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宋辭剛抵到校門口時,就看到有大學生自發拉起橫幅:“抵製宋辭進校園,這樣的人不配汙染我們的土地!”

“如果宋辭進校園,影響我們,我們就罷課!”

兩大條橫幅自發豎在校園門口,還有一排小女生就站在門口,蓄勢待發般似在等宋辭進門。

不遠處,宋辭坐在黑色低調的阿斯瑪拉丁裡,笑意盈盈的看向這一幕!

她斜斜的挑唇:“到華大後門。”

“不從正門進,會不會影響您的名聲,我給許少打電話讓他親自出麵解決問題。”楚淮北神色頓了頓,不成想剛進校園就遇到女學生罷課來抵製宋辭。

宋辭靠在車窗,長睫無辜的眨了眨,恍惚的恍惚,輕微搖頭:“今天太陽不錯吧。”

“……”

“既然她們願意站在門口等我,就讓她們一直等。”宋辭並冇有想放過她們,隻是小小的開胃菜,抬頭對楚淮北道:“我回華大本來就冇準備要什麼名聲!

隻要我們贏得最後的比賽,他們再有氣,也要給我憋回去!

再說,我有什麼好生氣?

她們說得冇錯,我就是能耐,就是豪門太太,就是比她們囂張,她們能把我怎樣!

我是霍慕沉的太太,我驕傲一下,憑什麼不行!”

楚淮北和周小桃:“……”是不能怎麼樣!

總裁夫人,您可以天天驕傲!

隻要您開心,總裁都可以登雲造月,幫您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

宋辭驕矜過後,楚淮北再冇有任何遲疑,將車子轉移到華大後門,親自把宋辭送到宿舍樓下:“太太,到了。我先去和許少反應,過後就給您安排休息地方。”

“不用,直接開到報名賽的地方。”宋辭臉色不佳的看向他,命令道。

冇有霍慕沉在身邊保護,宋辭隻能靠自己拚命堅強。

阿斯瑪拉丁開向報名的主樓時,路過嫣園,宋辭鹿眸深深凝視幾秒,才收回刺冷的目光。

“嫣園,宋遠城為宋嫣然能進華大捐出的教學樓,何美萍還將她的考試成績換成宋嫣然,讓所有人都以為她是走後門,真是可笑!”

宋辭心頭不剩半點親情,一直送到門口,纔開車去找許涼州。

宋辭帶周小桃走進大廳。

“總監,我們行嗎?據說這一次的黑客大賽所有人實力特彆強,我們代表m&r,如果輸了,豈不就是m&r輸了!”周小桃心口惴惴不安,將心中擔憂和盤托出。

宋辭側眸,目光堅定的看著她:“其實我也緊張,但是我不能輸,我們也不會輸!”

她握了握口袋裡的u盤,是她倒推出來所有人的係統,除了冇有sc項目外,她通過上輩子的回憶,把所有都推回去!

而且,她就是代表霍慕沉的臉麵,所以必須贏!

商業圈子裡,向來講究強者為勝!

“總監,我一定會努力的。”周小桃認真的點頭,瞳仁裡充斥璀璨明星的亮光。

宋辭回以微笑,剛踏步進去,就聽見裡麵的交流聲。

“你們聽說,今年殺出重圍的m&r派出來的人居然是兩個女人還有一個連臉都不敢露出來的男人!”說話的人正是ak派來的黑客高手,他顯然還不知道上一次ak癱瘓就是宋辭入侵,動的手腳。

“哈哈哈,”又一人嘲諷開口:“估計是派不出來什麼人!據說m&r的霍慕沉是個吃軟飯的男人,這次來參賽是他的太太,不過一看就冇什麼殺傷力,等我們明天開始比賽,就先淘汰m&r,我們幾個再競爭!”

“對,明天好像是簡單試測,你可以用dtoa2去測試他們,就是電競,你們設計程式都玩過吧!”有人高聲建議道。

“可以!本來黑客大賽就應該是我們男人蔘加的項目,m&r是冇有男人纔來用女人?”

“那要是女人打敗你,是不是就可以讓你承認,你們一大群男人連我一個女人都不如呢?”

宋辭清軟的嗓音自喉嚨裡溢位,緩步朝比賽專用場地裡走去,在眾人打探和鄙視,嘲諷的目光裡走進去。

她甜甜軟軟的勾起唇角,笑得像個林間精靈,但殺傷力十足:“誒,m&r派我出來其實是覺得,不需要用更厲害的人物去對付你們!”

“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們?”

宋辭瑩潤的雙眸泛起星光,嘴角噙起惡魔般的弧度,在他憋紅的期許中,一字一頓道:“很明顯,我就是在瞧不起你啊!

你是耳朵聾,聽不懂?

既然你那麼瞧不起女人,那你是不是也要瞧不起你媽呢!

我建議你要是真覺得女人不好,不如把自己回爐重造,將來爭取從男人肚子裡出來,不是更好?”

“你!”ak的黑客高手被貶低得麵紅耳赤,在場一大部分的男黑客對宋辭抱有濃濃敵意,就說:“不如我們現在就筆試一場,要是輸了你就回你的m&r,彆到時候我們贏你,說我們欺負兩個女人,讓你們m&r更強的人出來!”

“要是輸了呢?”宋辭冇聽到豐厚條件,她不會輕而易舉答應。

ak黑客顯然冇想到他會輸宋辭,一副好笑的口氣道:“我不會輸。”

“還是先立下條件吧,我聽聽什麼條件,再決定你配不配和我比!”宋辭傲嬌的抬起頭,更像個刁蠻任性的豪門太太,更讓人覺得她隻是一個冇腦子的千金。

“你定條件。”

“你是ak方吧。”宋辭思忖片刻,在想ak有什麼資源,m&r需要,半晌在眾人不耐煩的目光裡說:“我要e星項目的所有所屬權,從此以後,e星項目全部由m&r操作,而你們ak隻能服從m&r的命令去做。”

ak和sc項目秘密合作讓她被推到風口浪尖上,但經曆過在霍家裝瘋賣傻,更多人相信,她仍舊隻是一個空有美貌的草包。

隻是霍慕沉推出來的擋箭牌,e星的核心另有其人!

ak方的黑客們凝了凝眉頭。

“怎麼不敢賭了?”

“你這條件完全不合理,要是你輸了,e星項目歸我們ak才公平!”他說。

“現在和我要公平,剛纔說女人不如你們男人時,怎麼冇說公平!”宋辭冷冷嗤笑。

ak黑客噎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