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噌地把棋子扔回盒子裡,跳了出來,來回跺腳:“爺爺,你欺負弱小無辜!我我我……那一塊巧克力是我給慕沉挑衣服時才發現的,你要是不要,那你現在就還我!”

“不行……”

“爺爺,小辭。”霍慕沉聽得又氣又笑,邁著筆直的長腿走進去,低沉的嗓音好聽又舒適:“你們在聊天什麼!”

霍珩:“冇什麼!”

宋辭:“冇什麼!”

一老一小紛紛瞪大眼睛,眼神不約而同閃過一抹慌亂。

“既然冇什麼,那就好。”霍慕沉冷漠說道,走過去就看到下得一塌糊塗的棋盤,又看向宋辭小臉揪成包子,抬手捏捏她的臉,問:“輸給爺爺了?”

“輸了啊,爺爺欺負我!”

宋辭不滿的晃著小腦袋瓜,緊緊鼻子,一副‘氣不過又打不過’的模樣,讓人一看就覺得萬分舒服。

“慕沉,你彆聽她隨便說,走一步還毀兩步,臭棋簍子,我都不愛和你下!”霍珩中氣十足的怒吼。

“不下就不下,我又不怕你!”宋辭哼哼後就撲到霍慕沉懷中,大有一副不再和霍珩說話的氣場。

霍慕沉看得又氣又笑,寵溺的開口:“我來吧,爺爺您太欺負小辭了,小辭不太會下棋,我冇教她,我失職了。”

霍珩見霍慕沉穩步坐到麵前,從鼻腔裡冷哼一聲:“你冇教的東西有很多,你應該最先教她自保,而不是受人欺負!”

霍慕沉眼眸閃爍,唇角壓一壓:“爺爺,您教訓的是。

下次我一定先教小辭自保,不過爺爺您忘記了,我回來了,她不需要自保,我足夠她當得起她的靠山。”

霍珩抬眸,見霍慕沉黑眸裡嚼著絲意味不明,深深盯了眼他:“再好的保護傘,也不能做到將人時時刻刻都保護好!你現在應該教會她的不止是自保,還有出手反擊,冇道理被人欺負後還能一笑泯恩仇,我霍珩的孫媳婦向來就應該是有仇必報!”

“這麼說,”霍慕沉修長的手指將棋盤重新整理好,指骨分明的撚起黑子直摁在棋盤中央,玉石的碰撞聲在耳畔邊響起的聲音:“爺爺,您是同意了?”

“不許過分!”霍珩坐在那裡,氣場十足,麵色嚴肅的警告。

霍慕沉緩緩勾起唇角,抬手向宋辭招了招手,待人到麵前坐下後,才摟緊她細腰,低低道:“我和爺爺想喝茶,下樓找管家,恩?”

宋辭明白霍慕沉是故意支開她,雙瞳壓抑的不滿浮了上來,從嗓腔裡哼哼唧唧:“爺爺不想喝茶,你也不想,我聞到你身上有茶香的味道,我不想出去。”

她剛纔站在原地聽到霍慕沉和爺爺對話,明顯就是和她有關。

雖然,她暫時還不知道霍家對她曾經做過什麼能讓霍慕沉如此生氣,但是在爺爺壽宴上,宋辭並不希望霍慕沉動手收拾霍家。

她想要爺爺過好一個壽宴!

不過,宋辭剛纔聽到霍珩在說,可以讓她還擊,但就是不能還擊得太狠,言外之意是讓霍慕沉動手了!

“乖點,在霍家乖乖聽話,回霍園我再和你說,恩?”霍慕沉陰翳的視線籠罩住她。

宋辭看著麵容沉冷嚴肅,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微悻的的動了動唇瓣,音量儘量控製在不突兀,不讓人擔心,但對方能聽到的區間:“那我下樓去找管家拿水果給你和爺爺,再去找媽媽,可以嗎?”

霍慕沉清冷的目光掃過去,盯住宋辭:“可以,不許亂跑,我給你半小時時間。”

宋辭還張著唇,整個人被他陰翳的視線看得脊背發涼,透著自然櫻粉的唇抿了起來:“那你和爺爺下棋吧。”

“恩,我幫你贏回來。”霍慕沉瞳仁裡閃過一抹寵溺,幾乎溺斃了宋辭。

等宋辭恍恍惚惚從房間裡走出去時,她已經下樓走到林嫂身邊,等她切水果。

而樓下,在宋辭關門的刹那,霍慕沉斜扯了下唇角,咬了咬後牙槽:“爺爺,不如我們繼續下棋,您若是贏了,我等。您若是輸了,您可以阻止我動手,或者作壁上觀。”

霍珩眼神儘是嚴肅:“慕沉,當年的事情是你父親和席光,乃至整個霍家都做錯了。你這麼久不回霍家,我這個老頭子也理解你,這麼久還放不下?”

“爺爺,若是您的心被人挖出來,再用力踩碎,就算拚湊完整,您能忘記曾經的傷痛嗎?”霍慕沉對霍珩尊重,但並不代表霍珩就能讓他就此收手。

“你知道我把你當成什麼來培養,現在霍家分崩離析,隻會讓有心人進來!”霍珩低頭落下一字,用其他方式同意霍慕沉的提議。

“爺爺,我敢從霍家族譜脫離出來,您就知道我從來都不屑霍家固守成規的模式。”霍慕沉垂眸,跟著落子。

“我喜歡宋辭那丫頭,讓她多陪我一陣子。我老了,活不了多久,你要是想動手,就在我死了後,隨你動手!”霍珩嗓音粗沙,棋子重重落到棋盤上,夾帶絲不可抗拒的警告:“但是,不能要他們的命!”

“爺爺,您似乎忘記了,他們當初動手,是想要小辭的命!”霍慕沉把自己險些死在霍家人手中的事全都吞回喉嚨裡,隻提宋辭。

霍珩手腕忽然抖落了下,一子下歪,大麵積白子就被黑子全都吞噬掉!

他惱得擰眉:“我幫你做主!”

“爺爺多慮,我的人我自己護。”隨著修長的指尖落下,一枚瀲灩黑澤的黑子緩緩落下,乾脆果斷‘殺’掉白子半壁江山:“放心,我現在不會動手,小辭真心為您好,我不會讓她不開心。”

霍珩一聽,眸光掠過幾抹精芒,又深了些許:“哼!

說到底,你不還是要動手!”

“爺爺,小辭為了這幅棋盤被人從十六樓推到十五樓,還險些被趙家人設計到死,而……趙家用的是霍家資源,您應該知道吧!”霍慕沉嗓音緩緩如同流淌的泉水般乾淨,但越說越冷冽,刺入骨髓:“至於是誰的資源,您應該比我更清楚!”

“趙家……席光!”霍珩眯緊雙眸,心神不寧,就連落子都變得格外不走心,再次下錯地方。

“爺爺,”霍慕沉從棋盒裡執起一枚棋子,狂妄的神色就從臉上浮現出來:“您……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