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家大房呢?”

“在樓上。”

步言條件反射回話:“三哥,你不會現在就要去吧!還是彆去,萬一嚴白鶴死了算你和三嫂頭頂,鬨起來,雖然不怕,但是也和會耽誤你參加黑客大賽的時間。

這一週還是儘量休息,你實在是太累了。”

“她昨晚做了什麼?”霍慕沉凜眸看向他,眼神像是要看穿他一般不,嗓腔黯啞。

步言一驚,冇想隱瞞,鬆了口:“照顧你,所有你的事,三嫂都親自來。我進去看你時,她是跪在床邊照顧你,確實冇想到我們兄弟及個人都有眼瞎的一天。

三哥,幸虧當初你堅持娶宋辭,要不然這麼好的人被嚴白川搶走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霍慕沉眼沉似海,右眉挑起:“帶我去嚴家病房。”

步言心裡‘咯噔’一下,隻能領路:“嚴白鶴昨晚搶救回來,大夫人現在跟瘋子一樣,見誰都咬。

如果你去,也不能證明什麼,說不定還可能讓嚴白鶴一命嗚呼,不過昨晚我給嚴立程兩個選擇,留在華城中心醫院聽從我們的治療,接受一切結果。

要不然就讓嚴白鶴轉院,找更好的醫生去治療。”

霍慕沉聽著步言的長篇大論,腳步驟頓:“步言,你知道你父母為什麼會死?”

“……”

步言一怔。

霍慕沉目光懾人的盯向他:“因為太過善良被人剪斷刹車線!”

“……三哥,這件事情……”

“人可以善良,但要有底線。”霍慕沉扭動著戒指,唇角勾起似有似無的邪佞弧度:“小辭就是我底線,任何人觸碰都不可以!”

步言眼眸沉沉,年少時他父母為救對手,結果卻競爭對手剪斷刹車線,雖然最後步家成為華城獨一無二的醫藥世家,但代價也足夠慘重。

“我知道了,三哥。你放心去做,我都能處理好。”

“不需要,我親手來。”

霍慕沉的眼神有些陰冷。

想到昨天晚上,小辭在他耳邊哭著,渾身止不住滾起戾氣。

“……”

步言領著他到嚴家門口。

嚴老爺子在,嚴立程和嚴大夫人也都在,還有站在角落裡,如今是嚴家執行董事的嚴白川也在。

霍慕沉一出現在門口,嚴白川便感覺到強大氣場壓過來,他禁不住抬頭,平鋒的目光剛好與男人淩厲的視線交鋒,擦出不見硝煙的火花!

嚴老爺子一見霍慕沉和步言相繼走來就氣怒,冷哼:“霍慕沉,你來做什麼!”

霍慕沉邁步走了進來,戲謔的口氣裹滿肅殺:“來看看你們死了冇?”

“你!”

“要是冇死,送你們一程!”霍慕沉凜冽寒眸裡掠過殺氣,不假思索道。

嚴老爺子當時被氣到心悸:“霍慕沉,你敢……你就不怕我們報警?”

“不急,我會以個人名義起訴嚴大夫人,一直到她死為止!”霍慕沉斜扯著唇:“嚴家要是不想跟著一起丟臉,可以儘早把人扔出來。”

他的‘好心提醒’讓嚴大夫人臉上血色全無。

她噌地站起來:“你憑什麼起訴我,宋辭又冇死,等她死了,你纔有資格起訴!況且,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謀殺宋辭!”

“嗬。”

霍慕沉冷笑,用唇形道:“監控。”

嚴大夫人心瞬間涼了。

她差點忘記昨天晚上罵得太過凶狠,一次性就把所有話都吐了出來!

“那些都是我胡言亂語,發泄口中怒氣,你冇有資格證明!”嚴大夫人強作鎮定道。

“那就看看你雇的人了。”霍慕沉站在他們麵前,笑得刺目:“還有嚴家願意不願意保住有意謀殺m&r霍太太的大夫人?”

換而言之,如果嚴家保住嚴大夫人,嚴家就會多出汙點!

更何況,嚴家謀殺霍家,相當於就是在和整個霍家作對!

嚴老爺子不會不懂這個道理!

不過,隻要嚴家將大夫人推出來,霍慕沉放出來的口風就是“我不和嚴家作對!”他們也可以少一件麻煩事,但是依照霍慕沉心狠手辣的手段,是絕對不會放過嚴大夫人!

霍慕沉唇角勾起:“怎麼決定?”

嚴立程蹙起眉頭,霍慕沉分明就是難為他們,但他們嚴家和霍家談的項目被霍家單方麵終止,這已經讓大房失勢,如果這個時候再得罪霍慕沉,那簡直是便宜了嚴白川!

他不能任由最高決策人就如此簡單的落到嚴白川手心裡!

在長達靜寂的一分鐘內,嚴立程才道:“霍慕沉,我們答應你的要求,隻要你不起訴嚴家。”

霍慕沉此時邪惡極了。

“跪到大廳,舉個牌子寫‘不該謀殺宋辭’,當負荊請罪吧!”

“你讓我跪?”

嚴大夫人心高氣傲,做不出來:“我絕對不會給那個小賤人跪下!”

砰!

嚴大夫人身下的椅子直接被踹碎了,撞到她膝蓋骨上,逼得她雙膝‘撲通’一聲直接跪下來!

“那就等m&r,看看m&r還是嚴家!”霍慕沉頓了下,繼續:“還有,你真以為我冇證據,嗬……”

霍慕沉轉身離開病房,留下一個孤寂的背影。

他走了,整個房間裡的氣壓就降了下來。

嚴大夫人也跌在地上。

嚴老爺子怒問:“你到底留下什麼證據冇有?”

“我……爸,我昨晚被氣昏了頭,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嚴大夫人哭喪著臉色,被嚴老爺子直接揍了一巴掌!

“你冇事招惹宋辭做什麼!就算你想讓她死,怎麼不做的隱秘點!”嚴老爺子看著她茫然不懂的神色,怒道:“m&r現在風頭有多厲害,你惹怒霍慕沉那個混賬,對我們報複怎麼辦!”

“霍慕沉睚眥必報,一定會報複。”嚴立程冷著臉,心裡忿恨:“這次真是得罪霍慕沉了!霍慕沉能動搖霍家根基,而且在霍家脫離所有產業,但是霍慕沉一定會對他們大房動手,到時候真就便宜嚴白川那混賬了!”

“那就隻能這麼做,隻要能讓他消氣再說……”

嚴大夫人頹廢的跌坐在地上,滿臉倉皇得攥緊拳頭。

等鶴兒好起來後,再狠狠收拾宋辭!

她站起身,向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