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嫣然!”

宋辭直接掐斷了她的話,冷冷斥道:“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喜歡陸懷可了!

而且,既然你明知道我有未婚夫,還讓我去給你們送信,原來你是打著要撮合我們的心思,怪不得後來陸懷可向我告白,說既然得不到你,就拿我當替身也可以。”

呼——

驚天新聞!

“姐姐,我不明白,你在知道我和霍慕沉有婚約情況下,還把我推給其他男人,是什麼意思?”

還能是什麼意思?

眾人細細一想,再看宋嫣然眼神都帶著鄙夷的味道。

他們之前可是看過新聞,宋嫣然曾想代替宋辭嫁給霍慕沉,隻不過霍家根本就冇有看上她,所以……如果宋辭和陸懷可在一起,那豈不是她就可以得逞了?

好狠毒的心思!

宋嫣然被駁斥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隻能狠狠瞪著宋辭!

陸懷可站出來,維護宋嫣然:“宋辭,你少在這裡撒謊!嫣然隻不過都是替你做事,你開房,藉著嫣然的名義勾引我去,還有私奔……”

“好了不要說了!”

宋嫣然目光隱深,斥住陸懷可說得更多。

他們說得再多,隻會更加毀了自己的名聲!

宋辭心裡冷笑,卻表現得佯裝不知:“我冇有啊,我都不知道啊!

而且陸懷可你該感謝我纔對,要不是藉助我,你也不會錯過嫣然,是不是!”

其實她有去過,但每次冇到地方,都會暗搓搓被人弄回去!

至於陸懷可和宋嫣然,他們什麼時候勾搭上,宋辭並不知道!

不過宋嫣然和每個男人在一起,都是第一次!

眾人見宋辭茫然無措的神色,立刻信以為真:“嗬嗬,肯定是宋嫣然為了把自己妹妹推給陸懷可,特意做出來的,然後再自己嫁到霍家,畢竟眼睛不瞎的人都知道嫁給霍慕沉要比嫁給陸懷可強一百倍!”

“不,是壓根冇有可比性!那是m&r總裁,好不好!”旁邊人立即附和。

宋嫣然眸子滋滋冒火光,怨毒的目光直直穿透宋辭,恨不得在她身上多戳十幾個窟窿!

她深吸幾口氣,又道:“小辭,我明白,姐姐都明白你的好心,現在我和懷可在一起了,成全你和霍慕沉也好也好。”

這是什麼話?

霍慕沉喜歡過宋嫣然,宋辭纔是巴結上霍家的人?

宋辭一聽,臉色倏地冷沉,冷漠釘著宋嫣然:“錯,這不是叫成全!我本來就和我老公在一起二十年,你頂多叫不自量力的退出!”

霸氣!

宋嫣然見宋辭露出強勢一麵,她就越發柔弱:“小辭我知道你恨我,不開心我和媽媽到宋家,可是我也想爸爸啊……”

宋嫣然表現得像個無辜可憐的小女孩,但賠上一身服飾,有些格格不入。

宋辭懶得和宋嫣然周旋:“難道我該開心嗎?”

“……”

宋嫣然一怔,宋辭怎麼不裝軟弱了?

宋辭邁步走上前,到她麵前,用著讓在場人全都聽清楚的聲音,一字一頓道:“我爸爸和媽媽結婚三年,可我媽媽剛去世不到兩個月,爸爸就帶回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姐姐,而這個姐姐隻比我大兩歲……

難道我要歡天喜地將一個我都不認識的兩個陌生人迎進本來幸福的家庭嗎?

還要我叫你姐姐?”

宋嫣然臉色一白,囁喏著唇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你想爸爸,我現在都讓給你了啊,我已經從宋家脫離出去了。”宋辭冷冷勾起唇角,直視宋嫣然倉皇又惡毒的瞳仁,緩緩道:“用我媽媽的錢給你捐樓,彆把私生女和你母親說得太高貴……你母親完全可以不勾引有婦之夫啊!”

是啊,她的出生本身就是錯!

但是冇有宋辭,她纔是正經八經的宋家千金!

憑什麼宋遠城要娶唐詩,讓她當私生女!

既然娶了唐詩,為什麼又要和她母親勾搭在一起,讓她從宋家千金一落就成為見不得光的私生女!

一切都是唐詩的錯,都是宋辭的錯!

唐詩當初就該死!

宋辭也是!

宋嫣然被人揭開身世,又聽到周圍竊竊私語的罵聲,精緻的麵孔裂出猙獰:“宋辭!你為什麼要暗暗欺負我!”

“不,我是理直氣壯,光明正大的欺負你!

你搶走我成績,我為什麼不能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成績!”

“你撒謊!成績都是我自己的,分明是你盜用我的成績!”

宋辭臉色沉了沉,她需要盜用她連大學都上不去的分數線嗎?

她眯了眯眸,剛要說‘馬上就會讓人見到真相’,旁邊就爆出驚呼!

“唐城董事釋出新聞了!”

“唐城董事以個人名義釋出出來,他當初的確識人有誤,才縱容何美萍偷偷挪用唐城的錢去把宋辭和宋嫣然的成績互換,包括中考和高考成績皆是互換。

宋遠城為了彌補宋辭,也為了做一個唐城的好榜樣,宣佈和宋嫣然斷絕父女關係!

但是宋嫣然在唐城依舊保留職位,繼續負責南區項目。”

底下還爆料出宋辭和宋嫣然當年的高考試卷,都有字跡可以考證,以及何美萍當年的賄賂證據!

一波又一波,完全就是石錘!

況且又是宋遠城親口承認,絕對不會錯!

真是不要臉,搶走人家爸爸,還拿走人家正派千金媽媽的錢去賄賂學校,真是全天底下都找不出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真是,打臉就像龍捲風,來得太快!

總是讓人措手不及!

左啪啪,右啪啪!

宋嫣然剛說出成績是自己的,就直接被宋遠城賣了。

她臉火辣辣的疼,比宋辭直接扇她兩巴掌還疼,咬牙切齒道:“宋辭,是你做的,你威脅爸爸做的!”

宋辭也在震驚中,但一想到昨晚霍慕沉和宋遠城的對話,心裡美滋滋的。

肯定是霍慕沉!

隻有她的霍先生纔會順應她心思,幫她鋪好路!

她想:“霍慕沉本來就冇有在乎她什麼名聲,或者有什麼不好,但她想要洗白自己,重立學霸人設,霍慕沉才暗搓搓替她出手!”

老公真好!

在帝凰酒店的霍慕沉冷眼看到網絡上的新聞,唇角勾起邪邪的弧度:“他老婆,隻能他說,旁人一個‘不’字都說不得!”

宋嫣然在被石錘砸下來瞬間,迎接她的又是以許涼州名義作為校方代表對宋嫣然的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