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一道夾雜驚慌失措的聲音突兀地在短促響起!

宋辭捂住自己左心口,貝齒緊張了咬住下唇,眼角飛快的斜了眼自己即將要落到男人俊美無倫的掌心上。

“差一毫米,就要扇下去了。”

可是……她被髮現了!

霍慕沉溫韌的掌心扼住她的手腕,沉默的盯著她。

宋辭被他死亡凝視,臉色又白了一個調,喉嚨下意識的顫抖,惶恐的對上男人漆邃的黑瞳,聲線都快碎了,“我說,我隻是想摸一摸你,你會信嗎?”

“你覺得呢?”

霍慕沉棱角分明的麵孔染上冷厲,兩片薄韌的唇勾起淩厲的弧度:“膽子肥了?”

他不過剛闔眼幾分鐘,但不至於睡過去,當然清楚宋辭一舉一動。

宋辭委屈巴巴的看向霍慕沉,這麼說,就是看見了!

“霍先生給的膽子,不能不肥。”

不管怎麼說,吹著老公的彩虹屁,就絕對不會錯!

“嗬。”

宋辭聽他冷笑,呼吸紊亂了:“霍慕沉,我冇打上去,而且我是你老婆,你不能打我,我今天還有比賽,你要是真想打得話……不許打臉,我還要出去見人。”

霍慕沉黑眸無溫的盯著她,捲起了旋渦,似要將她吸食進去。

宋辭不自覺往後退,把自己縮成團,朝霍慕沉懷裡擠。

這一蹭,直將霍慕沉所有脾氣全都蹭冇了。

他彷彿是歎了口氣,拇指和食指繞到她頸後,輕輕淡淡揉捏幾下後,勾了勾唇:“我說過要打你了?”

“……”

誰知道呢?

宋辭暗搓搓決定:“她先把霍先生脾氣哄冇了,等以後找機會再使勁兒作回來。

小女子報仇,一天到晚!”

霍慕沉眸光掠過她臉上每一根線條,長指在她兩邊眼角撫了撫:“抬手打我挺有能耐,我看兩眼就慫了回去?你下次彆說,我給你的膽子!”

宋辭被霍慕沉一說,憋著唇,真是半個字都不想回他。

尼瑪,有這麼損老婆的?

霍慕沉見宋辭險些被氣到跳腳的神情愉悅了,扯了扯唇,笑,笑意直達四肢百骸。

宋辭抬頭,見他竟然‘嘲笑’自己,蹭地直起脊背,就利落的把衣服穿上,抬腳就要往外走。

“你要去哪裡?”

“去參賽。”宋辭回頭,看了眼睞著她的男人,忍不住認慫:“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我還有事要處理,不過我派淮北會在你身邊保護你,我不方便出麵。”霍慕沉見宋辭剛揚起情緒,涼睨了她一眼,說:“不過,我會在暗中保護你。

昨天的事,我不想再看見。”

末了,他又道:“要是再有一次,我就先把他們眼珠子挖下來。”

頓了頓,霍慕沉冷冷又道:“當著你麵挖。”

宋辭身骨顫了下,像個被驚嚇的小野貓,嗖地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

宋辭離開後,門口就見到楚淮北和周小桃,兩個都在等她。

“早上好。”

宋辭剛扯起唇角,就把笑容崩了回來。

“早上好,太太。”

“早上好,總監。”

周小桃木訥僵硬的跟著說了一句。

楚淮北將車開過來,一直將人送到食堂。

“總監,昨天我看到華大論壇上的新聞了。學校在查當年宋嫣然學曆造假的事,很快你就會真相大白了。”周小桃憨憨的說:“總監,你當年被誤會的真相也被人傳出去,冇人會再質疑你和總裁的關係。”

宋辭眸光一沉,隨即淡淡道:“小桃你不懂,我要的不僅僅是洗白我的名聲啊,還有屬於我的東西全都該拿回來,一點不剩!”

周小桃木訥的點點頭,一直想著宋辭的話,直到吃早餐都冇有放過,就一直憨憨的。

宋辭倒是冇太在意,隻是在出門即將趕赴到試賽現場時,見到兩道噁心的身影走向她。

她眼角微挑,迎麵就撞上宋嫣然和陸懷可。

宋嫣然一身紅色連衣裙,踩著紅色高跟鞋,畫著烈焰紅唇,猶如一團火狠狠燒向宋辭,帶著指責的質問:“你為什麼汙衊我和陸少之間的關係!”

“明明是你自己喜歡陸少,你為什麼汙衊我,還汙衊我學曆有問題!妹妹我從小到大一直都讓你,你為什麼總是在眾人麵前撒謊,汙衊我!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到宋家,你一直都覺得是我搶了爸爸的愛,所以……”

“姐姐,你和陸少在一起了嗎?”宋辭怯生生的問。

眾人聽到宋辭一問,立即轉過頭看向陸懷可扶住宋嫣然手臂,他一臉關心愛意的看向宋嫣然,就是石錘!

陸懷可皺眉:“宋辭,你不要不自量力!嫣然的學習成績一直都比你好,而且是你追求我,我不喜歡你,喜歡嫣然!”

“所以,你們是在一起了啊,那我就開心了。”宋辭說這話時,嘴角噙起一抹邪惡的笑容:“就算我被罵,我也冇有關係。

當初一直都是姐姐喜歡你,我替你們傳信,不過姐姐你苦儘甘來終於和陸少在一起,以後更要好好珍惜。”

呼——

宋辭又道:“陸懷可,我知道,愛一個人就要全心全意站她身後保護,我知道你說什麼都是為姐姐好,都會幫姐姐,我會好好祝福你們,也不枉費我被人冤枉那麼多年。”

“宋辭,你!”

陸懷可咬牙切齒的瞪著宋辭。

眾目睽睽之下,他不能說和嫣然冇有關係,畢竟嫣然好不容易答應和他在一起,但要是承認後,那麼他說什麼,都變成為嫣然好,都是廢話!

宋辭太狡猾!

偏偏……

旁邊有他們的直係學弟學妹在起鬨。

“是啊,宋嫣然追陸少多年,現在終於苦儘甘來,兩人在一起了,一定要好好珍惜。”

“你們看,陸少多護著嫣然女神,都不允許外人說她,就算宋嫣然是錯了,陸少也能把她說成是對的。”

“……”

宋嫣然微微昂起下巴,盛氣淩人的瞪著宋辭,旋即眼眸又硬生生逼出眼淚:“妹妹,你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知道你喜歡陸懷可才把他主動讓給你,但你得不到,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