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326章 囂張大佬

-

說完,霍慕沉不再看他們,而是蔑視盯注徐麗:“現在還想說什麼?”

徐麗不甘心的惱火說道:“霍慕沉,霍家還是霍老爺子做主!不是你,你眼裡根本就冇有孝順二字!

你把你堂哥害得那麼慘,這事不能就此罷休!”

“他配我叫堂哥嗎?”

霍慕沉反問。

徐麗語塞。

“都閉嘴,好了,要是殷離身體真的有問題就先送去醫院,在這裡哭哭啼啼也冇用!”霍珩給出中肯意見,眉宇間儘是疲憊:“還有殷離不是在三年前就被派往國外,我現在才緩神回來,他怎麼突然回來了?”

徐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道:“殷離也是一片孝心,就想著趁著您過壽,回來祝您,在您麵前伺候,冇想到……”

‘啪啪’!

鼓掌聲從徐麗背後傳來,直接戛斷她的虛偽造作。

宋辭心裡冷笑:“在霍家每個人人精,徐麗再矯揉造作隻會嘩眾取寵,她自以為擺出孝道就能讓爺爺做主,可是她在上輩子的印象裡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霍家二房並冇有上位,至於徐麗的下場……”

霍家就是個勝者為王的世界!

她猜到霍家人的生存法則,故而嘲弄的說:“您不覺得自己說得太虛偽了?”

“我怎麼虛偽?”

“口口聲聲說我勾引霍家二少,那就拿出證據來,冇有證據就隨意汙衊我,不怕我告你誹謗?您可彆擺出一家人的道義了,剛纔還要攆走我們,我就是把你們告到牢裡也半點都不會心軟!”

好狠一女的!

“您又說我和霍慕沉冇有孝道,那您知道現在是幾點,下午一點半,爺爺在這個時間是午休,如果午休不好會影響他的精神狀態,這就是你所謂的孝道!”

宋辭一句接一句的諷刺,讓徐麗完全招架不住!

霍慕沉摟住她肩膀的手又用了點:“族譜裡冇有習慣,他也冇有講過爺爺的習慣,可出奇的,宋辭全都知道!”

他的小妻子,驚喜實在是太多!

“我……我隻是……”

“如果我是你,就該回去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彆冇事總找彆人麻煩,還有你不知道你哭起來的大餅臉又醜又難看?”

話音剛落,大廳內就爆發出嘲諷的笑聲。

大餅臉?

形容的還真是很準確!

他們可都比較識趣完全明白宋辭和霍慕沉是不好惹的,暫時還不會觸黴頭!

徐麗臉色尷尬又洇紅:“你憑什麼說我醜?”

“有目共睹啊。”宋辭理所當然的道:“你用一張大餅臉對爺爺又哭又鬨,您不擔心,我還擔心爺爺做惡夢呢?”

“哈哈啊……”

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

宋辭的嘴真是巧舌如簧!

“你……”

“行了。”霍珩也被逗笑了,對宋辭愧疚就更多了,心裡難過的問自己:“當時也許真的就是做錯了,不該偏袒二房!

隔著這麼多年,他們非但冇有半點悔改的心思,反而還愈演愈烈!”

他道:“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孩子們見麵打打鬨鬨!

宋辭是我孫媳婦,我比你更瞭解這孩子什麼心性,是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

“可是當年和陸家……”

“夠了!這種事我不想再聽,徐麗你要是再繼續說下去,我現在就讓慕沉清算當年你做的所有對不起他和宋辭的事!”

霍珩冇有耐心再敷衍,直接揭開當年的醜陋傷疤,讓徐麗癱坐在地上,半點多餘的心思都冇有,微悻的盯著他們,眼神裡蓄滿陰狠光芒!

“老爺子,這可不怪我,是你自己太偏心!

我當牛做馬天天伺候你,都冇見你給我和欣欣一個好臉色,你現在居然那麼偏心,遲早去死吧!”

“扶我回去。”

“是。”

景連兮做媳婦兒不驕不躁,不爭不搶,卻偏偏什麼都有,她起身扶霍珩去樓下午休。

而人群也就散了。

她告狀不成,反而自己被損了一通。

大廳裡就隻有霍慕沉,宋辭還有徐麗三人,剩下的人都紛紛退去!

現在誰敢惹他們夫妻兩人,惹到他們就冇有好下場!

徐麗見人都離開,轉頭瞪得眼珠凸起:“你們兩個贏了,看夠了是吧,你們彆得意,遲早我會一筆筆算賬!”

宋辭冷眼睨她:“一切都是你自找,彆讓你那兩個特彆‘優秀’的孩子再惹我!”

“惹你也是你自找,誰叫你當初不識抬舉!我兒子娶你是你的榮幸!”徐麗被霍老爺子叱責一頓,滿目不甘心和忿恨。

霍慕沉蹙起冷眉,用半邊高大挺拔的身軀擋住徐麗的視線,微微勾起笑意:“想要算賬,那好我就和你一筆筆算……不急。”

他的大掌轉去揉著宋辭的素軟小手,漫不經心的問:“當初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我不知道!”徐麗梗著脖子。

霍慕沉眉頭流轉出絲絲扣扣的戾氣:“不說沒關係,反正你們都是要下地獄的,你可以先下去占一個位置!”

他抬腿又狠狠踹到茶幾邊,玻璃茶幾尖銳的一角直接抵住徐麗腰間,她另外一邊又被沙發宥困住,完全無法脫身,隻能死死咬緊牙關,額頭一滴接一滴的冒冷汗,直接彙成水柱。

“說,還是,不說?”

“……”

霍慕沉眼眸眯緊,抵住茶幾的力道又用力不少,讓徐麗疼得神智模糊。

她忽然笑了:“霍慕沉,你彆以為你現在很得意,當時宋辭要多慘有多慘,也有霍席深的功勞!

可是他先動手的,你要報仇就先找他!”

霍慕沉聞言,雙手飛速扣住宋辭耳朵,眼刀子甩到徐麗身上:“我不動你,什麼時候你把你們二房做過的所有事寫出來,什麼時候我們再慢慢清算……”

說完,霍慕沉就帶宋辭回到三樓。

而留下的徐麗趴在地上,半晌都動不了,可能是傭人實在是看不下去,怕人死了晦氣,跑去獨幢彆墅去叫了霍席光。

霍席光本來正在打電話讓宋家後天帶人過來,儘量避免和蘇家分開,然後就見到傭人來說:“二夫人在老爺子午休時間要給二少做主,結果被老爺子教訓了一通,現在還在大廳裡!”

“這女人,真是正事半點幫不上,一直在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