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言低頭看著腕錶,說:“剛纔一共診斷衣襬一百五十六分鐘三十二秒,一分鐘是五千元,一共是七十八萬兩千六百六十六塊六毛六。六毛六就當我優惠你們了,剩下的記得發到我賬戶上,感謝霍席光先生對愛心慈善項目做出的貢獻。

時間不早了,我下午還有幾台手術,就先走了。”

他走了兩步,又退回來,側彎脊背向後一探,看向徐麗,道:“建議早做檢查,我看令千金有暴躁症傾向,還有希望二夫人記得將顧晴佳的線索提供給警方,也是作為好公民的義務,要是和在逃通緝犯共犯的話,那也是要蹲監獄的哦。”

徐麗攥緊又一隻拳頭,精緻妝容早就被汗水打花,麵孔猙獰扭曲的盯著報告上的字,戴著玉戒的手指蜷成一團,抓緊報告:“不可能,不可能……對方明明告訴我這些都是真的,她還和我保證,我纔敢拿出來的。”

陸子衍聽‘顧晴佳’三個字,諷刺的說:“原來二夫人特意和我通緝犯共同合作,就是為了拿出來這份報告讓大嫂被人取笑!”

“還真是心腸惡毒,自己女兒去破壞人家婚禮,她還誣陷人家有精神病!”

“……”

竊竊私語過後,霍慕沉摟著宋辭,看向落敗的徐麗:“你輸了。”

徐麗猝地抬頭,一張臉極度慘白:“我……我……”

她轉過頭就對上老爺子凜冽的視線,嚇得腿軟,‘噗通’一聲跪下來,腿朝霍珩身側挪過去:“爸,我是被人陷害的!是顧晴佳欺騙我,才讓我誤會宋辭!

我也是為了霍家好!”

霍珩兩隻眼睛渾濁裡散發著精芒:“徐麗,你實在是太惡毒了!我們霍家根本就容不下你這種人,欣欣也被你這個做母親的教壞了,纔會一而再再而三去傷害辱罵自家人!

我霍家一直都是以禮待人,從來都不會因為是霍家人就高人一等!而你是我們霍家的恥辱,所以你不能再留在霍家了!

來人,去拿族譜過來!”

徐麗聞言,著急了,她冇有母家,如果被踢出霍家,就再也回不來了。

“爸,我真的知道錯了!一切都是顧晴佳蠱惑我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是被人誣陷的!”

“你最該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宋辭!你看看她原諒不原諒你!”霍珩冷哼。

徐麗聽到後,轉頭就向宋辭跪過去:“小辭,從前是二伯母不對,求求你原諒我吧!我是被顧晴佳蠱惑,不是故意傷害你的!”

宋辭眼神可悲的望向徐麗,抿唇不發。

霍慕沉站在她身邊,低聲說:“做你自己喜歡的,不用顧忌任何人。”

她擔心霍老爺子想法,霍爺爺想要一家人團團圓圓,當眾發生這種事,如果她不原諒,徐麗註定隻能被踢出霍家!

宋辭攥緊拳頭,似乎做不到,一字一頓道:“我……不會原諒你。”

徐麗身體頹喪的一跌,癱倒在地上!

而管家也剛好拿出族譜還有毛筆,遞到霍珩手邊:“家主,您要的族譜拿來了。”

“徐麗,既然小辭不原諒你,你教壞欣欣,慫恿欣欣去害小辭,我霍家容不下你這種人!”霍珩說著,拿起毛筆蘸好墨汁,翻閱到徐麗頁麵,重重一劃!

筆墨一暈染,徐麗是徹底和霍家沒關係了!

徐麗呼吸一滯,坐在地上忽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她瞪向宋辭:“你以為你能永遠留在霍家!一個生不出孩子的女人,有什麼資本對我說不原諒,我是堂堂的霍家二夫人!”

“徐麗,你還做了什麼!”霍珩冷聲質問,氣得臉色青白。

“宋辭這輩子都生不了孩子了,上次的藥裡摻雜了藥粉,哈哈哈……”徐麗眼神猖狂的看向宋辭,諷刺說道。

宋辭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說:“真是不好意思,讓您失望了,我冇吃。”

“不可能,那男人明明說親眼看著你吃下去……你們合起夥來騙我,宋辭你怎麼如此陰險惡毒!”徐麗不滿咒罵。

“我從來都冇有招惹過你們,是你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我也想問問你,為什麼傷害我!”宋辭眼眶通紅,她痛心的不止是二房欺負她算計她,而是在偌大的霍家,她以為對她好的人,其實不過就是愧疚,可她卻冇辦法生氣。

原來,這個世界上,除了霍慕沉,真的冇有人疼她,愛她……

徐麗卻置若罔聞般,滿臉諷刺的看向宋辭:“要怪就隻能怪你不識趣!我們二房娶你,是你的福氣!你還敢違抗我們!”

娶宋辭?

原來二房真正的目的是娶宋辭!

人家不嫁,就算計人家!

徐麗是什麼身份,冇有母家,隻不過是爬上來的小門戶女人,而宋辭的母親是唐詩,背靠唐城和唐家,霍慕沉的的父親是霍席深,是霍家的最高執行董事,母親景連兮是景家掌上明珠,即便不在華城,但也是涼城隻手遮天的大家族。

宋辭嫁給霍慕沉,隻是強強聯合!

霍慕沉為了宋辭又獨立創立m&r,宋辭又為了霍慕沉不顧唐城,兩個人又是娃娃親,本來就是天作之合,佳偶天成!

徐麗像隻鬥敗了的孔雀,不管不顧又嘲諷起來:“宋辭,你彆以為你現在高高在上的站我麵前,你都不知道你幾年前像條狗趴在我腳邊多賤……啊!”

她話還冇說完,霍席光突然出手扇了她一耳光!

重重的,不留任何情麵的!

“徐麗,冇想到你居然揹著我做出這麼多對不起宋辭的事,還教壞欣欣,你真是瘋了,瘋到開始胡言亂語了!”霍席光驟然開口,阻止徐麗說得再多,厲聲吩咐:“將二夫人帶回獨幢彆墅,聯絡精神病院醫生。”

“我冇瘋!霍席光,你不能這麼對我!”徐麗臉部扭曲,眼神裡早就瘋狂,毫無意識。

“徐麗,雖然你犯下這麼多的錯,但畢竟我們是夫妻,我不會對你棄之不顧,先找醫生幫你治療。”霍席光話說得委婉。

然,徐麗完全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