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霍慕沉微頓住腳步,回頭越過宋辭看向門口的人,臉色陡然被寒霜覆滿,唇無溫度的吐著冰冷的字眼:“爺爺,不如我帶小辭和您一起聊天,也免她擔心問我,如何?”

宋辭聽他話中深意,心意更涼:“最好不是……她真的會對爺爺失望的!

她徹底就剩下霍慕沉了!”

“慕沉,你怎麼和爺爺說話的!”霍席深話是對霍慕沉說的,但嫌惡的眼神卻對向宋辭,甚至覺得宋辭就是個掃把星,要不然他養出來的兒子,怎麼就圍著宋辭轉!

“我就這麼說話,您能怎樣!”霍慕沉把宋辭拉到身後,麵對一眾霍家人,冷冷的嗓音刺穿了過去:“要我和您也清算一下嗎!”

霍席深語塞。

徐麗落到霍慕沉手裡,肯定抖落出來全部的話。

昨天霍席光已經提交離婚申請,霍老爺子也同意了,現在正鬨呢!

霍慕沉目光淩厲掃刺到所有人:“還是要我提醒一下,你們是怎樣嘴臉,對我的妻子動手,恩?”

尾音被拖得長長的,危險極了。

霍慕沉握緊了宋辭的手:“你們該慶幸,我在國外被設計出車禍昏迷不醒,否則五年前的我可能不會容許各位站在這裡!”

五年前的霍慕沉,做事不夠沉穩,卻依舊狠厲無情,半點情麵也不留!

他骨子裡天生無情,被霍席深當成霍家未來的最高決策人培養,連自家人都敢動手,更何況他們還曾經對我出手過!

宋辭一驚!

他……撕破臉了!

和霍家撕破臉了!

她忽然想起來霍慕沉在他耳邊說:“我和霍家脫離關係。”

爺爺也會傷心吧!

她搖了搖霍慕沉的胳膊,卻被霍慕沉猛地拽到身側,重重摟到懷裡。

他掐住她肩膀,刻意壓製胸腔裡的怒火:“一群能對一個孩子動手的人,需要我用什麼態度對待你們!”

眾人默。

霍慕沉斜冷的目光掃過所有人,冷冷笑出了聲:“有能耐衝我來,我等著你們!”

“慕沉,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霍席深額筋跳動著不安,生怕霍慕沉會說出什麼!

在場人淩亂,唯有淡定的就隻有景連兮。

霍慕沉鄭重其事的站出來,一字一頓道:“從今天開始,我和我妻子,和各位利益冇有任何關係!

再有霍氏敢用我和我妻子的名聲去收攏資源,我不會放過!

m&r和霍氏從來也都冇有關係,我會全麵收複m&r留在霍氏所有的資源,各位等好!”

“你敢!”

“呼——”

眾人驚呼,而宋辭也瞪大眼睛,完全不理解!

就這麼撕破臉了!

霍慕沉不單單是站在霍家對立麵,而是正式向霍家宣戰!

……

氣氛驟然冷厲,壓抑到極致。

霍珩站在最前方,頭也不回的讓所有人都出去!

等到大廳退出去就隻剩下霍慕沉,宋辭和霍珩時,真正的劍拔弩張纔開始!

“哈哈哈,不愧是我孫子,這麼快就能看出來!”霍珩並冇有生氣:“我不過是想要這丫頭多陪伴在我身邊一陣子,而且我人到老了,也不怕什麼都不吉利的東西!”

宋辭撐大眼眸:“所以,真的是爺爺您自己送自己棺材!”

“您為什麼要這麼做!”

“您難道就是在利用我的同情心留住霍慕沉為霍家賣命嗎?”

“小辭乖點,這不適合你。”霍慕沉摸了摸她的頭,把人拉到背後,昂首就對上老爺子精明乾練的算計眼神:“爺爺,您想讓我對嚴家做什麼,不如直說。

我捨不得小辭受一點委屈,她孝敬您,您該知道。”

霍珩臉色冷哼:“你是不是準備今天脫離霍家!”

“是!”

“我就料到你要是從徐麗口中得知一部分真相後,就會脫離霍家!”霍珩冷哼,但並冇有真的生氣:“我人老了,還想看到我重孫子,這丫頭答應過我,我這麼做隻想把人多留在身邊一陣子!”

宋辭蹙起眉頭,讓她留下來,就直說好了,為什麼還要用這種辦法!

可,下一秒……

“我今晚就會帶她走!”

“是不是不管怎麼樣,你都會帶她走!”霍珩問。

“是。”

“那我不用這種辦法博取小辭的同情,我一個老頭子還能用什麼辦法!”霍珩很理直氣壯的問,好似很委屈。

宋辭眼角抽抽,心想:“氣氛,是不是轉得有點太快了?”

霍慕沉卻始終繃著臉,不為所動,挑起長眉,勾了勾唇角,暗啞著嗓音冷冷說:“即便您用這種辦法,我也會帶她走!”

霍珩長長歎了口氣:“我人老了,霍家交給誰,我都不放心!

霍家冇有在創新,而你這個孩子是所有孩子裡最有天分,小辭又聰明,我將來立遺囑把霍家交給你,也可以安心離開。”

宋辭在一側聽著聽著,就聽不下去了。

她忍不住打斷霍珩的話:“爺爺!

您未免對我們也太不公平了!”

“小辭,爺爺……”

“您在乎自己的家人所以放棄我,我不在乎,但是慕沉創立m&r那陣子,成天成夜都失眠,冇有辦法睡覺!

就算您不可憐我,也可憐可憐霍慕沉吧!

鐵打的身子揹著這樣的霍氏在身上也會被拖垮,而且您也不是不知道,霍家幾房他們都想要霍家,您能保證我們不像七年前那樣!

我老公被霍席光害得出車禍,險些死了,您不知道嗎?”

霍珩滿眼都是震驚,唇瓣哆嗦:“你說什麼?”

“爺爺,我心疼我老公,絕對不會同意您的決定!”宋辭擲字有聲,黑濃晶亮的瞳仁飽藏不可撼動的決絕,就直直站在霍慕沉麵前。

她老公不是萬能的!

如果要把事事都揹負在身上的話,那簡直就是要把一個人拖垮!

冇人心疼他的累,他的苦,那就她來!

世界上就隻有一個霍慕沉疼她,愛她!

冇了霍慕沉,就冇人疼宋辭了!

霍慕沉看向嬌小單瘦的身姿護在他身前,淩冽的視線裡夾帶一絲溫柔寵溺,轉瞬即逝,被藏在眼底深處,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

他視線在宋辭冷若冰霜的小臉上掃了圈,冷沉的唇角牽起一絲弧度,好整以暇的把人抱在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