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拿著口紅揣到口袋裡,跟緊霍慕沉身後就走出去,一直到邁巴赫裡。

“霍慕沉,你怎……”

她後麵的話,被霍慕沉輕飄飄一掃,嚥了回去。

霍慕沉拽緊宋辭,低沉的語氣裡有警告的冷意:“往後想要什麼,我會為你專門定製,不用再挑。”

宋辭不傻,當然能看出來霍慕沉有些許鬱怒,雖然猜不透,但也能感覺到有些不妙。

她心口惴惴不安,什麼都冇說,隻是安靜坐在副駕駛上。

霍慕沉明白她太聰明,肯定會察覺出來,隻是開車的速度越來越快。

宋辭看向車窗外倒影的風景,是去霍園,而不是到m&r。

她禁不住開口問道:“不是回去工作?”

“我送你回家,m&r出了點事,我需要緊急回去。”霍慕沉凜起寒眸,麵不改色道。

他剛纔出來的確有些著急,但也是接到m&r發來的訊息,霍氏在利用他的名義收攬資源,而霍董在籌備陸子衍和蘇雪凝的婚事。

上一次,他和小辭的事已經讓陸子衍把婚事搭出去一次,絕對不能讓霍席深把婚事公佈出去!

霍席深對宋辭是什麼想法,霍慕沉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回去處理難保看不住她,要是再被有心之人抓走她,他難以保證會不會直接切斷霍氏全部根基!

隻是到時候,華城嚴家獨大,他要專心對付嚴家,不能很好平衡華城勢力!

思及此,他薄唇捲起,內心慢慢說:“慢慢來……嚴家要和霍氏一起倒下!”

……

車廂裡泛著逼仄的氣氛。

宋辭並不敢想太多,說太多,擱在雙膝上的手不斷交叉握緊,下意識握出一把冷汗。

剛過下午,華城的天卻從晴天驟然烏雲密佈。

霍慕沉把車停在霍園門口,宋辭看到原來的辭園也改成霍園,不禁詫異起來。

“小辭。”

他看著宋辭精緻的臉,神情銳利:“乖點,我去公司,你先乖乖在家等我。”

宋辭臉色微冷:“霍慕沉,你知道什麼是夫妻嗎?”

“……”

“夫妻就是兩個人無論做什麼都會無條件相信彼此,互相攙扶走到老。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突然送我回來,但是我想,你應該是擔心我會受到傷害。”

宋辭理智分析。

霍慕沉一怔,對宋辭繃著臉,一般正經的模樣,萬般無奈:“陸子衍要被訂婚了,霍氏秘密用m&r旗號去收攏資源,就算我再怎麼阻止,都無法阻擋,霍氏和我的血緣關係,即便我們利益上萬分瓜分開。”

“什麼!

也太不要臉了!”

宋辭驚呼。

“小辭,我不確定三房對你做過什麼,但是和霍董脫離不了關係,兩件事情疊加,我可能會應付不過來。”霍慕沉坦然道,他願意在宋辭麵前露出軟甲,也願意承認他隻是一個普通男人,一個需要妻子安慰的男人。

宋辭立刻明白他什麼意思,利落的下車:“我明白,我相信你。”

她會是他的好妻子。

霍慕沉在擔心她被霍席深盯上,雙重壓力壓上來,他難免會分心,擔心她的安全。

“恩,在家乖點,恩?”

“你快點去吧,要不然陸子衍一會就被訂婚,他指不定要哭成什麼樣。”宋辭好看的秀眉拱成拱形,催促道。

霍慕沉在宋辭眼神裡看到濃烈的擔心。

他家小辭,真是長大了。

他從車窗裡伸出手,摸了摸宋辭的頭:“乖點,我處理完事情就回到你身邊,陪你。”

說完,霍慕沉安排幾個保鏢將宋辭送進霍園,再將人安全守著。

等邁巴赫消失在視線裡,宋辭纔跟著保鏢回到霍園。

她在彆墅客廳裡坐立不安的刷著手機上新聞。

管家端來一杯檸檬水,又把小黑貓放到宋辭腳邊:“太太,喝點水吧!”

“謝謝林叔。”

宋辭道好。

突然……噔噔噔!

一條新聞彈了出來!

“m&r集團副總陸子衍和蘇家千金蘇雪凝訂婚!”

圍脖是霍氏集團以霍家名義釋出出來,言外之意就是陸子衍和霍家有不可脫離的關係!

陸子衍在m&r工作,卻以霍家名義和蘇家訂婚,那不就是說m&r還是和霍家有絕對不可分割的機會!

霍席深在拉回霍慕沉!

用的還是這麼卑劣的手段!

霍席深不喜歡她,卻堂而皇之的享受著她的嫁妝,和唐城帶給他的利益,還時時刻刻想要她的命!

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

宋辭眉心一蹙,坐在沙發裡繃緊脊背線條,但比她還氣憤的人卻是醫院裡的霍殷離!

霍殷離看到手機上的新聞,驟然將手機砸到牆角,白色亮光螢幕閃爍兩下後便倏地暗沉下來,螢幕上爬滿斑駁不一的蜘蛛網。

劈裡啪啦!

刺耳的聲音將門外的徐麗和霍欣欣惹耳。

徐麗一推門進去就看到霍殷離掙紮著要從病床上撐著病腿走下來,立馬將他攔住:“殷離,你這是要做什麼?

醫生說你的腿還冇有完全好,你現在不養好,你的腿……”

“媽,你現在還騙我!

醫生都說我的腿一輩子都站不起來,就算能站起來也是個跛腳,你覺得我這樣,爺爺會將最高決策人的位置交到我手裡!”

霍殷離指著牆角被摔得屍首分離的手機,對徐麗怒吼:“陸子衍就是個賤種,不是霍家人,憑什麼能當上m&r的副總,還能娶蘇雪凝!”

徐麗也是剛聽說此事,但是她也冇辦法。

“殷離,這件事情你先冷靜,你先養好腿。”徐麗安撫霍殷離,道:“媽媽肯定有辦法不讓三房好過,這是霍席深想拉攏蘇家的手段!”

“三房心狠手辣,就連我的腿也被他害慘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霍殷離無法控製內心的妒火,房間裡躁鬱的氛圍冷得讓人發寒,就連霍欣欣也被凍得想拔步離開,隻是被霍殷離如毒蛇般的眼神緊緊盯住,一步都不敢挪動,隻能牢牢的被釘在原地。

徐麗生怕霍殷離腿壞了,霍席光在外麵找一大堆小三來取代她二夫人的位置。

“殷離,你先稍安勿躁。”

“我要怎麼稍安勿躁!我從小就喜歡蘇雪凝,雪凝怎麼能嫁給那個雜種?”

霍殷離怒吼,吼得剛巧路過的步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