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從小就和欣欣不對付,之前欣欣到m&r公司實習,也是差點要殺了欣欣,估計床上那些也是宋辭做的。”徐麗咬牙切齒道。

霍席光不反對霍欣欣去m&r,但是暗中使用手段,要是讓主彆墅裡的老爺子知道,那就是家族不和睦。

他目光陰沉的瞪著霍欣欣:“宋辭能有什麼能耐?”

“爸,”霍欣欣不滿驕橫,言語裡都是‘大小姐’做派,“宋辭上次讓我在m&r丟儘臉麵,還勾引三堂哥,我隻是發了個視頻給她,現在她就這麼報複我!你一定要幫我報複回去!”

“報複什麼報複,這種話千萬不要在你爺爺麵前說!”霍席光低聲警告。

“為什麼?爺爺不是不喜歡宋辭嗎?而且本來就是宋辭的錯,我不過是反擊!”霍欣欣理直氣壯從沙發裡站起來,梗直脖子和霍席光對著怒吼。

“你閉嘴!”霍席光摁住鼻梁,輕輕揉捏著。

徐麗坐在他身後,雙手替他揉捏肩膀,柔和溫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席光,之前三房就已經打壓我們,輪到我們下一代,還要打壓我們?

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宋辭有錯在先,他霍慕沉也是霍家人,從小也在霍家長大,受霍家庇佑,m&r肯定也有霍席深暗中幫助,說不定就是霍席深暗中挪用霍家的資源為霍慕沉打造出來的。”

她深吸氣,得意於自己的聰明才智,趁著按摩霍席光的肩膀,清清淡淡的說道:“或者m&r本來就是霍席深用作將來奪取霍家最高決策人的籌碼,所以我們不能再委屈一次。

三年前,霍慕沉已經對我們出手,讓離兒都已經被趕到國外,難道我們要一輩子名不正言不順的住在這個獨棟彆墅裡,任由三房始終踩在我們頭頂嗎?”

被一個晚輩欺負到隻能逃竄回霍家老宅求助,還被迫把自己兒子霍殷離送出國,霍席光隻覺得滿臉無光!

男人的自尊心徹底被踩到底,霍席光咬緊牙關說道:“你以為我不想搬去主宅去住嗎?”

主幢彆墅就意味著霍家執行董事。

自從他們開始分管理公司後,主幢彆墅就一直是霍家三房在住,他哪裡能甘心!

“那這一次我們不能再受氣!

連帶著當年被霍慕沉欺負過來的恨,還有宋家眼瞎不選擇我們聯姻的恨一併統統還回去!”

徐麗眼神裡燃燒起熊熊的妒忌怒恨之火,恨不得立刻就要看到宋辭下場。

“這件事情要等壽宴之後才行,現在我手裡隻管理一家很小的分公司。”霍席光無奈歎息:“如果可以把蘇家拉入到我們陣營再好不過,或者是唐城。”

“宋嫣然,”霍欣欣眼神一亮,將功補過般的討好說道:“唐城還有宋嫣然,而且宋嫣然還是我在華大的學姐,和我也比較熟悉,她現在還掌握唐城股份,聽說最近在籌備一個大項目呢!”

“宋家?”

徐麗點點頭:“是啊,宋遠城最重視的又不是宋辭,而是宋嫣然。”

“可是唐詩當年冇死之前的嫁妝不都已經給了霍席深嗎?”

他蹙眉,有幾分不滿。

宋嫣然怎麼看都不如蘇雪凝,不如讓蘇雪凝嫁進來!

隻可惜,蘇雪凝被霍席深先一步定成陸子衍的未婚妻了。

“這麼多年,指不定還剩下多少給霍席深了,而且唐城那麼大,肯定能撈到不少。”

徐麗眨著眼,秀眉裡張揚著算計報複的暗芒,煽風點火:“而且蘇家也不見得有多願意嫁給一個下賤女人的兒子,現在還是個孤兒!

到時候我們可以讓離兒回來娶蘇雪凝,不就正好?”

“左右不過,選擇權都在我們手中,哪個進了我們霍家大門,都是她們幾世修來的福氣!”

末了,徐麗貼在霍席光耳邊說道:“而且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霍家三房在老爺子的壽宴上徹底顏麵掃地,而且還可以讓霍家徹底折掉宋辭的嫁妝。”

“什麼辦法?”霍席光挑眉,眯著眸,眼神裡帶著一股子陰狠。

徐麗附在霍席光耳邊,說著說著,霍席深的眼神突然就亮了,問:“你確定冇有問題?”

“當然冇問題,這可是華城中心醫院開出來的證明,能有假?”徐麗得意揚唇說道。

“好,我現在去給宋家發壽宴邀請函。”

霍席光拾起沙發裡的西裝外套,朝外邁著長腿,臨走前,不忘記警告霍欣欣:“彆再做傻事!得罪宋辭,小心霍慕沉借宋辭的手正好對我們下手!”

他想:“每一次霍慕沉出手都是因為宋辭。

宋辭哪裡來每天都有事,一定是霍慕沉借用宋辭名義來收購產業,然後等宋辭冇有利用價值,就等著把宋辭踢出霍家!

他一定要趁著他們先出手,先把宋辭趕出去,讓他們和宋家反目成仇!”

徐麗看著霍席深匆匆離開的身影,著急起身:“席光,你不吃早飯?”

“不吃了,被氣飽了!”霍席光憋著一肚子火,惱怒得瞪圓眼睛,又冷冷丟一句話:“記得在大壽前把殷離叫回來!”

“好。”

徐麗聽聞兒子要回來,開心得揚起唇角,轉頭就去安慰霍欣欣。

“欣欣,這一次我們肯定可以翻身。”

霍欣欣立即附和:“媽,你可千萬不能讓宋辭得逞!她上次還想挖了我的眼睛!”

“放心,宋辭那賤丫頭進不了霍家的大門!三房那邊也有的受的。”

徐麗說完就吩咐傭人去做早飯。

她要打電話給葉玫,邀請葉玫來霍家壽宴,最好能把三房鬨得添天翻地覆纔好。

而女傭也收拾好樓上的東西,染了血的新娘從霍欣欣路過,頓了下,娃娃的頭像是故意般,嘰裡咕嚕的滾到霍欣欣腳邊。

大大的,翻著白眼珠的臉,剛好正對霍欣欣。

娃娃的臉,也是按照霍欣欣完全模擬做出來,逼真至極!

霍欣欣雙腳直接從沙發上跳起來,細長的聲音尖叫了出來:“拿走拿走,你們是在乾什麼,快拿走!一群蠢貨,彆讓我看見!”

女傭急忙去撿娃娃的頭。

但是還冇有撿起來,肩膀就被踹了一下。

“你眼睛是瞎麼!是不是故意給我找不痛快,明知道我不想看見,快,都快點拿走!”

被踹了一腳的女傭跌在地上,慌亂撿起地上的‘頭’,連著道歉:“二小姐,我的錯我的錯,您彆生氣!”

“看見你們就心煩,趕緊滾!”

霍欣欣嬌嫩的臉蛋上佈滿猙獰,一臉傲慢和不屑的頤指氣使。

女傭收拾好東西急忙退出去。

霍欣欣坐回沙發裡,氣得把抱枕橫掃到地,雙瞳斥滿妒火,咬牙切齒的擠字:“宋辭,我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