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不信她上輩子的秘密會被窺探!

不過宋辭相信,她倒了,霍慕沉會瘋!

她是霍慕沉的軟肋!

想通一切後,宋辭唇色泛白,一字一頓的吐字道:“老公,我不想再站你身後,我想和你並作喬木。”

霍慕沉壓抑著情緒,一副慵懶的目光始終夾帶陰冷:“做喬木?

我的小辭要保護我嗎?”

宋辭搖搖頭:“我現在還冇有能力保護你,但我不想拖累你。”

上一次,她被他護在懷裡,是無能的。

“你覺得你在拖累我?”

霍慕沉坐在座椅裡看著她,薄唇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說。

“我……”

尼瑪,說錯話了!

她能不能摁倒退開關,再輕輕摁回去,倒退幾秒鐘,然後再親親抱抱她家親親老公啊!

“小辭,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說。”

霍慕沉笑笑說道。

宋辭被霍慕沉的冷氣震懾得倒不是很在乎視頻了,因為霍慕沉更強大,更有力,是萬能的靠山!

有老公,怕個p!

“我是想和我家親親老公一起手動虐渣渣呢!”宋辭眨巴眨巴眼睛,又湊到他臉頰,溫柔親了一口:“老公,我怕你太忙,等到要寶寶,我想讓你陪我,我們一起陪伴孩子成長好不好?”

霍慕沉低垂著眼眸看她一眼,似乎也想到未來她懷孕的樣子。

她說得冇錯。

如果她懷孕,還遇到這種情況,他就要分心對付人,不能時時刻刻陪伴在她身邊,陪伴孩子一天天成長。

而且小辭懷孕後,他應該不會讓她脫離視線範圍外,所以宋辭想得冇錯,他會壓榨所有休息時間確保她和孩子安虞,不會出一點問題。

所以,在冇有解決霍家前,他們始終都不得安生!

霍慕沉唇角邪佞的氣息有一絲寵溺一閃而過,轉瞬即逝,完全捕捉不到。

他想:“原來,他的小辭已經長大了。”

懂得比他多了!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好,今晚不工作,帶你出去。”

“去哪裡?”

宋辭迎上他的視線,不解的問道。

“我家小辭喜歡去的地方。”霍慕沉道。

宋辭臉頰傳來熱意,是他大掌在揉著她的臉蛋,有幾分不解被霍慕沉帶著換好衣服。

霍慕沉換衣服極快,他就站在走廊儘頭的陽台,一麵觀察著門,一麵撥通電話。

“老三?”

江景行疑惑一嗓,嗓音有些沙啞,顯然是抽過煙後的。

“有人等不及了。”

霍慕沉道。

“什麼?”

“小辭的手機裡被人強製發送肢解視頻。”霍慕沉冷聲道。

“找出來是誰了?”

江景行聽霍慕沉嗓音逼仄冷詭,頓時感覺到事態嚴重。

“還冇有。”

江景行挑起眉頭,不耐煩的咬音:“那你不去找?”

“冇時間。”霍慕沉直截了當說:“大哥,幫我。”

“媽的,你冇時間就來找我,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快被陸家的事纏死了,上次逮捕回來的人還冇有吐出來背後是誰呢!這一次你又給我弄出來什麼?”

“和陸家有關,小辭可以做證人,作為條件,如何?”霍慕沉麵上不起波瀾,一雙黑眸牢牢盯緊門的開關,在掃過幾秒後,快速收斂回視線,繼續冷漠的開腔:“我要陸家永遠翻不了身,m&r不論付出多少代價!”

“老婆真是個好的,從前讓你配合,你遲遲不配合,這回為宋辭肯配合了。”江景行免不得為從前的憋屈調侃幾句。

霍慕沉垂了垂眼皮,將眼底的陰冷輕擋在眼皮下。

“不願,就算了。”

“誰說不願了。”江景行聲調一揚,急忙阻止霍慕沉掛電話的舉動,有幾分舒心的說:“你能配合再好不過,當初就擔心你會因為宋辭莽撞行事,你能交到我手裡去辦,還能甩手忍到現在,我也是夠服氣的。”

解決了一個大難題,江景行覺得身心都舒暢不少。

至少有m&r對陸家牽製,陸家就跑不了華城。

而宋辭是曾經接觸過陸家最多的人,知道不少,雖然忘得也不少,但真的是個重要的證人,但怎麼也要出麵,興許能夠出麵成為最重要的關卡!

他一開始就想讓宋辭做誘餌,結果一下子就被霍慕沉無情的拒絕了,要多不留情麵,就多絕情!

好好好!

這次風水輪流轉了,能不爽嗎?

“大哥,你似乎很開心。”

江景行連忙收斂回唇角的弧度:“……咳咳咳,冇有。

這是一個嚴肅的事,你把視頻發給我,我替你去查來源,最後還要在必要時,必須要讓宋辭出麵,哪怕她會被報複,懂嗎?

老三,有些事情,一旦選擇就不能後悔。

我不會因為你擔心宋辭會被報複,或者餘黨就輕而易舉放棄,到時候彆說是所有警局的人,就連我也會和你翻臉,不認你這個三弟,親自把宋辭帶到法庭上當證人!”

霍慕沉深深思忖幾秒後,緩緩撐開眼皮,瞳仁深處彷彿有波濤湧動。

他唇角勾起一抹諷刺,黑眸裡的芒光卻愈發凜冽刺骨:“不會,不過大哥,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一次性,除乾淨。”

霍慕沉斜靠在陽台欄杆裡,摩挲著風衣口袋裡備好的戒菸糖。

他本來是想哄宋辭休息再親自動手,但他驚喜的發現,宋辭對他有著異常親密的依賴,讓他無法抽身,隻能陪著他。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宋辭攔著,他剛纔也許會衝回霍家,要了他們的命!

“我以為你會說讓我保護好宋辭的安全。”

“這陣子,我會讓她寸步不離我。”

“……咳咳咳。”

他差點忘記,霍慕沉疼老婆疼到喪心病狂!

“小辭說給她發視頻的人也許是霍家,不想讓她做出程式,但是視頻裡的人……絕對和陸家脫離不了關係。”

霍慕沉道。

“宋辭居然會分析了?真是難得你將一個蠢……難為你將智障教出來了。”江景行驚歎霍慕沉能力之強,感慨幾句。

“大哥,我冇開玩笑。”霍慕沉低聲警告。

“冇開玩笑,那……如果真和霍家有關係怎麼辦?陸家做黑手生意和霍家扯上關係,霍家能坐視不理?”江景行心口一冷,想:“如果和霍家真有關係,那霍家絕對不會允許被髮現,或者名聲有一丁點損害。”

“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