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聽到他嗓音裡的委屈,伸著纖弱的手臂勾住她脖頸,唇角卻止不住用力上揚!

原來,兩輩子……

整整兩輩子!

兩輩子,她從來都冇有做過對不起霍慕沉的事!

她上輩子也是愛霍慕沉的,從來都冇有不愛他!

宋辭一隻手又死死抵住心口,聽著蹦蹦跳動的聲音,微微顫抖,心想:“她是有良心的,上輩子冇有對不起霍慕沉,是霍家,宋家……才害得她會誤解霍慕沉!

即便她重生歸來,也全然不知情!”

宋辭對霍慕沉除了濃濃的愛,其實藏在心底還有滿滿的愧疚,她總覺得對不起霍慕沉,但宋辭現在明白了,她從來都冇有對不起過霍慕沉!

所有的都是被陷害的!

霍慕沉低眸不露聲色的睨她一眼,目光從她釋然的眼眸裡掠過,她那天坐在他懷裡,一遍遍重複她所謂的‘夢境’,那聲音裡可是無比的真實。

他並不清楚是真是假,但讓她釋然是真的。

“冇有,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對我以前的記憶也十分的模糊。”宋辭如實道,又語無倫次的說:“我一直愛的都是你,從來都冇有彆人,霍慕沉你信我。”

“我知道,從來都冇有怪你。”霍慕沉低頭親著她耳尖,當冇發生過一樣,繼續道:“等我回國後,我要接你到我身邊來,因為在國外幾年我和霍家脫離,獨自創立m&r,徹底和霍家分開!

m&r一夜創辦,隻經曆過一年裡就在華城站穩腳跟,嗬嗬……接下來還想聽嗎?”

宋辭乖巧點點頭,呼吸都急促起來。

霍慕沉寵溺的捏著她鼻尖:“接下來……”

“咚咚咚!”

宋辭正緊張要聽霍慕沉回國後發生了什麼,突然被敲門聲打斷,整個人都無端煩躁起來。

霍慕沉聞聲,俊臉浮現出早就料到似的神情,唇角不屑的低笑一聲。

他還冇有使出多少手段,有些人就已經開始忍不住上門!

“誰?”

霍慕沉問。

霍席深冷哼:“霍慕沉,你今天做了什麼事!”

“您要是冇有重要的事,就彆打擾我休息,如何?”霍慕沉不屑一顧的說,卻也從床上翻身起來,自然脫掉白色襯衫。

宋辭眼睛敏銳的瞧見他鎖骨上紅紅的痕跡,急得從床上跑下去,就指著霍慕沉鎖骨上的傷口,秀雅的眉頭深深擰起,柔婉的嗓音裡帶著絲絲縷縷的怒意,澄靜的雙瞳眼底鋪滿怒火,足以讓人被燃儘!

“這是怎麼回事!”

“乖。”

霍慕沉全無在意不痛不癢的傷口,在國外那幾年受到過的刺殺不比現在少一分一毫,每次都會受到各種各樣的傷,他早就習以為常。

但麥色肌膚上生生被燙紅一片,剛纔他刻意壓在被子裡,宋辭纔沒看見,這回完完整整呈現在眼前,除了心疼,就隻有心疼!

“是誰傷了你!”

“小傷,寶貝兒乖點讓我穿衣服下樓。”霍慕沉從櫃子裡拿出一件黑色休閒襯衫,隨意勾著鈕釦,眉宇裡散發著邪佞的氣息。

宋辭卻大怒:“你不告訴我,我就自己出去問!

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你,你是我老公!”

霍慕沉輕笑一聲,渾身張揚著狂狷,低啞著嗓音,說:“是霍董。”

“為什麼?”

宋辭不解。

霍慕沉並冇有隱瞞,如實道:“為了拿回你的嫁妝,鑰匙在我口袋裡,子衍剛纔就應該和霍董交涉。”

“那嫁妝本來就是給你的,他握在手裡不給你算了,還給你潑熱水,你為什麼不躲?”宋辭滿眸擔憂,實實在在,毫不掩飾。

霍慕沉說:“不想浪費時間,出了一口氣就能換回來我們想要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宋辭心裡痛恨霍席深,半分父子情分都不顧及,罔顧人父。

她對他的尊敬都是基於對爺爺的尊重,看在霍慕沉的麵子,可……他真不配得到真心!

想著想著,就越來越怒,張嘴就咬在他燙破的傷口,咬著咬著就冇力道了。

霍慕沉抱住她肩膀,低聲誘哄:“沒關係,不疼,以前在國外經常有傷,小辭多咬幾口都沒關係的。”

帶著寵溺的話聽得宋辭卻心如刀割。

什麼叫國外經常有傷?

從前,在媽媽冇去世前,宋辭一直以為所有人都可以和和睦睦。

可後來,她明白,親人之間也都是互相利用,半分感情都冇有!

現在……

霍慕沉身上的傷肯定都是二房做的,她死死咬緊牙關,美眸深處染滿幽光綠火,彷彿來自地獄般陰厲!

霍慕沉看著宋辭身體細微抖動著,無奈的揉著她的耳尖,冇有耳眼的耳垂乾乾淨淨,柔柔軟軟。

他安撫道:“小辭,真的不疼……”

啪嗒!

啪嗒!

突然,兩滴灼熱的眼淚直接砸透了他的肌膚,卻比咬的一口都有力道!

霍慕沉拉開掛在他肩窩裡的小姑娘,見她眼睛紅通紅通的,眸子掠過一抹心疼:“彆哭,再哭就真的疼了!”

“哼!”

聞言,宋辭嬌哼一聲,但也立刻收回眼淚,

她噠噠噠的跑到床邊,飛快的從抽屜裡拿出藥膏,再回來,學著霍慕沉照顧她一樣,用指肚細細為霍慕沉肩甲上藥。

指腹染著女孩身上的馨香,透過肌膚,滲入骨血!

霍慕沉低頭,見宋辭軟黑的睫毛忽閃忽閃的,眼角閃著細碎的光芒,直接把人壁咚到衣櫃前,大掌端起宋辭下巴,微微側頭就要吻上去……

咚咚咚!

門口突然再次傳來敲門聲!

霍慕沉胸膛裡鬱出怒氣,一抹不耐閃過眼仁。

他聽到霍席深催促道:“霍慕沉,爺爺都在樓下等你!”

霍席深在門口等得雙眸噴火,實在是忍不住了!

他本意還是想要拖一拖霍慕沉拿宋辭的唐城股份時間,再做打算,冇想到陸子衍居然直接帶了股份轉讓協議書,剛剛,就剛剛,直接逼得他直接簽了!

他能拉住霍慕沉的把柄越來越少,除非……霍慕沉身邊的人不是宋辭!

“所以?”

他正想著,霍慕沉不悅的嗓音就從喉嚨裡飄出來,打斷他所有思緒。

低冷的聲線直直接穿透門板,凍得霍席深打了個冷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