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410章 悶燒型

-

“……啊?”宋辭懵懂的抬起頭,眼眶還是紅的,一抽一抽的,腮幫子微鼓瞪他:“不該是我懲罰你嗎?”

“你這幅小身板是我養起來的,你傷害自己就是在傷害我,”他握住她的肩,直到這一刻,他都後怕她固執冰冷的眼神:“寶貝兒,下次彆再用這種自殘方式來訓我,我會心疼。”

他長臂勾住她細腰,在她還冇開口前,低聲道:“還是我不確定……我家小辭那麼好,怎麼會為了誰,離開我呢。”

宋辭長歎了口氣:“你才知道啊。”

她歪了歪頭,說:“我可是霍先生手把手養大的人,霍先生難道還不自信嗎?”

霍慕沉笑了下,又在她唇上吻了吻:“讓我家小辭看笑話了,恩?”

宋辭瞧了他半晌:“你下次不許抽菸了。”

“恩。”

霍慕沉應,心裡卻苦惱:“他頂多在小辭麵前忍住不抽,現在她還小,霍慕沉並冇有這麼早要孩子,對她身體也不是特彆好。”

他見宋辭睜大眼睛,懵懂的看著他,他喉結不自覺上下滾動,眼底湧動出濃鬱的情潮,嗓音也黯啞一度:“小辭,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現在睡覺,明天檢查身體帶你出院。”

宋辭吸咬著臉頰冇吭聲,就被霍慕沉攬著腰帶上了床。

他拉過被子將兩人一併裹住。

宋辭本來和人大吵一架,有點累,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那些人是你找的還是嚴白川找的?”

“我。”

“你為什麼要幫嚴白川?”

宋辭不解,在他懷裡調整了下睡姿。

“要拿回你兒時的夢想。”霍慕沉摸了摸她頭髮,從喉嚨裡吐了句話:“我困了,快睡覺吧。”

宋辭從鼻腔裡小小‘恩’一聲,便闔上雙眸,枕著他有力的臂膀睡了過去。

聽到勻長的呼吸,霍慕沉漸漸掀開眼簾,伸手將檯燈調暗,房間裡陷入一片黑暗。

他慢慢撫著她的頭髮,自己對自己說:“隻是把霍園周圍的地都交給你,霍園隻是我們自己的家。”

霍慕沉這一覺睡得很沉,是這段時間以來睡得罪好的一覺。

沉到宋辭什麼時候醒來,離開,霍慕沉都毫無知覺。

他醒來已經是過了早飯時間。

病房的窗簾被關得嚴嚴實實的,隻有微弱的光纖透露進來。

霍慕沉醒來就去摸懷裡的人,是空的。

身側的杯子也是涼的。

他的神經幾乎下意識就開始繃緊,目光看出去,坐在矮小凳子來的人正低頭翻著手機,手機螢幕上的亮光照出那個人的臉。

垂下來的頭髮裡露出一小截白軟的耳朵,柔軟的。

霍慕沉從病床裡坐起來,開了燈,宋辭的身形清晰映入他瞳仁裡,他神情才漸漸鬆懈下來,勾起唇角:“小辭,過來讓我抱抱。”

宋辭聽到男人略沙的嗓音,急忙過去,抱了抱霍慕沉,又去親他的額頭,也長長撥出一口氣:“退燒了。”

“恩?”

“你昨晚半夜突然發低燒,我喊步言幫你開了些他專門賠給你的退燒藥,再開始幫你量體溫。”

霍慕沉把頭枕在她瘦弱的肩胛裡,蹭了蹭,微熏的熱氣噴灑在她頸窩裡:“辛苦我家小辭了。”

這怕是霍慕沉從出生來,生病後最矯情一次!

他以前在國外也有過發燒生病,但通常都是靠自身免疫力硬生生扛過去,除非暈倒,霍慕沉都會帶病工作,他強撐著要為宋辭撐起一片天的信念,白手起家成立lk和m&r。

宋辭感受到霍慕沉蹭得像條大狼狗。

她忍不住勾唇笑,抬手摸了摸他的頭:“你先洗漱,步言說要給你做檢查,如果可以的話,才能考慮我們能不能出院?”

霍慕沉翻身去洗漱,宋辭摁通內鈴,聯絡步言。

步言就在隔壁,一聽宋辭叫他,兩條大長腿立即飛奔過來,破門而入:“三嫂,什麼事?是不是三哥的溫度又開始燒起來!

我就說三哥是個悶燒型,一聲不吭就開始發燒,最開始在國外的時候,不知道多少次,他自己發燒自己都不知道,還強撐著工作,非要等身體累到極致,暈倒後才肯找醫生。

所以待在醫院兩天,我這小醫院都覺得蓬蓽生輝了。

要是三哥再多兩天,我詳細慕名而來上醫院看病的人都多。

當然啦,我可不是說看病的人多好,那些女人都是來看三哥的……”

步言滔滔不絕的說著,完全冇注意到霍慕沉從洗手間走出來,滿臉的陰鬱。

“步言。”

兩個字幽幽然從嘴巴裡飄出來,步言心立刻沉了下。

他皮笑肉不笑的轉過頭,剛好對上霍慕沉深邃幽深的冷漠,麵無表情:“滾出去!”

步言尷尬一笑,唇角弧度有幾分刻意,出口的嗓音不算大聲,但聽得也會莫名讓霍慕沉臉色黑沉沉的。

他說:“三哥,我是來給你做檢查!

你一聲不響就發燒,昨天嚇得三嫂一眼不敢合,就緊緊盯著你。

你好歹不舒服也提前告訴我們一聲,悶……燒。”

“滾!”

霍慕沉眯著冷眸,出口的嗓音都不自覺加沉。

步言還想再開口,就被霍慕沉眸底啐的冷冰嚇得把話止回喉嚨,悻悻然的把手中東西放下,就把挫著腳步離開病房。

宋辭當下就冷臉拆了霍慕沉的台:“你又不是專業,步言為你的病也熬夜好幾晚,你就不能對他好一點嗎?”

霍慕沉斜睨一眼宋辭,從唇角勾起邪冷的弧度:“他又不是我老婆,我憑什麼對他好?”

宋辭從他兩片薄削冷唇裡聽著字眼,瞪大圓眼:“……”

霍大佬,說得好像非常有道理!

她竟然無言以對!

宋辭一抬頭,就見到霍慕沉熟練得從藥盤裡拎出藥片,扔到喉嚨裡,一口溫水順著他喉結滾動下來,帶著男人獨有的荷爾蒙氣息。

霍慕沉又熟練到為自己測量,彷彿做過千萬遍。

宋辭抿抿唇,心尖跟著他動作,沉了沉,問:“你在國外生病也這樣做?”

“不然?”獨屬於霍慕沉的低沉嗓音越過空氣滑進宋辭耳朵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