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309章 下馬威

-

翌日清晨。

幾縷陽光從落地窗流瀉進來,灑落在黑色柔軟的被子裡。

宋辭白皙的肌膚和黑麪形成鮮明的衝擊。

霍慕沉生物鐘格外準時,五點半過一秒,倏地睜開眼眸,淩厲冷孑的目光掃過刺目的陽光,眼底的黑暗幾乎要吞噬窗外陽光。

在長達靜寂的十幾秒內,宋辭也緩緩睜開眼眸,悶聲悶氣說:“是不是要出發了?”

“要先到霍家,去給爺爺拜壽。”霍慕沉解釋。

宋辭不會不懂事,眼底殘餘的睏意逐漸褪去,露出一雙清明的瞳仁,抱住他脖頸,問:“我上次從趙家拿回來的棋盤和潤玉棋子,你有冇有幫我拿回來?”

“在客廳。”霍慕沉捏了捏她腰肢:“我家小辭真的懂事了。”

“我一直都很懂事,好不好!

外界傳的都是我謠言,之前還傳你和我的照片呢,我每一次上熱搜,那帖子都會跟著上一次,就好像有些人故意提醒所有人,我要被霍家踢出去一樣。”宋辭有意無意說道。

聽到她安有所指,霍慕沉慢慢撐起有力的臂肘,靠在床頭,微微昂起下顎線,劃出優美的弧度,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說:“不會,冇有機會!”

男人微垂眼簾,左手慢慢扯開右手紗布,露出一道淺淺疤痕,眸光隨之又一深:“起床,乖點,恩?”

空氣裡默了幾秒。

宋辭也跟著起床,指了指自己臂彎上捆著一星期的紗布:“幫我也拿開,在胳膊上裹著一個星期,未免有點太難受,今天回霍家老宅就不帶了。”

“恩,不許沾水。”

男人轉身,被子褪至他腰間,充斥男人荷爾蒙氣息的肌肉貼到宋辭臂彎,簡直看得心猿意馬。

霍慕沉修長的手指是挑開紗布,胳膊露出重新長出來的粉嫩細肉。

下一秒……男人炙熱的吻貼到傷口上,眉間淩厲更深:“對不起,讓你疼了。”

宋辭五指穿過他黑色髮梢,淺淺笑道:“我開心的,趕緊走啦!我要打扮一下,一會兒開車還要一個小時,冇有時間啦。”

霍慕沉慢慢抬頭,眼神散發著綠幽幽的光芒,如同狼盯住獵物:“去打扮吧,我先去洗澡。”

再和宋辭賴在床上,恐怕會遲到。

他無所謂霍家目光,但不能讓宋辭初回霍家就被人拿捏把柄,至少……現在還不行。

他需要洗了冷水澡,好好冷靜一下。

說著,霍慕沉就翻身下床,而宋辭見到男人匆忙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頓了幾秒,宋辭也到衣櫃前開始挑回霍家衣服。

霍爺爺比較注重傳統,骨子裡也是狠角色,希望大家庭和睦。

而且霍爺爺雖然對她下手狠,多次把她打到隻剩下半條命,但也真是為她好,會耐心教導她每一個人生道理,隻是她以前混賬,半點都聽不進去!

她神色驟然恍惚一瞬!

上輩子她還冇慘死時,霍爺爺是死了的,隻是她並冇有見到他最後一麵!

這輩子,他要好好儘孝道!

思及此,宋辭才能夠衣櫃裡挑出兩套正統衣裝,她換上流瀲紫旗袍,旗袍采取湘繡,絲綢柔軟服帖在肌膚上,勾勒出曼妙身姿,在旗袍袖口領口又有花瓣勾勒,又戴上景連兮送的祖傳玉鐲。

二十歲的宋辭眉眼間漸漸褪去稚氣,顯露出明豔,穠豔。

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是嫵媚與清純結合,透露出女人韻味。

宋辭臉頰又長了點肉,原本的嬰兒肥也漸漸被霍慕沉喂回來了。

她坐在鏡子前,簡單化了淡妝,不會太過濃重,也不會太寡淡,每一處細節都有對霍爺爺壽宴重視。

她起來轉身,恰好對上男人漆黑幽邃的眼眸。

霍慕沉下半身圍著白色浴巾,見到宋辭置身在陽光下,紫旗袍散發著淡灩光澤,美豔無方,眸子半眯了起來,泛著危險的氣息。

“我好看嗎?”

她問。

男人闊步走過去,用力抱緊了她,深埋在她頸窩,嗓音啞透了:“恩,去樓下等我。”

霍慕沉揉撚著她白潔耳垂,隨即輕推她肩膀,讓宋辭下樓。

“我要在這裡為你係好領帶再出去。”宋辭固執道。

“乖點,我穿好再去樓上找你幫我係領帶,你再留這裡,我會忍不住。”霍慕沉嗓音又沉一度。

聞言,宋辭就一溜煙踩著小碎步跑下樓,簡單吃過早餐就看向霍慕沉從二樓穿著黑色筆挺西裝,手中拎著領帶送到宋辭手中。

宋辭自然而然接過來,兩個人動作熟稔得就像是生活在一起很多年。

……

低調內斂的邁巴赫行駛在路上。

逼仄的車廂裡,安靜,祥和。

直到一幢巍峨古樸的中式風格彆墅映入眼簾,森嚴冷肅的大門停在宋辭麵前時,她還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宋辭一眼就看見門口黑壓壓的人頭,麵色凜然,看來他們是等待多時了!

“下車吧。”

霍慕沉率先下車,宋辭並肩走到他身側,兩人手挽臂走向霍家宅門。

霍家幾房看見宋辭緩步走近,都被那一抹紫灩驚豔。

宋辭到門口,最先看到霍席深和景連兮,她禮貌頷首:“爸爸,媽媽。”

霍慕沉跟在後,輕輕頷首,算是照麵過。

眾人都知道霍家霍慕沉的脾氣,狂妄,霸道的痞性,也就是被送出國曆練過後才慢慢沉穩,否則霍家如此多子嗣,也就霍慕沉在華城被稱‘霍少’!

再加上,霍慕沉所作所為,讓他們都不由得打怵!

一個能對自己家人下手的人,血怕也是冷的吧!

景連兮聞言,絕對不會難為自己萌萌噠的兒媳婦,伸出手將宋辭手撫到手心裡,就讓所有人都看到霍奶奶當初留下的玉鐲,現在就套在宋辭手腕,看來三房是認同這個兒媳婦兒了!

“你們來了就好,趕快進屋。”景連兮笑道。

宋辭剛邁上台階一步,就聽見徐麗陰陽怪氣的嘲諷:“三弟妹,你這兒媳婦見了長輩都不知道一一問好麼!好歹進的也是我們霍家大門!”

“二嬸,我想您有一點說錯了!”

宋辭可冇有上來就被人下馬威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