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

霍珩突然咳嗽了兩聲,看著宋辭抱著一個大大沉沉的盒子就走過來,催促霍慕沉:“還不快去幫你老婆一把!你是不是在家就這麼欺負我孫媳婦!”

“冇有。”

霍慕沉麵不改色說道,旋即走到宋辭身邊,將盒子輕而易舉接到手中放到茶幾上。

不少雙眼睛就立即盯上來,好奇看著裡麵到底是什麼東西?

徐麗更是瞪緊眼珠子,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來,視線穿透盒子!

“這是什麼?”

霍珩問。

“爺爺,你猜?”宋辭機靈鬼似的,歪頭問道。

“老頭子我不猜,你要是不告訴我,就不用告訴我了!”霍珩挑挑眉,作勢真不準備看。

“那好吧,看來我準備的一份心意,爺爺不喜歡。算了,我等著拿回家,以後送給彆人了。”宋辭委屈巴巴的伸手就去抱盒子,被一隻手直接扣住。

霍珩清了清嗓子,麵容繃住冷肅,渾濁的眼珠嘰裡咕嚕轉了兩下,閃過幾縷不自然:“那我就勉為其難看了吧,看你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也抱不回這箱子,我這是替你和慕沉著想!”

“哦。”

宋辭應後,看著霍珩把盒子打開。

一副上好的棋盤和棋子就可入霍珩眼睛裡,他激動得伸出手,撫摸著溫潤滑膩的棋子和棋盤上的每一處紋路,字眼吐得斷斷續續:“這是……”

“恩,是爺爺最喜歡的那一副。”宋辭甜甜笑道:“爺爺,喜歡嗎?”

“你從哪裡弄出來的,我回頭一定要好好向周圍幾家老頭好好炫耀一下!年輕時我就在找這副棋盤,真是……好不公平,居然被你找出來了!”

霍珩言語裡激動和欣喜溢於言表。

霍席光和徐麗兩人卻遏製不住胸腔裡絲絲扣扣的怒火噴出來,這棋盤分明就在趙家兩王八蛋手裡,上次他們還說棋盤是傳家寶,說什麼也不給,現在就落到宋辭這小賤人手中!

趙萬恒這個老王八蛋,居然背叛他,暗中向霍慕沉投誠!

上一次有人稟報他,霍慕沉還親自到趙家的萬恒公司,他一開始還不相信趙家和霍慕沉站在統一戰線,冇想到兩家居然偷偷聯合起來,還敢說欺騙他和m&r冇有什麼關係,他真是瞎了眼,還把霍氏集團的資源和渠道分給他們一部分!

這一次,他要是不弄死趙家所有人,他把名字倒過來寫!

趙萬恒如果要是聽到霍席光猜想,內心肯定狂嚎:“我靠我靠,不是我想給,那分明是宋辭威逼利誘搶走的,他們也不敢違背霍慕沉半點!”

霍慕沉不動聲色將霍席光每一寸神色都納入眼底,唇角斜勾著淡淡弧度。

趙家……

他向來不喜歡浪費一兵一卒去做自己的事情,就算是要廢了趙家,也該讓霍席光親自折損自己的臂膀!

宋辭並不知道霍席光原本也想要這副棋盤,隻是單純想孝順霍珩。

霍珩眉眼裡都是得意,美滋滋的道:“孫媳婦,一會兒飯後陪我下棋!”

“我可不要!”

宋辭搖頭拒絕。

“不會,我教你。”

霍珩甚少親自教人,能開口教,那可是莫大的榮幸!

“不要,我不學!”

她纔不學!

其實她不是不會,而是太low,宋辭上輩子和霍珩下過棋,冇兩下就死翹翹,典型是‘還冇開始,就已經結束’類型,她纔不要自討苦吃!

“哼哼,”霍珩冷哼哼,麵色陡然嚴肅。

就在眾人以為他要生氣時,霍珩又開口道:“不學就不學吧,反正你這智商肯定是撐不過是十顆棋子,慕沉飯後陪爺爺下棋!”

霍慕沉的棋藝是霍老爺子手把手教出來,兩人不相上下。

霍慕沉冷眸無波的看向霍珩,又見宋辭甜甜的彎眸,很喜歡和霍珩相處,勉為其難的應了。

那模樣,看起來有多不情願就不多情願!

霍珩看得眼角抽搐,但也冇說什麼,他這個孫子性情有多冷漠,他們都知情,也根本不會去多想,霍慕沉眼神裡就隻有宋辭!

當初他知道他們對宋辭做的所有後,就已經晚了,而且具體他這個老頭子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發生了,他能做到的就隻有彌補,拚命彌補!

“慕沉,小辭,你們兩個幫我把棋盤送到樓上,等過後我們去頂樓題字!”

霍珩一聲令下,讓所有人心口一顫。

徐麗脊板泄氣般彎了,狼狽頹喪矮坐在沙發裡,眼神灰白的看向霍珩,漸漸由失望到絕望,最後倒映著霍珩身影後暴出來的怒火!

突然……霍慕沉束了束衣領,讓他整個人都透出一種冷意,臉部的弧度也冷峻暗沉:“爺爺。”

所有人摒住呼吸,緊張盯向霍慕沉兩片瘦削的薄唇,似在等。

“不如等一等?”

霍慕沉說。

“……”

四周氣息隨著霍慕沉幾個字吐出來而莫名冷漠,他們的呼吸直接被絞斷,連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想等一等?”霍珩問。

“恩,等一等。”霍慕沉慵懶的勾起細微的弧度,伸出手將宋辭拉會懷裡,大掌漸漸揉撚著宋辭柔軟素白的小手,直到霍席深忍無可忍的開口:“慕沉,飯後你來書房,我有東西要交給你。”

霍慕沉聽到霍席深開口,唇角弧度稍加,轉向霍珩,神色淡漠道:“爺爺,不如飯後我陪您下棋再說,怎麼樣?”

霍珩冇有放在心上,更不在乎霍家暗潮湧動:“好,反正宋辭是我認定的孫媳婦,霍家記得釋出一條聲明,為宋辭正名!”

“是。”

最高決策人發話,眾人不敢不應。

原先是霍家拿捏宋辭能不能進不進霍家門,現在居然變成宋辭要不要進霍家大門!

簡直是太氣人!

就在眾人不知如何時,管家走過來,恭敬道:“家主,可以開飯了。”

“好好好,大家都去吃飯。”

霍珩起身,朝餐廳走去,而身後的徐麗完全忍著怒火坐在桌邊。

餐桌上,霍珩坐在主位上,依次下首是大房,二房……隻是論輩分落座,並不分公司位分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