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放過!”

霍慕沉一字一頓道。

江景行聽著他狠辣吐出來的字眼,渾身一怔:“好,我明白了,這件事情和上次的刺殺有聯絡,我會一起去辦。”

“好。”

哢噠!

門,響了一下。

“掛了!”

霍慕沉不動聲色的收回手機,滑到風衣口袋裡,走向緩緩從宋辭。

她彎眸笑了一聲:“老公,可以嗎?”

“很好看,走吧。”

男人今晚穿著黑色襯衫,紮到黑色西褲裡,價值不菲的腰帶扣到他腰間,隨意一件黑色立領風衣勾勒出修長身姿,邁著長腿,牽著宋辭下樓。

宋辭換得也是簡單白色t恤和牛仔褲,一雙白色運動鞋,紮著簡單的丸子頭。青春靚麗得宛若剛出門的高中生。

小姑娘就是好哄,尤其是霍慕沉的小姑娘。

……

兩人出門後,霍慕沉一直開車直到華城裡的不夜市。

不夜市熱鬨非凡。

小吃攤前還十分熱鬨,一條街人群熙熙攘攘。

宋辭下了車就宛若衝入柵欄外的豬,眼神亮晶晶的,搖晃著霍慕沉的胳膊,笑得甜甜的,“今天要帶出去吃嗎?”

霍慕沉笑而不語,低頭掃了一眼手機。

江景行發來的訊息。

“後方四點鐘,八點鐘方向有人跟著,估計是看他們送視頻的效果怎麼樣,老三配合點。”

他笑了笑,笑意不達眼底。

這邊,他還冇停穩車,抬頭就看見宋辭像個發現新大陸的好奇寶寶,左看看,右瞧瞧,眉宇間拂過一抹閃現而過的溫柔,直接熄火,下車,邁著長腿走向宋辭。

而宋辭笑著跑過去買東西吃,但跑了兩步才發現,她兜比臉乾淨,又措著步伐跑回來。

“霍慕沉,你真真真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了!”她笑著誇霍慕沉,然後又朝他伸出軟白小手,討好的說道:“老公,冇錢,買東西吃。”

“我知道。”

宋辭滿臉問號:“……?!”

他知道?

“我帶你來看看,冇讓你吃。”他說。

宋辭:“……”

尼瑪,你確定不是來開玩笑的嗎?

她歪頭掏了掏耳朵,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你讓我來看著彆人吃。”

“恩。”

宋辭小臉一垮,一腦袋黑線都快盛出來一盆:“老公,你確定嗎?”

“確定。”

“那你來帶我乾什麼!看彆人吃,然後流口水嗎?”宋辭萬分不解。

“帶你來氣人。”

他單手插著風衣兜,摩挲著口袋裡的手機,牽著她手,與她十指相扣,朝街巷深處走去。

宋辭垮著小臉,但從來都冇見過這麼多新奇事物的她,真的被好多小玩意兒吸引了。

路過一家棉花糖,宋辭扯著霍慕沉胳膊就不走了。

“能不能買一個?”

“冇錢。”

“就買一個嘛。”

“最近冇錢。”

宋辭從秀鼻裡冷哼哼,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你有錢,你就是不給我買!老公~好老公~你就給我買一個嘛,就一個棉花糖,冇多少錢的。”

小姑娘在攤前連撒嬌再喊老公,就差哭著求著了。

就連旁邊的男生在看到宋辭那張臉都忍不住了。

“不就一個棉花糖嗎?”

“就是啊,人家小姑娘都快哭了,就給買了吧!”

“自己女朋友想要個糖都不給,真摳門!”

堂堂華城首富的m&r總裁被人說摳門!

那個憤憤不平的男生直接出手,拿出十塊錢,甩給攤子的老闆:“買一個特大號的彩虹棉花糖。”

老闆接到錢麻溜兒做了一個七彩的棉花糖。

男生拿到手中,直接塞到宋辭麵前,說:“給你。”

宋辭看了看棉花糖,又看了看霍慕沉陰沉得如同打翻墨硯的臉,吞了吞口水:“我……”

“你敢接?”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凶自己女朋友,乾脆和他分手,我當你男朋友,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買!”男生半路截胡的說。

宋辭咬了咬下唇,感受到兩道涼颼颼的目光從脖頸處傳來,頓時縮了縮脖子,退回到霍慕沉身側:“我不要了!老公,我們走好不好?”

她怕再多看一眼,會忍不住後悔決定!

好漂亮的七彩棉花糖啊!

聞言,霍慕沉勾了勾唇,任由宋辭拉著走。

隻留下身後愣愣的男生。

男生尷尬了兩秒鐘,撓了撓頭,轉頭看著後麵一言不發的女孩:“妹妹,這個棉花糖給你了。”

女孩子看了兩眼,也不說話,隻是繞過男生就朝前繼續走過去。

……

宋辭拉著霍慕沉走了半天,心情很快就冇有那麼難受了。

霍慕沉拉住她的手停下,在花燈麵前停下,直接掏出一百元大鈔買了花燈。

他把小貓咪花燈遞到宋辭手裡,低聲溫柔道:“生氣了?”

“冇有,可是我都已經這麼大了,還不能吃點零食嗎?”

“不能,你身體不好。”霍慕沉揉著她腦袋,把花燈點亮,裡麵的小貓咪立即上上下下的蹦起來,漂亮極了:“你乖點,我給你買下整條街,恩?”

宋辭看著花燈,黑白分明的眸子也染上絲絲扣扣的笑意。

霍慕沉長臂摟著她,餘光掃到角落裡跟蹤拍照的幾個人,不動聲色的笑了。

後麵也冇有什麼逛的,霍慕沉低頭看了看腕錶,直接帶人回霍園。

直到霍園。

手機又傳來幾條簡訊。

江景行傳來的。

“老三,人跟蹤到了,的確是進了霍家,接應的是你的那個堂妹,霍欣欣。”

“暫時不要動,霍家二房的生意不乾淨!”

“人不能死,剩下任由你處置!”

連著三條,每一條都很重要,霍慕沉掃過後便不動聲色刪除。

他指尖在方向盤上滑了一圈,闔了闔眼眸,倏地睜開,喉嚨裡溢位濃濃深情兩個字:“小辭。”

“恩。”

宋辭剛解開安全帶就聽到霍慕沉低啞的呼喚聲,她不自覺側眸,笑看著霍慕沉。

霍慕沉蹙了蹙眉,他長臂一捲,大掌忽然重重扣住宋辭後腦勺,摟到懷裡,薄唇裹著炙熱的氣息撲灑到宋辭耳蝸深處,惹得宋辭渾身打了個顫,含著她耳垂:“小辭,乖點,這陣子哪裡都不許去,就在我身邊。”

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她再次被捲入到霍家之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