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醫院。”宋辭答。

“我過敏,況且lk創立,冇有可靠的人在身邊,隨時隨地都要麵臨競爭對手暗害。”霍慕沉聲線醇厚,多了絲寵溺。

宋辭應了聲:“霍董,都不會幫你。”

“我在擺脫他。”霍慕沉收拾好東西,踱步到宋辭麵前,抬手揉了揉她腦袋:“他用你威脅我,隻有擺脫他,你才安全回到我身邊。”

宋辭掌心微抖,臉頰控製不住的俏紅,原本擔憂的烏雲也被陽光去驅散開!

收拾好東西,霍慕沉並冇有和宋辭吃早飯,而是先給霍慕沉做全身檢查,確認身體冇有問題,隻需要多休息後,才放心離開。

宋辭被霍慕沉大大方方牽手,瞬間被抬上熱搜。

霍慕沉帶宋辭去帝凰吃飯。

他按照他家小辭口味去點菜。

宋辭理所應當享受老公的伺候,刷著手機資訊,突然……“咳咳咳!”

“慢點吃。”

霍慕沉深毅的麵龐沉沉緊繃了起來,冷眸深斂,瘮寒的訓斥宋辭。

他手環到她肩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從她手中奪走手機:“以後吃飯,不許再看手機!

手機上有細菌!”

宋辭小心臟便是一抖,輕抖著脆冷嗓音:“嚴立程在獄中自殺了,你說是不是……”

“彆多想,和我們冇有半點關係。”霍慕沉目光暗了暗,陰鶩的男聲沉沉從唇裡滑出:“咎由自取!”

宋辭冇想到過在爭奪中會有人死,她唏噓一聲。

“害怕?”霍慕沉冷意的眸子擴散出陰寒:“嗬嗬,小辭……他們無論如何,都活著走不出來,明白?”

“……”

“怕我?”

霍慕沉一隻手抬起她下巴,源源不斷的冷意從他促狹的長眸裡冷散而出。

整個包廂裡陷入嚴冬,被厚重的冷氣流覆蓋著。

“小辭,彆露出這樣的神色,我不喜歡。”他眯眸盯緊宋辭,嗓音鈍鈍道。

宋辭咬唇:“我冇有。

我隻是在想,我有冇有得罪過嚴白川?”

“恩?”霍慕沉收回長指,斜肘在桌麵,問。

“他能動嚴家大房,是不是也就能動我?他幫助過蘇家,太過狡猾算計我們,以後會不會像對嚴家那樣,對我下手!”宋辭說出心裡擔憂。

要知道上輩子,在她記憶裡,嚴白川也幫助了蘇雪凝!

蘇雪凝害得她半死,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她眼底濃墨越發加深,抿了抿唇:“霍慕沉,你要保護好我,我不想再被人拖進小黑屋裡了。”

每次被拖進去,就打個半死!

霍慕沉微眯眸,一抹精芒從眼底掠過:“你想起什麼?”

宋辭淡淡搖頭,咕噥一聲就低頭吃飯。:“冇什麼。”

“恩,我保護好我家小辭,我的小辭保護好我們的寶寶。”霍慕沉安靜且溫柔的看向宋辭慢吞吞吃飯,心臟某個位置便剋製不住的柔陷,軟成一灘水。

宋辭吃的是早午飯,美味的東西劃過舌苔,讓她滿足得眯起眼睛。

果然霍慕沉還是最瞭解她口味。

味蕾得到滿足,宋辭心口慢慢都是大太陽,就吃得很飽很飽的,像個小孕婦似的,癱坐在椅子裡。

比起宋辭狼吞虎嚥,霍慕沉可不謂是優雅從容,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是矜貴公子風範。

宋辭看著看著,竟是看入了神。

直到一抹黑影猛地從頭頂灌了下來。

宋辭才猛地驚醒!

可她往後再退已經來不及了。

下巴一緊,被抬起,薄冷的唇貼到粉嫩的唇上。

宋辭瞳仁微廓,左胸膛心口處‘撲通’狂跳起來。

隨著他深吻纏入,宋辭一雙小白手不自覺揪緊他黑色襯衫。

霍慕沉看著宋辭呆萌又乖巧的模樣,情不自禁的撫起她滑嫩的臉蛋,溫熱的指尖滑到她白皙耳垂,揉撚著。

這個吻,陸陸續續持續了二十分鐘,他才放過宋辭。

宋辭張著紅唇微微喘息,鹿眸裡撐滿暗色。

霍慕沉看向她情動,捂緊自己心口,忍不住勾起唇角:“起來走吧,我有驚喜,恩?”

一聽驚喜,宋辭舔了舔殘餘他餘溫的舌尖,被蠱惑著抬頭:“驚喜,你給我的?”

“恩,乖。”霍慕沉帶宋辭離開,路上對她說:“小辭,黑客大賽,準備得怎麼樣?”

“我在看專業書啊,老公要親自上陣指導?”宋辭歪頭,眼眸彎彎,帶著甜滋滋的味道,問。

“不是要靠自己?”霍慕沉隨意轉著方向盤,黑色內斂的邁巴赫駛向商場。

“可是我靠我自己,不行啊。”宋辭盯緊他認真的側臉,輕聲試探:“不如你就告訴我,第三個名額是誰?我做出來的程式也好找他討論,不是?”

“想做喬木,這些我都不會告訴你。”霍慕沉斜睨一眼,讓宋辭欲言又止。

她咬了咬唇,又讓霍慕沉揶揄的笑了:“確實不能告訴你,他最近有工作在身,還要陪他妻子,等他忙完再來參賽,恩?”

他想:“他的小辭還是太過單純,也不需要知道太多,就這樣一輩子在他保護傘下就好。

小辭想做喬木,那他就讓m&r發展得更大,為她撐起一片更大的天空。”

宋辭一聽,連忙搖搖頭:“還是不要了,有老婆的人,我不想惹。”

“不想見?”霍慕沉長眸深深睇他一眼,就見到門口斜倚著,‘花花公子’陸子衍正半痞的朝四周看去。

“不想見,上次和小九吃飯,池也每次一見麵恨不得殺了我,有老婆的男人都惹不得,我還是避避嫌比較好。”宋辭並不想她名聲有什麼損失。

她倒不是怕自己有什麼不好,隻是不想讓自己成為有心之人拿捏成霍慕沉的把柄。

她隻能強大,再強大!

強大到要是誰敢用她威脅霍慕沉,她就直接親手滅了,再甩過去一句:“不服,給我憋著!”

“以後少和小九出去,遠離池家。”霍慕沉冷眉說道。

“恩,池也和嚴白川兩人是兄弟,我不會和池家有什麼關係。”宋辭莞爾一笑,滿心滿眼裝著的都是霍慕沉。

霍慕沉捏了捏鼻梁,無奈寵溺的笑道:“真不該心軟的。”

他長臂勾過去,將宋辭拽過來,溫厚的大掌捧住她臉頰,蜷縮廝磨著她唇瓣。

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