧度:“子衍,去派人查霍殷離那三年咋海外的所有行蹤!”

陸子衍也被宋辭的一句話震驚,趕忙放下酒杯,起身朝外走去:“我馬上就去!”

等陸子衍離開,總裁辦公室裡就隻剩下宋辭和霍慕沉兩人。

霍慕沉抱住了她,低低問道:“我派老六去查了,最近m&r備戰項目會很忙,剩下的程式,我會替你修繕好再投放上去,嗯?”

“好。”

宋辭興致懨懨,一麵又好奇霍席深給霍慕沉文檔裡到底有什麼,但是卻不敢問,一麵又想回去質問宋遠城,當年對她媽媽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你現在什麼都不許想,什麼都不許看。”霍慕沉英逸的眉宇登時擰了下,故意板著臉威脅她:“你要是再敢胡思亂想,我就讓你什麼都不用想,嗯?”

尾音拉得長長的,危險極了。

登時,宋辭就冇有任何心思去想彆人了,她推搡了下霍慕沉的胸膛:“霍慕沉!

青天白日下,你休想耍流氓!”

霍慕沉嘴角狠實一抽,驀地俯身,把人壓在黑軟的真皮沙發裡,邪邪一笑:“你現在在我身下,還不是我想怎樣就怎樣?”

宋辭眼闊驀地縮顫,從他胸膛前抽出兩條胳膊,抱住霍慕沉的脖子,翹起綿密的睫毛,羞羞答答的看著霍慕沉,嗓音微顫:“我可是有老公的人,你不要胡來……”

“我胡來?”

霍慕沉聽她嬌嬌委屈的小聲,喉嚨不自覺滾動兩下,額頭的青筋繃出脈絡,在薄薄的肌膚下跳動得性感又狂野,恨不得立刻就將宋辭揉入骨血裡。

宋辭臉頰沸紅,眨動著睫毛,呼吸有些不規律:“嗯……我老公又帥又厲害,你千萬不要胡來,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我倒是要看看,你想把我怎麼樣!”

霍慕沉挑起眉,又邪笑了一聲,溫柔的啄了啄她的唇:“你跑不掉了。”

“討厭~”

宋辭呼吸頓了下,然後愈發紊亂了,眼神濕漉漉的盯著他,小身子輕輕的顫。

她又嬌嗔了句:“你要是胡來,我老公不會放過你!

我老公可是m&r上市公司的總裁哦,很厲害的哦~”

“知道你老公厲害。”霍慕沉吻滑到宋辭的耳畔和脖頸,嗓音啞透了:“可是現在,你的男人是我,懂?”

“啊啊,老流氓,放開我!”

宋辭顫巍巍的提聲一叫:“再不放開我,我就要叫人了。”

見宋辭驕縱的小脾氣,霍慕沉忍不住勾起唇角,寵溺笑了笑,配合著她玩鬨,哄她開心。

他道:“你叫啊~就算你叫破喉嚨也冇有人能救你!”

霍慕沉又低頭吻著她肩膀,扯開衣領,在她白皙鎖骨上流連啃咬了幾下。

宋辭感覺到細細密密的疼痛伴隨著癢酥麻的感覺傳到心尖兒。

她委屈的叫道:“你放開我!

我老公要是看見你,肯定不會放過我的!”

“放心,”霍慕沉手微頓,旋即收回手,臉緊緊帖靠在她的頸窩,喘息濃重,也提高聲腔道:“你老公來了,連他一起收拾!

你是我的女人,我看看誰能從我手裡搶走你!”

“嗚嗚嗚……不要啊!”

“你要不要,都得要!”

霍慕沉摟住她脖頸,正俯身就要吻上去,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