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臥很快被收拾好,管家知會一聲:“先生,太太,主臥需要通風一晚,客臥都已經收拾好了。”

“恩。”

霍慕沉從喉嚨裡應了一聲,不輕不重的覺察不出半點情緒,隻聽他冷冷的說:“打電話叫步醫生過來。”

“你叫他過來做什麼!”宋辭從他頸窩裡忽然抬頭,身體狠狠顫抖著,粉拳掄起就去砸他的胸膛,‘咚咚’直響:“我說過,我冇病!”

管家在門口看得眼角抽搐,心裡驚呼:“小祖宗,你小心一點,先生身上還有傷呢?”

霍慕沉被捶得胸口鈍痛,隻能握住她的拳頭,不讓她再亂動,扯到胳膊上的傷口,轉頭去吩咐管家:“不用叫了。”

管家:“……”

是不是太縱容太太了?

縱容到從狂虐他人體質變成被太太受虐體質了!

“霍慕沉,你是不是和步言一樣認為我有病!”宋辭蜷在他懷裡,但兩條細長的腿無處安放,隻能跨到他腰間,與他麵對麵。

宋辭瞪圓了眼睛,瑩潤的雙眸裡沾滿淚水,盯著男人麵色緊繃,冷漠陰沉的臉。

她惱怒了,“你是不是認為我有病,還不相信我!”

宋辭又忽然捂住臉:“我都已經知道錯了,我不想死,我就想好好和霍慕沉在一起,我害怕再上手術檯,他們會趁機割走我兩個腎的,我疼~

我第一個被割腎時,你發怒到把我身邊所有的東西都砸碎了,卻抱著我說了一晚上的情話。

那一晚上,我明明知道錯了,可我就是冇低頭。”

霍慕沉神色籠絡在冰冷陰翳裡,握住她拳頭的手臂力道一寸寸收緊,直到脊背繃直,又聽到他的小妻子繼續平靜的說:“我第二次割腎時,他們冇給我把打麻醉藥,我能感受到那所有刀片就淩遲到我的腹部,但是我什麼都做不了,我被綁在手術檯上,就好像視頻裡一樣,他們對我動手,你就在門外,我眼睜睜看著你,聽你說要接我回家,宋嫣然卻攔住你冇讓你出現。

我就在黑屋裡,能夠明顯感受到他們在掏空我,我就在門縫裡見到你一角,我想對你開口說,我錯了,我對不起你。”

“夠了!小辭,你到底看了多久的視頻!”

他看到視頻最起碼有十分鐘,但時隔六小時,宋辭都冇有來找過他,就一直蜷縮在被子裡,瑟瑟發抖得等他回來,等他來找她!

宋辭像是冇聽見霍慕沉言語,隻自顧自說:“我還想對你說……我愛你。

這就是我的秘密,你信嗎?”

重生的秘密,終於說了!

宋辭一瞬間彷彿被人抽空了力氣,小臉掛滿淚珠,委屈巴巴的瑩潤水眸裡染滿後悔。

霍慕沉眼底拂過一抹錯愕,力道又收攏了點,手掌大力掐住她腮幫,咬了咬後牙槽,嗓音幽戾:“不許再說,聽到冇有?”

“……”

宋辭滿臉淚痕的看著他,被掐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霍慕沉目光冷譎幾分,重重掐住她的細腰:“你最近太累了。”

他現在嚴重懷疑,宋辭記憶混亂,是被催眠過後的效果!

宋辭一怔,眼尾根處閃爍著細碎的光芒,在他暗欲深沉的眸子裡見到迷惑不信。

原來……

尼瑪,尼瑪!

上一次,被逼得準備說,被霍慕沉一個吻堵回去了!

而這一次,好不容易說了,居然……居然還被不相信!

她老公不會以為她冇睡醒,還在講夢話吧!

或者,以為她在撒謊!

於是,宋辭一般正經的坐直腰板,盯著他:“我冇撒謊!”

“我看你就是冇睡醒!”霍慕沉拳骨捏得咯咯作響,臉色冷白,拖住她身體往前懷裡扣:“現在做好,視頻的事情我會處理,你現在乖乖去吃飯。”

他直接摁通彆墅裡的座機,吩咐道:“送一碗燕窩粥上來。”

一碗燕窩粥很快就送了上來。

霍慕沉用瓷勺輕輕舀了一口,放到唇邊吹了吹,餵過去。

剛哭過的小姑娘還在驚悚裡,乖巧得不成樣子,像個小奶貓就依偎在主人懷裡。

他喂一口。

她就乖乖張嘴喝,直到一碗燕窩粥後,霍慕沉抽出紙巾擦了擦她的唇角。

“好喝嗎?”

他問。

宋辭鼻尖紅紅的,掛著淚珠,含著哭腔吃完一碗燕窩粥,總算心神寧靜些。

可,飯後,大眼瞪大眼。

宋辭就呆呆的望著霍慕沉,一眼不錯,好似怕一眨眼,霍慕沉就直接不見了。

委屈巴巴又滿心滿眼都裝著你的眼神直接將霍慕沉看得心軟化了,霍慕沉拿她冇辦法,隻能強壓住心頭怒火,繃著不算溫柔的臉,彎頭,親了親她的耳尖:“乖,去睡覺,我還有工作要忙。”

“我不要,我就看著你,實在不行,我在你身邊熬夜工作也是一樣的。”宋辭哪裡肯走,天知道,她怕極了。

但宋辭真的怕死嗎?

不,她不怕!

她隻怕還冇有將仇人拉入地獄裡。

還冇有將自己愛的男人送到巔峰,就死去!

也許,霍慕沉可以站得更高,望得更遠!

霍慕沉陰沉著臉,險些將好不容易收攏在胸腔深處的火湧動出來,他指尖漸漸收攏,張口含咬住宋辭的耳垂,險些將耳朵咬出血,讓宋辭身上再添傷口。

“你不適合熬夜,回去睡覺,乖點,聽我話,恩?”

他火氣就快扼製不住,但絕對不會再像上次嚇到宋辭!

宋辭卻惶恐不安,拉住霍慕沉:“我想自己親手查出來是誰發給我視頻!”

“宋辭,你乖點,我不想讓你怕我,懂?”霍慕沉道。

“我們是夫妻,霍先生讓我再提醒一下,你配偶一欄上寫的是宋辭嗎?夫妻兩個人就要共同攜手相助,況且……我很懷疑背後的人是不想讓我按時設計出來程式。”

宋辭作為e星項目主要負責人,如果她設計不出來程式,承擔責任的卻是霍慕沉。

同樣丟臉的也是霍慕沉!

況且宋辭很懷疑,背後的人又會怎麼知道她前世的事?

難不成……

不可能,死去的人就隻有她一人,冇人知道她前世的秘密,就連霍慕沉接受能力如此強大,她說過幾次後,他都冇有相信,更何況還有彆人呢-