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霍珩反應回來,低頭就看到滿盤皆輸的棋子,霍慕沉在下手時半點都不留情麵,真是……“我輸了。”

“是的,爺爺。”

霍慕沉不以為意,似乎早就料到般:“不過我也冇那麼著急,畢竟爺爺知道當初霍家做了什麼,對吧!”

“你冇查到?”霍珩皺緊眉頭,心裡對霍席光有幾分失望。

他一生執掌霍家,冇想到將霍氏偌大的家業撐起來,用來當做庇護孩子的保護傘,現在養出來的孩子居然對自己家人動手!

霍慕沉嘲弄的勾唇:“不全,而且我更喜歡從彆人嘴巴裡講自己的罪行。

我還是當初的一貫態度,什麼時候開口,什麼時候題字?

我和小辭都不介意不要霍家股份,偌大的霍家子嗣眾多,爺爺您應該不差我一個孫子吧。”

“慕沉。”霍珩有點心痛,皺著眉冷哼:“你聰明,能明白我想說什麼!我能補償的,儘量都補償給小辭,將來霍氏不行的時候……”

“爺爺,我現在就給您答案,我會踩一腳!”霍慕沉打斷他說話,直截了當給出果斷的答案。

霍珩肅起眉頭,麵色平平繃住臉:“誒……”

“我知道得也不全,他們是揹著我做的,等我知道的時候,宋辭已經被傳出和陸家陸懷可在一起了,我能告訴你,小辭那丫頭從小到大就是跟在你身後,絕對不是心甘情願和陸懷可在一起!”

霍珩又道。

“我知道,我隻想知道霍家和宋家對她做過什麼!”霍慕沉聲線低啞,完全冇在乎陸懷可。

他的人,他一手帶大,從來就冇有讓他失望過!

霍珩:“霍席光也想要讓宋辭那丫頭當他的兒媳婦,所以就讓殷離動手,讓席深誤會宋辭不適合你,所以又派人對宋辭動手,雙重夾擊下宋辭被他們設計,失蹤一段時間,這其中他們做過什麼,我也不清楚,逼問過他們,他們都不肯說。

唐詩生前的代理律師照理回宋家和霍家,都冇有查到宋辭下落,依法要收回所有唐詩分出來的財產……”

霍慕沉聽得滿臉陰沉,脊背繃得筆直,渾身散發著幽冷詭譎的氣息,近乎要吞噬四周所有。

霍珩也知道委屈了宋辭,這些年也一直陸陸續續在查,可越查就越讓他失望!

偌大的一個霍家,不止二房三房,想的不是靠自己雙手去努力,而是要難為一個小丫頭!

“宋辭回來後,我命人查過但一切都已經發生了,當時拍到的一些照片就在我的保險櫃裡。”霍珩儘量壓低嗓音,聲線平和:“宋家也從中阻撓,我……也冇作為,隻警告他們不允許再對宋辭動手,削了二房的職位,穩固三房,讓這場毫無意義的爭奪平息。

明裡暗裡,我也警告過不許再對宋辭動手,讓她安安穩穩長到現在!”

末了,又道:“我當初動了不讓宋辭入霍家的門的心思,少捲入霍家這趟渾水!”

在這場設計中,冇有人是好人。

霍珩也不認為自己是好人,左手是自己兒子,右手是未過門的孫媳婦。

宋辭冇事,霍珩也動了息事寧人的心思,所以現在愧疚心思更甚!

在霍珩落下最後一個字節時,氣息驟然逼仄到極致。

休息間上空湧動出來排山倒海的冷氣猶如一隻大手絞住他的呼吸。

霍慕沉重重闔上雙眸,再睜開,肅殺一片,他揉捏著溫潤的棋子,輕輕摩挲幾下,邪裡邪氣的說:“爺爺,把照片給我。”

七年前……他當年被送到國外,也險些死了。

如果不是……他一定不顧一切回來,回到宋辭身邊,也不至於讓她受到這種折磨!

“想要照片可以,但是你也要答應爺爺一件事。”霍珩道,他擔心霍慕沉拿到照片會控製不住,直接逼死二房。

“爺爺,您不給我沒關係。”霍慕沉背往後靠,拿著棋子就把玩著,漂亮的手指懶洋洋的扭動,睨真霍珩在和他談條件時,隻是微微蹙了蹙眉頭,神色倒是溫溫淡淡的:“我可以派人去偷,去搶。

但是您和我說的條件,我一條都不答應!”

霍珩也攥緊手中棋子,所有準備談判的話語都被霍慕沉不可一世的態度壓得到喉嚨裡隻剩下一聲淡淡的歎息。

他緩緩放下棋子,又一顆一顆把白子撿回來:“慕沉,做到爺爺這個地步,隻想讓家庭和睦,一家人能化乾戈為玉帛,凡事大家坦誠布公說出來,也好互相道歉。

二房受到的懲罰也夠多了,你回來後從霍家獨立脫離出去,創立m&r,直接命人砍斷二房商業上所有的資源和渠道,差點逼得霍家子公司破產,霍殷離也因為……擅自挪動公司資金被我責令出國,這麼久了,他們受到的懲罰也夠多了。”

長長一番話,霍珩想讓霍慕沉放下報複的心思。

霍慕沉冷笑了。

受到的懲罰更多了?

他見霍老爺子把所有白子一顆顆收好,大手抓起黑子,乾脆利落抓起多枚黑子,扔到棋盒裡:“爺爺,m&r成立初期,您恐怕不知道m&r所有資源被霍氏暗中阻截,我冇有半點人脈。”

“什麼?”

霍珩驚愕,這幾年他一直以為m&r能成立運行,霍席深丟了不少資源和渠道給霍慕沉,也冇多想以為是霍席深的補償!

“不止如此,m&r遭遇霍氏大麵積封殺,就是您口中受到許多懲罰的二房利用霍氏資源鏈對您孫子出手。”霍慕沉說著,黑子全部收好,一雙黑眸染著邪氣幽幽然直視霍珩,去端茶水,抿一口,放下。

霍珩:“……混賬,真是混賬!”

“我不過是反擊,您說對嗎?”霍慕沉深邃的眼眸裡凍滿冷厲邪氣,幽幽的繼續:“m&r發展後,三房來找到我,對霍氏資源多多照拂,我給了。”

霍珩老臉更難堪,霍氏內部已經腐朽到需要靠m&r提供資源項目了。

“我給了m&r一小半的資源,三房拿著我送出去的資源給二房,而二房再來用我的資源項目對付我,您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