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可笑的藉口,霍慕沉冷笑:“您是覺得霍氏太清閒,我可以立馬讓它倒閉!”

霍席深皺了皺眉,很快便反應回來:“霍氏再不濟也是你從小長大的家,也是你爺爺的心血,你要是讓霍氏倒閉,對你有什麼好處?”

“玩玩。”

霍慕沉口氣戲謔,並冇有把霍氏放在眼裡,不僅僅是霍氏,蘇家也馬上就要跟著玩完!

霍席深聽他囂張的口氣,便知道霍慕沉的心狠手辣:“你這次的目標是什麼?蘇家,對不對?”

真是一個接一個的收拾。

他又道:“不管你要怎麼做,你率先的目標都應該是二房,而不是你的至親!”

“想藉助我的手對付二房?”霍慕沉反問。

“三房榮耀難道不也是你的榮耀嗎?將來傳承霍氏時,你也可以得到財產和公司!”霍席深對霍慕沉寄予厚望,想讓他帶三房走上輝煌,更讓以後三房都立於不敗之地。

“想讓我住手,最好就結束你來的全部客套話!”霍慕沉諷刺的冷笑。

霍席深把到嘴邊的寒暄話全部吞回喉嚨裡,而後又聽見霍慕沉坐在那裡問:“帶來我想要的東西嗎?”

“什麼?”

霍席深心裡‘咯噔’一下,但還是不想讓宋辭知道。

他無意識睞一眼宋辭,卻剛好對上宋辭的目光,剛要開口,卻見霍慕沉比閉了閉眼睛,換一種說話方式道:“你對付她的證據。”

“你該知道的,你自己都查到了。”霍席深麵色冷漠,站在那裡道:“其餘和三房無關,也和你母親無關,現在宋辭就好好活著站你身邊,你還有什麼不滿足?

難道你還真準備為了宋辭,就讓自己斷送m&r的前程?”

言語間,仍舊是對宋辭的不屑。

宋辭麵色平平,並冇有對霍席深什麼怨恨,她也不記得。

可霍慕沉不一樣,隨著他查到的真相,他就一點點淬骨,咬著牙問出來:“您真的不準備說了?”

宋辭再一次被握疼手腕。

“你這是什麼眼神?之前你知道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我的目的。我是你父親,我為你鋪路都是讓你一帆風順的路途,是你自己選擇了一條最艱辛的路!”霍席深並不覺得有半點不妥,反而隻有惋惜。

假設霍慕沉按照她他給的路走,恐怕早就是霍氏的最高決策人,還用得著他為他坐鎮霍氏嗎?

霍席深認為都是宋辭知道了一些事,利用霍慕沉報複!

宋辭就站在那裡,如果聽到霍席深內心戲,一定會吐槽:“尼瑪尼瑪,我要是真厲害,第一個就把他送去火星!

咱們不是一個地球的人!”

霍慕沉放開了宋辭的手,從大班椅上慢吞吞的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向霍席深,渾身帶著冷冽的氣息。

霍席深見比自己還高的兒子走來,免不得氣場在被削弱,他不自在的昂起下巴,霍慕沉已經站到他麵前。

宋辭站在那裡,從她的角度看去,霍慕沉那樣,一拳頭結果了霍席深都有可能。

她心裡略緊,霍席深是霍慕沉父親,再怎麼說也是父子。

到瞭如今地步,有她的緣故,她並不希望兩人反目成仇。

可……她想錯了。

霍席深對霍慕沉是安排人生類型,偏偏霍慕沉桀驁難束縛,所以霍席深對霍慕沉做了很多不可饒恕的事,甚至到現在為了家族,利用霍慕沉不止一次。

那點可悲的親情,早就耗儘了霍慕沉的耐心。

“您怕了。”

霍慕沉繞過霍席深,又坐在沙發裡,諷刺的道:“您在撒謊……你不說沒關係,我會讓您心甘情願的說。”

“你到底想做什麼?”霍席深轉了身問道。

“霍席光最近勢頭不錯,如果可以,他會是最高決策人。”霍慕沉道。

“你要幫助你的敵人來對付你老子?”霍席深險些被氣到昇天,理智的神經徹底繃緊了,厲聲質問:“這是你的主意,還是宋辭的主意!”

宋辭驚了!

她忍不住插嘴:“霍董,怎麼什麼都是我的錯?”

霍席深被問得愣住。

宋辭就走到霍席深麵前,仰起頭,指責道:“從頭到尾,我都冇有得罪過您!

您為什麼一有錯,就要往我身上推!”

這兩句話問住了霍席深。

宋辭有錯嗎?

宋辭明白霍慕沉想要從霍席深口中得知他當年對她下的毒手,索性也不藏著掖著,直截了當道:“我和您什麼仇什麼恨,您非要置我於死地!

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到現在我的嫁妝還在您手中有一部分吧。

您要是真喜歡我,您可以把嫁妝還給我,為什麼要了我母親的東西,卻還想要我死!”

霍席深被問得啞口無言。

他一直都是霍氏執行總裁,向來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還從來都冇有人忤逆過他,對於宋辭,他也覺得是一顆可有可無的棋子,既然能成為霍慕沉軟肋,那冇有利用價值後就可以丟棄!

這樣的人,不能阻擋在霍慕沉的前途上!

宋辭看向他被自己駁斥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心意涼涼:“您要是真不喜歡看見我,我和霍慕沉都已經搬出來,而且脫離霍家,做什麼也和您無關!”

“你在說我多管閒事!”霍席深咬牙切齒道。

“小辭,過來。”霍慕沉叫住宋辭,為她倒一杯熱茶:“不必和冇用的人廢話!”

“好的,老公!”

宋辭乖巧的坐在霍慕沉身邊喝茶,看都不看霍席深一眼,生怕辣眼睛。

霍席深見兩人真是囂張,一口老血險些吐出來:“這就是你們作為晚輩對長輩的態度?”

“那您想怎麼樣?”

霍慕沉問。

“你們坐著,我站著看你們喝茶!”霍席深控訴他們不尊老愛幼的行為。

宋辭幽幽的開口:“沙發就在您前麵,是您自己不做,還要怪我們!”

霍席深一口老血直接吐出來!

他今天算是看清楚霍慕沉和宋辭的氣人能力!

他坐下來後就做了一個決定,往後還是少來m&r,少見霍慕沉和宋辭,免得被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