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珩看著兩人親密無間的舉動,怔愣道:“二房還對慕沉出手過,這個畜生,還做了什麼混賬事!”

頓了頓,他喉嚨乾澀:“你為什麼不說!”

“免您擔心,以為您能幫我護住我妻子,結果您讓我失望了!”霍慕沉冷笑了聲:“往後您也提醒一下,m&r無論在海內外都和霍氏冇有任何關係,在海外敢用我的旗號,就彆怪我不客氣!”

“大房在海外開拓市場,用的也是你的旗號?”霍珩突然發覺霍氏都在倚靠霍慕沉,一旦霍慕沉離開霍家,霍家就會支離破碎!

“您以為呢?

您最好提醒一下,我近期會收回我所有的資源。”霍慕沉摟住宋辭,輕蔑的笑道:“爺爺,我不和您說,是為了不想讓您擔心,更是有我和您的交易。

但是您現在都能給自己送棺材了,心理狀態都不錯。

我也做到交易裡的全部,所以您好好頤養天年。”

霍珩臉色一沉:“一群混賬!

霍家養了他們,居然全都依靠著你,還敢騙我都是他們自己做的!”

霍慕沉並冇有要怪霍珩,但也並不準備再和霍家糾纏下去!

“我會釋出新聞!”霍慕沉眉宇間有幾分不耐:“一會夜就深了,我就先帶人走了。”

話音剛落,就見到管家和林嫂拿著包裹,恭敬頷首:“先生,太太和您的東西都已經收拾好了,現在可以離開了。”

“恩。”

“車就在門外。”

管家道。

霍慕沉拉著宋辭朝外走。

末了,到門前,宋辭還是禮貌垂頭:“爺爺,我會時常回來看您,下去請您不要用這種手段,畢竟不吉利,而且我不會因為愧疚而委屈霍慕沉!

我對您孝敬,但是我愛霍慕沉,如果最後關頭一定要選擇,我隻會選擇霍慕沉!”

“走。”

霍慕沉不再給說話機會,直接把人帶走。

霍珩看向他們離去的身影,拳頭緊緊攥住,完全冇注意到躲在二樓欄杆後的霍欣欣!

她神色慌張:“爺爺要把霍家給三堂哥,那她哥哥怎麼辦?

霍家最高決策人的位置應該是她哥哥的纔對!”

……

門外,霍慕沉一直把人拽到車外的黑色低調的邁巴赫,直接把人往後車座上一推。

宋辭猝不及防後推跌在柔軟的真皮座椅裡,手乍然杵到座椅裡,緊接著就看到一張絕俊的臉朝她貼過來。

霍慕沉無視宋辭臉上的錯愕和眼底的淩亂,騰出一隻手在她臉上揉了揉,暗聲道:“再說一遍。”

“啊?”

宋辭驚目,抽動唇角,不知所雲。

“剛纔。”

霍慕沉明目張膽的提醒,低睨她倉皇的小臉。

宋辭紅著臉一下子把眼睛彆開了,傲嬌道:“不說!你不是說要告訴我真相嗎?”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他反問。

“所以爺爺真的是想要用我來留住你在霍家。媽媽說,霍家就是個巨坑,我們養活自己都不夠,憑什麼還要養活一群廢物!”宋辭有些慍怒,咬著牙道:“不養不養,m&r可窮了,老公的錢都隻能給我花,不能給任何人,反正我不同意!”

霍慕沉薄唇幾分邪氣的輕勾,視線在宋辭紅透了的側臉掃了圈,低聲說:“現在你明白,m&r對外為什麼說冇有資金運轉了,寶貝兒?”

宋辭神色恍惚,唇邊上揚的弧度越發明顯:“原來,你早就知道!”

“恩,我說過不急,今天過後m&r和霍氏冇有任何關係,我會讓老六抽回所有資源!”

霍慕沉挑動長眉,答。

宋辭抬頭看他冷毅的麵部線條終於有一絲放鬆,眼底的寵溺和愉悅顯得那麼真實深刻,完全無法忽略!

“你自由了?”

“恩,我隻屬於你!”霍慕沉聲音溫淺的回她。

宋辭情不自禁的抱住他脖頸:“是不是說,你可以不用養活霍氏一大家子了,我們不用再和霍氏有任何關係!”

“恩,不用養。

m&r原本就和霍氏獨立,隻不過霍氏暗中動資源會刻意和m&r聯上關係。”霍慕沉低淺的笑了,眼眸裡掠過一抹殺意:“所以從m&r抽走所有的利益,這一次……要全部吐出來!”

“那為什麼一直要等到現在!”宋辭不解,m&r足夠有實力早就脫離霍氏,卻遲遲等到壽宴後,才脫離。

“等到娶你。”

霍慕沉沉緩道:“如果早就離開霍家,你覺得我今天還會回來?”

他轉頭,臉繃了繃,呲道:“你不是想見爺爺嗎?

如果你不想,其實我會更早動手!”

宋辭:“……”

尼瑪,說得怎麼好像都是她錯了一樣!

她叫孝順,孝順!

“逗你的。”霍慕沉斜扯著唇角:“m&r之前不能太強大,我也不能把你放到身邊來,所以娶你之後,把你名字落到我們獨立的戶口本上,纔算徹底脫離霍家。”

“你不在霍家的戶口本上?”

“不在,你也隻在我的戶口本上。”霍慕沉黑眸攫鎖著她:“還有……你的撫養權也在我手中。

如果你冇滿二十歲,我不方便提前讓你暴露,讓你處在危險的環境中,恩?”

宋辭心尖密密跳動,臉紅得不像話:“那我也和宋家冇有關係了,對不對?”

“霍太太,你覺得呢?”

霍慕沉板著臉,問。

她徹底和宋家也冇有關係,身心還有名分都不再是宋遠城的女兒了!

如此一想,宋辭吸了口氣,緩釋了洗心下的浮躁和憤懣,烏黑的瞳仁轉了轉,仰頭看向霍慕沉的俊顏道:“霍先生,我隻是霍先生的。”

宋辭聲音細蠕,露出細小白皙的牙齒,帶了點撒嬌和開心,聽進耳朵裡,完全是軟噥撒嬌。

霍慕沉勾勾唇:“乖孩子。”

這孩子是他的。

隻是他的。

從身還是心,就連一根頭髮絲,他都不會分享給任何人!

霍慕沉絕對會把所有屬於宋辭的東西全都拿回來,讓她的全部都屬於自己!

“霍先生,我們回家吧。”

宋辭笑著催促。

霍慕沉唇角繃不住向上翹了點弧度,壓住她,問:“再說一遍。”

宋辭盯著他灼灼狼光,吸吸鼻子說:“我愛霍慕沉,也隻愛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