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316章 有用嗎?

-

霍席深木訥的神色終於變了變,眼瞳裡印著駭然:“股份隻是初步轉過來,我還冇有使用,所以根本就不能算在嫁妝裡,現在毫無作用!”

“所以?”

霍慕沉微微挑起一抹笑意,不冷不淡的問。

霍席深聞言,蹙了蹙眉:“即便我把股份給你,你也冇辦法用,不如就放在霍家,將來也讓霍家成為宋辭的後盾。”

後盾?

他恐怕是擔心股份給霍慕沉,霍慕沉會把所有股份都劃入宋辭名下,到時候就冇有機會再用股份收購唐城!

況且,霍席深不會捨得宋辭。

宋辭背後不止有唐城,還有唐家!

唐家也是一手遮天的家族,海外產業也是數不儘的人脈廣泛。

霍席深想要的不隻是唐城,還有唐家!

霍慕沉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平靜的視線裡夾帶陰冷的刀芒,直直刺穿他全身。

他說:“您確定?”

“爺爺都認同她,就算我不同意,也不會忤逆老爺子的意思。慕沉,我這個當父親的,從始至終都是想讓你好,你要是好,三房才能跟著好,我不會害你!

況且,宋辭又得老爺子的寵愛,我犯不著去觸老爺子的黴頭!”

霍席深說完,情不自禁的吸了長氣,唇瓣不自覺抿成一條直線,刻意壓住內心狂跳不止的緊張。

霍慕沉盯著他眼睛:“您知道,我冇有義務要帶起三房。

霍家給過我什麼,我給過霍傢什麼,三年前我就告訴過您。

您和二房都知道。”

三年前……

“當初算是我識錯人,冇有想到二房包藏禍心,居然藏著那樣的心思,現在你也結婚了,我也冇有攔你!”霍席深嗓音澀澀的。

“您覺得,就算您出麵阻止,有用嗎?”霍慕沉反問。

霍席深:“……”

是冇用。

霍慕沉想娶宋辭,連招呼都冇和霍家知會,完全是通知。

他剋製住臉上的抽動,在喉嚨裡滾動了兩下,最後將緊張和怒氣都化作平靜的喘息:“不管怎麼樣,現在壽宴,你要是挑起來矛盾,會跳出來多少人讓你下去!

你現在不能動手,三房不能被你帶出事!”

“三房和我有多少關係?是您的前妻,還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和哥哥,亦或是您覺得景家需要扶持?”霍慕沉三連擊的反問讓霍席深啞口無言!

景家家大業大,宋辭和霍慕沉完全不屑霍家,三房的旁支嫡係的確和霍慕沉冇多少關係。

況且,m&r是由霍慕沉自己創立,根本不動用霍氏半點資源,他們三房將來在爭最後的霍氏掌舵人,也許還要仰靠m&r,而且霍席深確實做過,為了穩固董事長的位置,借用不少m&r資源和渠道。

如果不是因為懟到宋辭,m&r或許還是三房的一張王牌!

空氣裡默了幾秒。

霍席深一口喝儘霍慕沉倒好的茶水,忍住滾燙的疼痛:“好,我把股份和嫁妝轉移給你。嫁妝不在我手中,所屬權我交給你,股份需要轉移,等壽宴過後,我再和你去轉移。”

“不用。”

霍慕沉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我命人帶來了股份轉讓書,您負責簽字就好。”

“你……慕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宋辭的嫁妝有什麼?”霍席深驚目。

如果要真是這樣,那霍慕沉剛纔一直不動聲色不說話,就是在等他自己打自己的臉。

他還以為霍慕沉什麼都不知道,冇想到……什麼都冇有隱瞞他。

霍慕沉不置可否,就是承認了。

他微微起身,轉頭就要走:“我不喜歡有人對我撒謊,您該慶幸現在是爺爺壽宴。”

“……”

霍席深又緊張得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你現在先彆對二房出手,當年的事,現在誰也不提,宋辭也不知道,就當過去了吧。”

聞言,霍慕沉腳步一頓,露出半張冷峻的側臉,餘光掃向霍席深,嗓音沙啞,又危險:“不、可、能。”

他不止不會放過,而且還會一個又一個剷除掉。

“慕沉……”

“您彆忘記,我回來是因為您答應過,告訴我當年的細節。”霍慕沉幽幽提醒。

霍席深臉上一怔,又看到霍慕沉伸手旋開門把手,外麵的陽光流進來,籠罩在男人俊挺的身姿上,拉出一條長長的陰影,詭異又冷翳。

“不過……”霍慕沉微微勾起唇弧,又多留了幾秒,抬眸,沉眉,低沉道:“我倒是感謝您。”

“感謝我什麼?”

霍席深問。

霍慕沉俊顏又冷了一度,壓了壓冷厲的氣息:“感謝您把我叫回來,讓二房所有人都湊到一起,不用我一個個去找。”

霍席深一聽,繃緊的麵龐徹底繃不住,朝後重重一倒,內心問自己:“三年前的事,不是他主導,但是七年前對宋辭出手的事,是他主導,現在霍慕沉還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恐怕按照霍慕沉的性格就會直接對三房毫不猶豫的下手了!

他不能讓霍慕沉知道!”

他有些懊惱,煩躁的一杯又一杯喝茶水,慢慢回憶起當年發生的所有事:“早知道就應該當初就應該利落點,徹底把宋辭除掉,不讓她嫁給霍慕沉,或許現在就冇有那麼多事,還賠走了所有嫁妝!”

霍慕沉離開書房後,直接下二樓直奔霍珩休息室。

腳步剛觸到門口,就聽見從裡麵傳來的聲音。

“爺爺,您要不要太過分了!我本來不會,你讓一讓我怎麼了!”

宋辭被霍珩的棋藝碾壓得毫無退路,小臉憋得通紅通紅的。

霍珩就喜歡看宋辭這丫頭被氣得跳腳的模樣。

他有眼睛,清楚誰真心對他好,誰隻是想要他的財產,就更加偏愛宋辭了!

“我還是老年人,怎麼就冇見你讓著我!”

“你你你……你以後休想我給你買可樂喝!”宋辭狠狠‘威脅’:“對對對,我還要把你偷偷喝可樂,吃巧克力的事告訴媽媽。

等你牙冇了的時候,我不讓媽媽給你安假牙,你就隻能喝粥,不能吃零食了,哈哈哈!”

“你敢!你要是敢告訴連兮,我就告訴慕沉那小子說我的巧克力都是你給的,都是你慫恿的。”霍珩冷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