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一想,宋辭便放棄其他所有項目,隻攻擊陸家。

她全神貫注的盯緊陸家。

而陸家被宋辭大麵積入侵後也有點慌亂:“陸少,宋辭就對付我們,我們的防火牆全都崩潰,而且就連電腦主機的頁麵都被宋辭操作。”

陸懷可咬咬牙:“媽的,這女人想要做什麼?”

“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還問我怎麼辦!我又不懂計算機,你還不趕緊反擊回去!”陸懷可踢了下他凳子,心想:“反正他們已經全部知道其他隊伍的係統,早就破解好了。

m&r放出來的係統也那麼弱,宋辭估計也冇有什麼能耐!

他們翼戰隊穩贏,到時候他就可以把霍慕沉踩在腳下,風光的娶宋嫣然進門!”

“是是是。”

“你要是將比賽輸了,小心我回去就將你賣了。”陸懷可說完,就盯向宋辭:“他可以把宋辭賣了,還可以擾亂霍慕沉的計劃,他們就有更多時間去找當年留下來的另外一個倖存者!

她們隻有死了,五年前的事才能徹底冇有證據,否則一旦翻盤,他們陸家就要麵臨破產,甚至是滅門!”

宋辭感受到兩道淩厲的視線幽幽停在她臉上,她意識一下子就緊張的抬頭,剛好對上陸懷可,但下一秒,越過陸懷可的肩膀,她又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就戴著黑色帽子和黑色口罩,露出一雙淩厲的雙眸,緊緊把她鎖在視線範圍內,宋辭一下子就有了底氣!

小姑娘瞬間頓時挺直脊背,嘴角的弧度越揚越高。

霍慕沉眸光無奈,抬手,壓了壓帽簷。

在陸懷可角度,就是看到宋辭看他笑得開心。

他看完後露出嫌棄:“嗬,嘴巴上說不喜歡他,實際上還是犯賤愛他,剛纔針對嫣然的話都是在吃醋!”

宋辭看完霍慕沉,臉頰紅撲撲的,低頭去操作程式,渾身卻冒著不同緊張氣氛,格格不入的粉紅泡泡,就連她旁邊的周小桃也看得一清二楚。

終於到了中午,試賽算結束,觀眾率先離場,接下來纔是公佈成績。

m&r成績中等,排在上麵是lk和ak。

眾人對這個結果十分滿意,尤其是ak路過宋辭麵前都趾高氣昂的。

隻是宋辭一眼都冇看他們,就蹦蹦躂躂的跑出去,卻被陸懷可一臂擋住:“宋辭,我看你還是對我餘情未了吧!

我給你機會,讓你喜歡我,但是你要到網上為嫣然澄清,說一切都是你誣陷嫣然。”

“你眼瞎還是心盲?”宋辭提高音量,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我能看得上你?拜托你喜歡宋嫣然就好好喜歡她,彆總是出去找小三!”

“……”

宋辭的聲音吸引人來聽來看:“你能不能把你小三解決一下,不要搞大人家女孩子的肚子,再來和宋嫣然秀恩愛!

雖然宋嫣然對我不好,但我也不好恩將仇報,你和安麗娜的事最好藏好,不要被宋嫣然知道!”

她說話聲不高不低,不少人都知道!

就連宋嫣然都一怔:“陸懷可什麼時候和安麗娜在一起了?”

“你彆想胡說!”陸懷可眼底掠過心虛,有些欲蓋彌彰的吼她。

宋辭走過去,壓低嗓音到隻能他們聽見:“安麗娜是你情人,你不想讓宋嫣然知道吧。不過我也告訴你一個好秘密,宋嫣然的第一次可不是你,而是趙公子哦。”

說完,宋辭就鬼機靈的跑向外麵。

霍慕沉給她發訊息:“在樓梯間等你。”

而陸懷可聽著宋辭的話,整個人都處於恍惚走神裡,麵色露出濃濃詫異,低低呢喃:“嫣然怎麼可能不是第一次……”

那天晚上,他看到床上有血。

對,宋嫣然第一次是他!

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希望自己喜歡的女人和其他男人上過床,尤其是像陸懷可這種。

“宋辭說你和安麗娜是怎麼回事?”宋嫣然自從安麗娜被m&r辭退後就冇再見過她,乍然間聽到安麗娜是陸懷可情人,一股濃濃佔有慾湧上心頭。

陸懷可聞言,麵色闆闆:“宋辭剛纔還說你和趙厲上過床!”

宋嫣然頓時‘咯噔’一下!

她的確和趙厲上過床,而且還被宋辭錄了下來,和陸懷可在一起是後來又補了膜。

她目光閃過心虛,再道:“宋辭一向喜歡說假話,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她的話!懷可,我現在就隻有你,你可千萬不能拋棄我和彆的女人在一起,等我從宋辭手中拿到唐城,你還說要和我結婚。

你以前有多少女人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我現在可是你的未婚妻,就連我的第一次都給了你,你可千萬不能辜負我。”

陸懷可一聽宋嫣然撒嬌的尖軟聲,渾身骨頭都酥麻了,伸手就將宋嫣然拉到懷裡,朝洗手間的隔間走去。

宋辭餘光一掃,微微眯眸:“他們互相戴綠帽,墳頭齊長草,她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她斂回視線,就見到樓梯間裡一個女人堵住霍慕沉,並狠狠威脅:“宋辭有什麼好,你心甘情願做她的情人!她有老公還勾引你,這樣女人有什麼好!”

宋辭躲在牆邊,探出半隻耳朵偷偷聽。

“我拍到你們接吻照片,你要是不同意做我男朋友,我就把照片放到網上,讓所有人都看見宋辭真實麵目。”女人無比嬌氣蠻橫的道。

宋辭聽得又探出半邊臉,好看的秀眉擰了起來:“我老公和我接吻,關你屁事!不過霍慕沉的身份,不會被髮現了?

她要不要出麵,或者是劃清界限,裝作不認識?”

霍慕沉餘光掃過,黑眸精準的捕捉到躲在牆後的小女人,眸光微淩,邁起筆直的長腿就朝樓梯間上走去,一直到宋辭麵前,才抬頭摸了摸她的頭,暗啞低磁的嗓音裡夾帶絲絲扣扣的危險:“很好看?”

宋辭舉起雙手,無辜的撅起嘴巴,斜睨兩眼憤憤不平的女人:“不好看,不想看你被人告白,你是我的!”

說完,宋辭便踮起腳尖,隔著黑色口罩,連親了幾下他的唇。

霍慕沉被她吃醋的小動作愉悅道了,他長臂一伸將宋辭推到牆壁上,低頭就吻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